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21章 068 领证如何?2

第1321章 068 领证如何?2

“我……你……”

看着他很是熟练的上|床,然后在自己身边躺下,舒陌浑然间忘记了自己的不适与疼痛,满满吃惊又茫然的看着他,生生的不知道访说什么了。

然后,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际,整个人被他捞进了自己怀里。

长而有力的双臂紧紧的圈着她的腰,一只大掌复在她的小腹上,而后是轻轻的揉了起来。

舒陌整个人懵了,僵了,怔了,浑然不知所措了,甚至于大脑一片空白了。

他这是……

“睡觉。”印天朝硬冷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

只是他的手却是一刻也不曾停下,就那么揉着她的肚子。

也不知道是他真的揉的力度好了,还是她自己的心里作用了。

慢慢的,舒陌竟然就这么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印天朝垂眸看着她,她睡的很安静,睡容静谧中带着甜美。

只是,那眉头似乎还是微微的拧着,看起来好像带着一些愁容。

情不自禁的,他拇指指腹轻轻的按揉着她的眉头,将她那拧着的眉宇舒展开来。

……

舒陌是在早上六点的时候,习惯性的睁眸醒来的。

睁眸印入她眼睑的便是印天朝的脸颊。

他还没醒,闭着眼睛,薄唇紧抿。

他的双臂依旧还是搂着她,一只大掌还是复于她的小腹上,甚至还下意识的轻揉着。

一抹暧流划过舒陌的全身,但是此刻如此亲密的拥抱却是让她不由自主的娇红了脸。

想到一个晚上,两个的相拥而眠,舒陌很不争气的有些不自在了。

也甚至都不知道此刻,她应该做什么了。

她很想起来,但是又怕自己吵醒了他。

昨晚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睡的,反正就是她睡着的时候,还能感觉到他在帮她揉着肚子。

这一晚,是这五年来,大姨来访睡的最安稳的一个晚上。

后来睡着的时候,竟然都没有感觉到肚子痛了。

真是没想到,他的轻揉能有这么好的神奇效果。

“醒了。”舒陌还小心翼翼的保持着自己的姿势不想吵醒他的时候,耳边传来他的声音。

清晨,他的声音浑厚中带着低沉,很是好听。

深邃的双眸,一眨不眨的直视着她,那复在她小腹上的大掌已经开始揉了起来。

舒陌很是羞涩的点了下头,然后如蚊子咬般的说了句:“谢谢。”

“有没有好点?”印天朝很是关心的问道。

“嗯。”舒陌垂眸点了下,不敢与他对视。

这个时候,不管是姿势还是表情,都显的太过于暧|昧了。

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己的整个身子都是窝在他的怀里的,甚至于她的两腿还是被他夹着的,而她的手则是很自然的搂着他的腰。

这姿势,就好似两人之间一直这样的,已经习以为常而绝对不是第一次。

事实是,这绝对是第一次同床共枕啊。

印天朝又揉了她的小腹一会,这才松开她,“我去准备早饭,你再睡会。”

说完,起身下床。

他已经习惯了每天的早起,其实今天已经算是很晚了,平常都是五点就起的。

或许是晚上确实睡的晚了,又或许是他想多抱着她一会。

舒陌没有继续躺着的意思,也是跟着起床。

“还早,你还可以再睡一会。”印天朝在柜子里拿着衣服,看着她说道。

舒陌摇头,“不了,已经习惯了。早饭我来准备吧。”边说边走出房间,朝着印小米的房间走去。

没办法啊,谁让她的衣服都在小盆友的房间呢。

这一个早上,两人都很随意自然,只有舒陌在刚睁眸的那个时候,微微有些羞涩。

然后便是各自洗漱,穿衣,再正常不过的早晨,就好似他们之间一直都是这样的。

没有半点的不习惯,也没有半点的扭捏。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男人的轻揉是最好的药剂,总之就是舒陌觉的自己的肚子真没有以前那么的痛了。

还有就是当舒陌看到那挂在阳台上已经洗好的床单被套时,脸颊小小的红了一下。

心里不由的升起一抹幸福之感。

这个男人,真是一个好男人。

她这是走什么运了?怎么就让她给遇着了?

看着阳台上那晾挂着床单被套,舒陌暗下决定,她一定要当好一个妻子,媳妇和母亲。

她要以她最大的能力支持他,与他组建一个完美的家。

早饭过后,舒陌给舒母打了个电话,跟她说了下昨天没回去的情况。

舒母听完只是乐呵呵的笑了笑,然后是什么也没多说。

再然后是印天朝送她去上班。

舒陌到店里,还没来得有及做事,便是接到杨铃的电话。

“你好,杨督导,找我有事?”舒陌很有敬意的接着电话。

心里则是很清楚,一大早的打来电话,只怕是没什么好事。

果不其然,如她所猜,电话里传来杨铃那听着专业,实着怪声怪调的声音:“我早上经过的时候,在外面瞥了一眼,怎么店里的陈列都成这样了?”

“前天才换过陈列,我有上传最新了陈列图到你的邮箱。”舒陌用着很职业的语气说道。

真要是陈列不行,你前天收到陈列图的时候怎么不说?现在才来说?

摆明了就是找茬的,还是明显就是为了昨天在ktv走廊上的事情。

公报私仇,你不看好自己的男人,倒是在这里怨起别人了。

舒陌尽管心里很是不爽,但是却也没有在脸上,语言上表现出来。

不管怎么说,人还是她的领导,是负责这家旗舰店的督导。

“昨天不是才上了新品吗?模特上为什么没有换上昨天的新品?舒店长,你好歹也是老员工了,虽然说当店长才不过半年。但是,怎么可以犯这么下级的错误?还是说,因为这次的升职没有你的份,所以你心里不服气?”

杨铃开始咄咄逼人,说的语气很是尖悦。

“我知道了,一会我会重新陈列一下。然后把陈列图再一次发你邮箱。”舒陌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