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09章 056 夜幕下3

第1309章 056 夜幕下3

小区里很静,除了风吹过的声音,也就只有他们两个刚才的说话声了。

舒陌刚才脚下踩到的是一颗弹珠,估计是哪家的孩子玩过落下的。

只是,很幸运,没有摔倒。

因为身后站着印天朝。

如果不说,这会身边没有印天朝,那估计舒陌也就够呛了,肯定得摔个四脚朝天吧。

但是,这会不是身边有个身手不凡的男人嘛。就算不是站在她的身后,而是站在她的面前,也不会让她摔倒在地的。

舒陌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被他搂在怀里。

她的双手竟然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

或许这就是潜意识里的动作吧,在有意外发生的时候,她自然条件反射的从心里反应出来的。

本应该她站于他面前,她朝后倒去,那怎么着也是她的背靠着他的吧。

但是,此刻,她却是不知为何竟是与他面对面了。他双手搂扣着她的腰,她则双手攀着他的脖颈。

这姿势……

怎么就那么的……暧|昧?那么的令人遐想呢?

怎么就有一种两情相悦,你情我愿,而且还是情到浓时的那种意境呢?

其实两人之间的亲密举动也不是没有过,医院的时候有过,这几天在他家里的时候也有过。

抱也抱过了,亲也亲过了。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

此刻,她的身上穿的是薄睡衣,而且人睡衣里,她没穿胸衣。

这是让她有些无颜以对的重要原因。

还有,为什么时她感觉到此刻,她的胸口火辣辣的升温呢?

更让她无地自容,羞的难以启齿的是……

她似乎,好像,竟然有了反应了。

那什么……

她浑身都绷紧了,而且还是那种带着隐约期待的绷紧。

舒陌在这一刻,有些恼恨自己的不争气。

月光下,四目相对,朦胧中带着浪漫。

再加之,舒陌此刻因为娇羞,她的双眸竟是一片涟漪蒙蒙,如水如雾。

他的墨眸俯视着她,带着一抹很显明的浓郁之色。

从开始的清澈,开始变的浑浊,最后则是一片深不可测。

她的柔软贴着他硬挺的胸膛,一刚一柔,相互弥补着。

“我……唔”

话还没说完,双唇被封住。

他双手扣着她的腰,将她搂近几分,让她紧紧的贴着自己。似乎有一种想要把她揉进自己身体里的冲动一般。

她的腰很细,他的双掌便是能将她的腰握起。

在他看来,她挺瘦的,似乎浑身上下就没有肉的感觉。

但是,此刻那贴在他胸膛上的娇软却又告诉着他,其实也不是很少。

之前的几次亲密相贴,她都是穿着胸衣的,所以好像没怎么真实的感觉出来。

但是,这会她没穿。且,只有一件薄睡衣,所以几乎是零距离的接触了。

银白色的月光镀铺在她的身上,更加的映衬出几许她的柔媚来。

娇羞之中带着妩媚,却又不失抑制与矜持。

让他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他不是一个毛头小伙,也从来都不是一个贪欲的人。

他的自制力向来挺强,但是似乎自从遇到她之后,他的自制力却在一点一点的下滑。

就好似此刻,他有一种想将她占为己有的冲动。

他不想只限于索吻,想要得到更多。

但是,他却也知道,他现在不能这么做。

人就是的么矛盾,明明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理智的,但是有时候往往手却不是大脑能够了控制的。

明明他就是想要放开她的,但是手却扔旧紧紧的抱着她,不想松开。

然后竟然……

左手大掌从她的衣摆处爬了进去,在她那光滑柔嫩的肌肤上轻轻的触抚着,摩挲着。

他的掌心带着粗粗的厚茧,在抚上她肌背的那一刻,舒陌整个人猛的颤栗了一下。

一抹异样的感觉从他的掌心漫散至她的全身,就好似被什么电中了一般。

她的身子绷紧到了极限,她的脸也是红到不能再红。

再然后……

舒陌觉的她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此刻的心情了。

他的大掌竟然攀上了她的柔软。

轰的!

舒陌整个人被什么击中了,不会动弹了。

但是却也猛的反应过来了。

这是在小区露天的小公园啊,她都在做些什么?

万一要是有人经过的话,她还要不要做人了。

“别,”轻轻的推拒着他的胸膛,声音已然娇喘连连,甚至还带着一丝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满足。

随着她的这一声婉拒,印天朝也是快速的反应过来了。

只是那手……却是好像被什么给吸住了一般,怎么就那么的收不回来呢?

虽然是松开了她的唇,可是两人之间的距离依然还是零距离的。

他右手搂着她的腰,左手则依然还是罩着她的小山丘,甚至于他的手指里还撵着那一颗成熟的果实。

这让舒陌是又羞又嗔了。

简直就是无地自容了。

甚至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这么人傻傻的由着他握着自己的……

直至三十秒后,印天朝终于回过神来,也将自己那理智彻底完全的拉了回来。

恋恋不舍的将自己的手收回,只是收回之际竟然还恶作剧般的在她的小果实上又轻撵了一下。

“唔~~!”

随着她的撵,舒陌一声嘤呜。

似是娇嗔,又侧是满足,反正就是让人听着挠心挠肺痒了。

印天朝伸手帮她理了理睡衣,然后微微的低头,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道:“先留着,等领证后再继续。”

“……!”

舒陌的脸再一次火烫火烫的发烧了,这男人,怎么突然之间变的这么不正经了?

“回家吧。”印天朝大掌拉过她的手,与她十指紧扣,朝着她家那幢房子的方向走去。

舒陌由着他牵着自己的手,垂着头,心里却是异样的温暖。

这一夜,印天朝三十三个年头来,头一次有想冲冷水澡的冲动。但是,一想到自己身上的伤,却只能忍下了,然后就是只能动用自己那超强的自制力,将那一抹欲|望慢慢的往下压。

最终,当然是自制力战胜那一份蓬勃的昂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