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13章 060 聚会1

第1313章 060 聚会1

接下来的几天,舒陌每天都很忙。

要还班嘛,之前她让程税顶了五个班,所以要趁着月底这几天,程税还没有去公司上班之际还了。

到月底还有一个礼拜,舒陌要连着上五天统班,也就是每天早上八点半到晚上九点半,足足十三个小时。

印天朝这几天没有回来,估计是队里也事情很多,不过每天都会有电话打过来。

舒陌会每天接到他的电话,第一句问的是“伤口有没有按时换药?”

第二句说的是“小心点,别碰到水。”

每每听到她的关心,印天朝都会觉的心情很好,暧暧的。

印小米对舒陌的称呼已经直接从“陌陌阿姨”晋升为“妈妈”,又或者会跟桐桐一样喊她“陌陌”。

倒是桐桐还没有改口叫印天朝“爸爸”,一来是因为这几天印天朝一直在部队没回家,再来是桐桐的脸皮没有印小米来的厚。

都说是印小米的脸皮是很厚的,那绝对不是说说的。每次听到桐桐叫他老爸总还是“印叔叔”,印小米小盆友“咻”一下火大了,对着桐桐直接以命令般的语气说道:“老爸!”

“啊?”桐桐一下子对于这两个字没能很快的反应过来。

印小米肥短的小粗手往自个胯上一叉,俩眼睛瞪的大大的,一本正经的对着桐桐说道:“哪里还有印叔叔,叫老爸了。”

看着他那吹胡子瞪眼一般的表情,桐桐小美女很不给面子的“噗哧”一下笑了出来,然后连连点头,“哦,知道了,知道了。”

反正这也是尺早的事情,而且都已经板上钉钉了,怎么也改变不了的事情了。

于是乎,再一次晚上舒陌下班回家,印天朝打电话来的时候,桐桐朝着手机第一次蜜柔柔的喊了一声“爸爸”。

这一声“爸爸”不同于印小米经常喊的“老爸”或者“印天朝同志”。

电话那头的印天朝听到桐桐喊这一声“爸爸”的时候,似乎被什么给击了一下,心里某一处软了一下,就如同他第一次听到儿子会喊“爸爸”,扭着摇晃不稳的步子,跌跌撞撞的朝着他走来,然后口齿不清的喊了一声“爸爸”。

那一刻,他的心是软的,眼眶是湿的。

这一刻,他的感觉是一样的。

舒陌是没有看到,如果看到此刻他的表情,一定不可置信。

印天朝自己也弄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但是很确定,这感觉是由心的,是不受控制的流露出来的。

最乐见其成的,自然的是舒母了,看着儿子和舒陌现在的进展,看在眼里乐在心里。

尽管她依旧还是没有想起来,也对印天朝这个儿子没有过多的印像。她感到亲密的依旧还是舒陌,但是,看着舒陌幸福,那就比什么都让她欣慰。

两个孩子玩的好,就好似亲兄妹一样。

舒陌现在看起来也像是恋爱中的女人没两样。

所以,能不开心吗。

印天朝知道舒陌这和天每天早出晚班,所以每天晚上舒陌下班回家的时候,那个电话是必不可少的。

几乎是在舒陌回家五分钟之内就是电话过来了。

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舒陌接到了队部寄来的政审资料,然后如实的填过之后,又按着回单地址寄了过去。

这天,舒陌还班的最后一天。

九点二十,快下班前的十分钟,正在盘货核对。

“程副导,你怎么来了?”

舒陌拿着单子,正逐件盘着数据,程税推门而入,有店员问道。

程税朝着她点头微笑,朝着舒陌走来,“舒陌。”

舒陌抬头,含笑看他:“找我有事?”

程税点头,扫看店里所有的员工一眼,笑的有些不自在的看着舒陌说道,“下班一起聚聚,我在树园记订了包厢。”

“哦,对,程副导下个月就高升了,今天是请客。”有店员兴致冲冲的说道。

舒陌点头,“好,先盘完货。你先过去。”

“我等你们吧,一起过去。”程锐看着她,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舒陌还是点头,“也行。早班的呢?也都来了吗?”

“嗯,”程锐点头,“他们已经到了,在包厢里等着。我在外面等你们。”

说完迈步走出店门,站在店门口,掏出一只烟点燃,一脸沉默的抽着。

从店内的玻璃看去,正好能看到他的背影,似乎看上去略显的些落寂,又有些潇瑟,更多的好像还是无助。

李梨从仓库里走出来,一眼便是看到站在店外抽烟的程悦。

看着他那落寂的身影,还有那弥散开来的烟雾,摇了摇头。

朝着舒陌走去,在她身边站立,用肩膀轻轻的蹭了蹭舒陌的肩膀,很是轻声的说道:“他那是怎么了?我怎么看着像是一副失恋的样子?”

程税升职去公司当了副督导,所以李梨提升为副店长。下个月和程税一起就职。

作为一个过来人,而且还是一个带着一丢丢八卦味道的妇女,还是一个知道程税对舒陌有那个意思的知情者,那看到程税现在的反应时,自然心里也是有个大概的。

估计着是心里不好受吧。

其实,店里都知道,程税喜欢舒陌确有其事,但是舒陌却从来都没有回应过,只是当他是朋友是同事。

估计着,这事应该是和杨督导也脱不了干系吧。好像杨督导一直都是喜欢程税的,至于这种的升职事件,是不是杨督导的一个诱饵,那也许只有程税和杨督导自己知道了。

舒陌扭头漫不经心看她一眼,“他不是才和杨督导一起吗?”

李梨张着嘴巴,一副佩服的五体投地的看着舒陌,然后笑了笑,“对,你说的没错!还是你最犀利!”

她敢肯定,舒陌就是故意的,她能看不出来店门那男人一身的落漠?

得,自找的。

但是,说实在的,舒陌也从来都没有给过他什么暗示。

她最佩服的就是舒陌的这一点。

一行人朝着树园记走去。

刚走至店门口,舒陌的手机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