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15章 062 聚会3

第1315章 062 聚会3

舒陌的意思是,现在已经太晚了,明天早班,喝酒影响早起。

“那明天我们对换。”程税一脸豪情的说道。

反正就是不让她喝饮料。

“别,算了。以后你可是领导了。”舒陌笑着婉拒,“行,就一杯。”

“就一杯,然后就是感谢这三年来,我们之间的默契配合。”说完,毫不犹豫的碰了下舒陌的杯子,一饮而尽。

其实他心情不好,很不好。

如果可以,他一点也不想这样的。

他不想升职去公司,他更想在店里一直与她共事。

可是……

见着他一口就将杯子里的酒喝光,舒陌也没作多想,仰头也是将杯子里酒喝光。

“爽快!”程锐朝着她竖起一拇指。

然后又替自己倒了一杯,对着坐在舒陌身边的李梨说道:“李梨,敬你一杯,恭喜你也升职。然后就是,以后店里事情,就要你多费心了。”

李梨赶紧拿过自己面前的杯子,笑道:“你知道,我不会喝酒的,只能饮料了。”

程锐点头,“没关系,我知道,我酒,你饮料。”

说完,仰头,一饮而尽。

李梨也将自己杯子里的饮料喝完,不过却是用着疑惑不解的眼神看着他。

怎么,这是借酒消愁呢?

那什么,都已经在他的眼神里看出来。

那看舒陌的眼神,很是复杂啊。

有不甘,有眷恋,还有……不歉意。

得,这歉意是为了什么?

难不成他不是心甘情愿抢了舒陌升职的机会?

隔壁包间

两个女人正坐在沙发上,面前的液晶屏电视正无声播放着歌曲。

两人手里各端着一杯红酒,轻轻的摇晃着。

“你现在和钟天赫怎么样了?”杨铃端起高脚杯,放于嘴边很是优雅的抿上一笑,侧头笑盈盈的问着苏好。

修长的****露出裙摆下,左腿搁于右腿之上,微斜往后倾着,一看就是那种很有素质的女人。

苏好略有些无奈的耸肩一笑,晃了晃自己杯子里的红酒,“就那样。”

杨铃白她一眼,“我说你就一点也不心急啊?你这都跟着他多少年了?到现在还是‘就这样’?他到底想哪样啊?”

端过酒杯,略显有些苦涩的饮上一口:“有些事是急不得的。对了,你怎么样?我怎么听说你交了个男朋友?”

杨铃的唇角扬起一抹浅笑,似乎还带着一丝娇气羞,“你认识的啊。”

苏好微讶,双眸直视着她:“我认识的?”突然之间恍然大悟,然后又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你来真的啊?我还以为那时候你只是玩玩的呢。这都多少年了,你还没放弃呢?”

杨铃嗔她一眼,“那你不也一样没放弃钟天赫呢!”

苏好脸上的笑容更加的隐晦了,“那,我说,你家里能同意啊?且不说他比你小,就他那家世也比不得你啊!还有,我听说他高中以后没上大学啊。那这学历和工作又是你们之间的一道坎了。你说,你家里能同意?”

杨铃不以为意的勾了勾唇,“放心,我当然有我自己的办法。这些都不是什么事儿。”

“得,看来你都已经搞定了。”苏好端过高脚杯往她的杯子上一碰,“那行,祝贺你吧。”

“你也抓紧加把油了。”杨铃笑盈盈的说道。

“我啊……”苏好一声轻叹,很是无奈。

“怎么,有困难?”杨铃侧头看着她,“该不会他又出什么状况了吧?又看上别人了?”

苏好干涩一笑,“怎么又是又?”

“这不是有先例嘛。”杨铃弩了弩嘴,“这回又是看中谁了?”

“你也认识的。”苏好直视着她。

“我认识?”杨铃一脸木然的看着她,“总不能是我吧?”

“嗤!”苏好轻笑了声,“你啊?我不放心他也放心你吧!你手下的店里的,一个叫舒陌的。”

“舒陌?”杨铃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然后眼眸里划过一抹厌恶之色,“看来这女人还真是不简单啊!”

“怎么?”苏好听她这么一说,正了正身子,很是认真严肃的看着她,“别告诉我,你那谁也被她勾着。”

杨铃轻叹一口气,“还真被你给说对了。”

苏好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舒陌,你到底有什么好啊?

杨铃勾了勾唇,“看来,这回咱俩有个共同的敌人了。放心,回头我得想个法子,好好的修理一下这女人。在我的手下做事,机会多的是。”

苏好突然之间想到了一个很好的法子,眼眸一亮,笑容满面的看着杨铃说道:“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什么?”杨铃很是好奇的问。

“这样,你听我说……”

将自己的想法很是详细的说了一遍。

杨铃的唇角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带着算计后的得逞,“还真是有你两下的。”

“你先继续,我去趟洗手间。”苏好起身,出去。

舒陌正在洗手间清洗着衬衫上的酒渍。

刚在在包厢里某位同事一不小心把一杯红酒给倒到了她的衣服上。

衬衫,还是白色的衬衫。

然后就一下被染红了,幸好是下摆。这要是泼到胸口,那真是有得受了。

现在是越洗越大,差不多衣服湿了小半件了。

看着镜子里那湿了一大片的衬衫,舒陌很是无奈又纠结了。

这个样子,要怎么出去?

得,也不打算回包间了。

苏好走进洗手间的时候,正好看到舒陌有些颓丧的靠在墙上。从镜子里看到,她的衣服湿了一大片。

舒陌这样子看起来,很是无助啊。

“这么巧?”苏好淡淡的看一眼舒陌,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热情,就好似看到一个自己的仇人一般,言语中都还透着隐隐的敌意。

舒陌回她一眼,“是,这么巧。”

苏好本来是来上厕所的,但是一看到舒陌此刻人狼狈样,却是不着急去厕所了,而是在洗手池前站立,对着镜子,自顾自的补起装来。

舒陌转身欲离开。

“你打算就这样走出去?”身后响起苏好带着讥讽性的声音,“我要是你,肯定不会丢这个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