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20章 067 领证如何?1

第1320章 067 领证如何?1

舒陌的心在这一瞬间,好似被什么给击中了一般。

他的视线一刻不曾移动,就这么一眨不眨的凝视着她,没有带着别样的色彩,有的只是关心还有心疼。

是的。心疼。

舒陌被他眼神里流露出来的这一抹心疼给怔住了。

从来都不曾有一个人,还是一个男人会用这样心疼自己的眼神看她。

这一刻,她觉的自己是温暖的,心里有一股暧流漾开。

点了点头,尽管依旧还是很痛,不过却是咬着牙坐起。

印天朝伸手扶了她一把,看着她那苍白的小脸,再次怜生出一抹疼惜之色。

舒陌在看到放于床头柜上的那一包没开封的夜用型时,苍白的小脸瞬间的嫣红一片。

顾不得自己睡衣上的尴尬,拿过一整包就朝着洗浴室急急逃去。

但是,因为急着想要逃开,避过自己此刻尴尬的一幕,却是忘记了拿换洗的衣服。

舒陌的衣服都是放在印小盆友的房间的柜子里的。

前些正,她也都是睡在印小盆友的房间的。

印天朝当然知道她是因为什么原因逃的这么快。

视线落在**那一滩红渍上,有些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怔楞了足有三十秒之后,这才弯身,收拾起床单被套。

那表情,一点嫌弃的意思也没有。

舒陌却在洗浴室里踌躇了,抱膝蹲着,不知道是该出来呢还是继续在里面蹲着呢。

她没拿衣服啊。

而且肚子上的疼还是持续着。

敲门声响起。

闻声,舒陌转头,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印天朝的声音响起:“衣服放外面还是给你递进来?”

轰的!

舒陌的脸再一次红了。

“放……放外面。”口齿纠结的说道,“还是,递……递进来吧。”

站起,朝着门走去,然后打开。

印天朝拿着一套干净的衣服递进来。

舒陌伸手去接的时候,手掌不经意间触到了他的大掌,然后再一次与他精睿的双眸视线。

心里的某一根神经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好像被切断了一般。

让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导样感觉。

以最快的速度接过他递过来的衣服,然后羞红着脸关门。

舒陌从洗浴室出来的时候,**是空空的,新的被子床单还没有拿出来。

房间里没有印天朝的身影。

舒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要不然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了,可是这……

“把这喝了。”

舒陌正看着空空的床发楞着,印天朝端着一碗东西进来。

碗里还冒着热气,应该是刚煮的。

“什么?”舒陌看着他沉声问道。

“红糖水。”印天朝面不改色的说道,将碗递于她面前,继续说道,“喝完你先睡我房间去。”

舒陌傻傻的看着他,没有去接碗,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喝完,赶紧去睡觉。”将碗往她面前又是一递,用着命令般的语气说道,“今天请假……”

“不用!”话还没说完,舒陌直接打断,“我没事,可以上班的。只要有事做着,就没事了。”

是的,只要有事情做着,就不会分神了,也就没感觉到有多痛了。

接过他手里的碗,温度刚刚好,不是很烫,温温的。

没有说话,低头将整碗红糖水喝完。

其实红糖水对于她这个情况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

她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痛经,而是当年月子没有养好落下的病根。又或许还有一些是她的心里作用。

其实她在没有生桐桐之前,根本就不痛经的。

那时候多好啊,大姨一点也不折腾她。

可是,现在……

“先去我房间睡吧。”

舒陌还陷于沉思中,手中的碗已经被他拿过,看着她沉声说道。

舒陌看一眼已经被扒干净的床,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先把被子洗了吧。”

看着她那隐忍着的痛,印天朝弯了弯唇,“天亮了再说,先睡觉去。”

说实话,舒陌现在还真是没这个精力来洗床单被套。既然他这么说了,那就天亮了再说吧。

“不好意思,这么晚吵醒你。还有谢谢。”舒陌垂头说道。

让一个大男人在这半夜里出去买那东西,舒陌实着不敢想像会是怎么样的一幕,只是心里却不得不说很暧。

“嗯。”印天朝淡淡的应了一声。

舒陌转身出房间,然后又似想到了什么,重新转身看着他:“那你睡哪?”

她睡他的房间,那他呢?

“沙发也行,这里也行。”指了指还没有铺床单的床,“你别管了,睡觉去。”

舒陌本还想说什么的,最终只是沉沉的看他一眼,然后转身出门。

印天朝没有空着,拿过换下的床单被子,兢兢业业又任劳任怨的洗了起来。

他的房间里,舒陌躺在**,依旧还是蜷缩着身子。

这样的痛又岂是一时半会,或者说喝一碗红糖水就能好的呢?

五年,这钻心的痛已经跟了她整整五年。

或许还会跟着她一辈子。

她根本就没有睡意,就算再困,被这样的痛意折磨着,怎么可能睡得着呢?

只是,不管再痛,她都紧紧的咬着牙,没有让自己再哼出一个声音来。

印天朝洗好床单被套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这时已经是深夜两点。

不放心她,所以走到房门外听了听。

尽管舒陌已经极力的隐忍着,但是对于印天朝这样耳朵灵敏的人来说,还是能听到她的闷哼声的。

一段时间的相处,足以让他了解她。

她不是一个没有忍耐力的人,而且相较于别人,她的忍耐力还很强。

能让她这么一个强坚的人哼出声来,那肯定就不是一般的痛了。

没有作他想,推门而入,朝着床走去。

**,舒陌本就没有睡着,虽然是闭着眼睛,不过还是能感觉到房门被推开的。

睁眸,尽管没有开灯,还是看到他迈着步子朝着自己走来。

“你……”

下意识的,舒陌便是往床角缩了缩身子,一脸不可思议又带着愕然的看着他。

印天朝没有说什么,只是掀被然后当着她满脸吃惊的样子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