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19章 066 第一次买……4

第1319章 066 第一次买……4

“我家。”印天朝很是简练的说了两个字。

舒陌睁大了双眸,很是愕然的看着他。

“很晚了,你回去一定会吵醒妈和孩子。我家近些,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班。”很有耐心的解释道,然后似乎怕她不放心,又加了一句,“你还是睡小米的房间。”

舒陌没再说什么,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算是默认了吧。

很快到家,舒陌其实已经困的不行了。

已经十二点了,只想冲个澡然后就上床睡觉。

还好,上次的衣服还放在这里,没有带回去。

要不然,真是换洗的衣服都没有了。

舒陌快速的冲了个澡,对印天朝说了声“晚安”后便是关门,倒床就睡。

这一天真是累的不行。

但是,她却忘记了一件事情。月底是她家大姨来访的日子,而且每次她家大姨来访那都是她生死挣扎的痛苦日子。

舒陌是在半夜的时候痛醒的。

那种痛,是钻心刺胃的痛。

而且她感觉到那一股液流也正在往外涌。

她想要翻床下地,可是却又十分贪恋床的柔软,不愿意下床。

痛,很痛很痛。

整个要蜷成一团,缩在被子里,双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小腹处。

不想让自己发出声响来。

但是,人在痛苦与难受相夹杂的时候,若想一点声响也不发出,那是不可能的。

舒陌已经极力的隐忍,紧紧的咬着自己的牙齿,但是依然还是有闷哼呻叫的声音传出。

印天朝的睡眠本就很浅,再加之他的注意力本就比普通人集团灵敏。

如果这是在舒陌自己家里,舒母一定不会发现她的异常。

但是,印天朝却是轻易的发现了。

尽管是两个房间,也还是发现了。

这或许是与他的职业有关,只要有一点声响,就能进入他的耳朵。

“舒陌,你没事吧?”轻敲着房门,唤着她的名字,语言之中透着很明显的关心与担切。

“没……事。”舒陌极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

一来不想他担心,二来则是不想让自己这么糗的事情让他知道。

可不就是糗嘛,大姨在这个时候来了。

但是,印天朝已然从她的声音里听出了异常。

这声音很明显是隐忍的,还带着一丝微颤的。

于是,也顾不得那么多,直接转动门把手,推门而入。

“啪”一下打开电灯。

然后则是看到**,舒陌缩成一团,尽管盖着被子,却是瑟瑟的发抖着。

“怎么了?哪不舒服了?”一个急步走至床边,这才发现,她那露在被子外面的脸颊,一片苍白,甚至还有豆大的汗珠一颗颗的冒着。

“你生病了?”大掌伸手便是去摸她的额头,额头一片冰凉。

几缕发丝轻轻的贴着她的额头,已经全湿。

“我送你去医院。”说着伸手便是要去抱她。

“不用,不用!”舒陌摇头,拒绝。然后又将身上的被子紧了紧。

“什么不用?”印天朝见她不止冒汗,就连双唇都发青了,一个焦急,也不给她反对拒绝的机会,掀掉被子,直接将她拦腰抱起。

然后……

两个人都僵住了,不止舒陌尴尬了,印天朝同样尴尬不已了。

就在他拦腰将她抱起来的时候,他的手掌触到了一片湿意,而且还是她的屁股下方。

纵然他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了。

舒陌更是脸红的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

明明刚才还是一脸苍白的,可是此刻却是红的跟只煮熟的大虾没什么两样了。

她这是……

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是,小腹处那疤痕处传来的钻心痛,让再已然没有过多的心思去想这人丢人的事情了。

“对不起,弄脏了小米的床。”

强忍着痛,一脸歉意的看着他说道。

这会,她还是被他抱着的,而那印着卡通图案的床单上,赫然印着一滩红渍。

印天朝这才有反应过来,他一个大男人的家里,当然不会有她这个时候需要的东西了。

“很不舒服?”

沉声轻问着,看她这是又脸色苍白不说,双唇也泛白,还冒着豆大的汗,肯定是很不舒服了。

舒陌羞红着脸点下头,“没事,一直都是这样的。过了这几天就好了。”

什么?

这几天?

印天朝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张了张嘴问了句:“几天?”

舒陌垂眸,如蚊子咬般的说道:“七天。”

印天朝的眉头拧成了一团,怎么都舒展不开,就这么傻不楞瞪的抱着她,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别的反应了。

直至十秒钟后,才反应回神过来。

将她重新放回**,拉过被子替她盖好,“你先躺会,我去给你买。”

买什么?

当然是女生用品了。

咻的!

脸上刚刚退下去的红再一次爬了回来。

舒陌瞪大了双眸,一脸愕然又慌乱的看着他。

想要说什么,阻止他,可是他已经一个转身出门了。

可是,这都几点了?上哪买去啊?

“哎……”

舒陌叫着他,只是因为她痛的实在是没什么力气,所以喊出来的声音是真的很轻很轻。

还有就是印天朝的速度很快,几乎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便是套好衣服裤子,然后拿着钥匙离开。

舒陌只听到“呯”的一声,是门关上的声音。

没有过多的力气,除了默默的忍受着痛,不知道还能不做什么事情。

只是想到他一个大男人在这夜深去买那东西……

舒陌的心头不禁的划过一抹异样的感。

这种感觉,让她就不出来到底是怎么样的感觉。

有一种羞人的难以启齿,却又觉的心里有一股暧暧的温意流过,让她觉的很舒服。

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羞,总之就是很复杂。

只是此刻的她却没有过多的精力去感觉这股异样,身体上的痛楚直接将她拉回了现实。

除了将自己紧紧的缩成一团,不知道还能用何种方法来减少此刻有痛。

直至她的耳边传来他的声音:“怎么样,能不能起来?”

睁眸,与他那担忧而又心疼的眼神对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