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14章 061 聚会2

第1314章 061 聚会2

舒陌停下脚步,对着同行的几人略显有些歉意的笑了笑,然后转身走至一旁接起电话。

电话是印天朝打来的。

“喂。”

“下班了是吧?稍微等我一下,我马上到了。”印天朝沉稳的声音传来。

“你过来接我?”舒陌略有些错愕。

“再过五分钟就到了。临时有点事,晚了一点。”他的声音略带着些许歉意。

“那个,我有个聚会。店里有同事升职,今天他请客,大家一起聚聚。”舒陌抬眸朝着树园记大门的方向望去,看到程税站在门口处等她,唇角带着一丝微笑,其他同事已经进去了。

“没关系,我等你。在哪?”印天朝毫不犹豫的说道。

“就在店边上不远的树园记,不过不知道会到什么时候。要不然,你先回去吧。对了,今天的晚上的药换过没?”

这是舒陌从来都不会忘记的一件事情。

“晚上还没有人,一会回去换好了。没事,我等你。”

“还是……”

“进去吧,别让其他他久等了。玩的开心点,好了给我打电话。”

舒陌本来是想说“还是你先回去,要换药”,不过却是被印天朝给打断了。

见此,舒陌也没再说什么,应了一声后挂了电话,然后朝着门口走去。

程税是抽着烟的,见着舒陌朝着这边走来,拧灭了手里的抽了一半的烟,朝着她笑了笑:“好了?那进去吧,他们估计都等着你了。”

舒陌点头,“对了,还是先恭喜你。”

程税淡然一笑,似乎笑的很不自然,“谢谢。”

两个进包厢的时候,舒陌才发现,不止店里的同事都在,就连杨督导也在。

杨督导是一个二十七岁的女人,长的挺漂亮的。

见着舒陌进来,很是客气的从椅子上站起,朝着舒陌扬起一抹体得又优雅的微笑,“舒店长到了,快入座吧。”

舒陌很明显的感觉到程税的表情似乎略显有些不悦,似乎看到杨督导的出现很是意外。

还有就是包厢里,其他同事的表情也是很僵硬,似是有些玩不开。

也是啊,有一个领导在这里,谁能玩的开呢?

“你好,杨督导。”舒陌朝着杨督导欣然一笑,笑的很是职业与专业。

“现在也不是上班时间,不用这么拘谨的。”杨督导盈然一笑,很是友好,然后漂亮的双眸往整个桌子环扫一下,继续笑盈盈的说道,“我没那么让你们紧张吧?我也就上班的时候严肃了一点,其他时候还是很随意的。叫我杨铃就行了。”

当然,是没有一个人会真的这么叫她的。

先撇去她是领导一说,再一点她可是老板的女儿,也就是大小姐。那谁敢这么人肆意啊?

所以说,程店长有眼光啊,也有能耐啊!

包厢里所有的同事还是规规矩矩的坐着,脸上挂着职业性的微笑,谁也没有放开来。就连桌子上摆着的饮料,那也没有一个人拿起为饮一口。

杨铃自然也是感觉到了这一份异样的。

于是弯唇怡然一笑:“我也只是刚好经过而已,正好与朋友在这里有聚会,看到就进来和你们打个招呼。”

说完拿起桌子上的一杯酒,继续笑盈盈的说道,“这一杯祝程副导升职。”

其他同事纷纷拿起自己面前的杯子,碰杯,然后就是恭喜一番程税。

“那你们玩着,我先走了。玩的开心点。”杨铃笑的很是得体的扫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舒陌的脸上停顿,“舒店长,这几天辛苦了。家里的事情都解决了吗?”

舒陌点头,“多谢杨督导关心,都解决了。以后可以正常上班了。”

杨铃微笑着点了点头,“那就好,有困难就和我说。公司能帮的一定会帮的,那你们玩,不打扰你们了。尽兴点,我先走了。”

说完转身朝着门走去,在越过程税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树园记不光光只是纯碎的餐饮,也有娱乐与ktv的。

在a市,也是一个大招牌了。

一共六层。

一到层是普通大堂厅,二三层是vip包厢,四到六层则是ktv包厢。

现在是晚上快十点,那怎么着也不可能是吃饭喝茶的。

所以,是订的五层的ktv包厢。

店里员工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也就十来人。要是围着圆桌,那正好也就一桌。

当然,kvt包厢是不可能有圆桌的。

沙发前的茶几上,摆着果盘,饮料,酒,还有其他一些干果。

因为人数也不算少了,所以程税订的是大包房。

杨铃一出去吧,包厢内的气氛瞬间的也就欢悦了起来。

“舒店长,坐这。”一同事很是热情的拍了拍自己边上的空位,对着舒陌说道。

另外有同事则是跑到了一边的机子上去点歌了。

舒陌微笑着也就在那个位置上坐下。

拿过面前一包开心果,漫不经心的剥着,吃着,看着面前电视机上的画面。

舒陌很少来ktv,她的生活基本上就是三点成一直线。

家里,店铺,然后就是桐桐的幼儿园。

其实她的年纪也不大,二十四岁而已。

其他像她这个年龄的女子,都还在拼命的享受着生活的乐趣,但是她却过早的背负上了生活的重担。

所以,她的性格比其他同龄人都要成熟许多。

做事也是稳重不少。

可以说她的生理年龄和心理年龄是相差很大的。

此刻,俩同事正嚎着《套马杆》,**四溢,声线也不错。

舒陌与李梨是坐在一起的,因为声音太响,所以两个只能交头接耳的说着话。

“舒陌。”程税端着一杯酒在她身边坐下。

舒陌赶紧坐正,拿过自己面前的那杯饮料,“程副导。”

程税的脸上划过一抹不自在的苦涩,“能不这么叫吗?挖苦我啊?”

“没有,绝对没有。”舒陌依旧还是微笑挂于脸上。

“干一杯。”程税从桌子上别外拿过一杯红酒,拿过她手里的饮料,“我知道你会喝的,喝饮料不给面子了。怎么说,也是三年的同事了。”

“我明天还得早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