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34章 081 终于在一起了1

第1334章 081 终于在一起了1

舒陌见他接电话,于是便朝着工作人员走去。

本是不想打扰他接电话的,却是不想印天朝并没有要避开她的意思。

一边接着电话一边跟在她身边,而且依旧与她保持着最近的距离。

“哪位?”印天朝淡漠的问着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根本就不认识她,然后侧头看着舒陌,轻声的问了句,“要不再看看其他的?”

舒陌点头,“好。”

电话那头好一会都没有声音,唯只能听到低低的喘气声。

印天朝见此直接挂了电话,然后继续陪着舒陌挑选着两个小萝卜头的床。

“你有事情吗?”舒陌看他一眼,“如果有事,你忙去吧。”

“没事。”印天朝扬了扬唇角,“今天一天都没事。”

“哦,”舒陌笑应,“那再看看吧。”

“好。”

印天朝送舒陌到店里,然后才驱车回家,东西都买好了,家私城一会在五点之前会把东西都送到。

回家的路上,他给沐云芝打了个电话,会晚点回去。

谁知沐云芝却很是为他们着想的说,舒陌上晚班,那就别回去了。

两个孩子她会去接的,反正简悦那里也不是外人,舒陌上晚班,来来回回的也太累,还是让她早点回家休息吧。

沐云芝这么做当然是为他们俩着想了。

前些天舒陌大姨来访,正好大姨走了吧,印天朝又队里有事,回去呆了三四天,这不今天才有空回来。

这要是再两人一起回家,那都没有两人独呆的时间了。

所以,她这是在给印天朝和舒陌创造属于他们两人的时间。

“哎,舒陌,那谁,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

交接班,舒陌和李梨清点着店内数据,李梨笑的一脸物八卦的看着舒陌问。

舒陌白了她一眼,不说话。

“呀,生我气了?”李梨略带着一丝讨好的看着她,“那什么,我这不是觉的多一个选择多一个机会嘛。虽然我承认,你那男朋友确实很优秀。但是,咱不是不能只认一个机会是不是?咱得扩大视角,你说呢?”

舒陌侧头,咬牙切齿,“你说这话你男人知道吗?我不然我把你这意思跟他转述一下?”

李梨盯她一眼,“我能跟你一样啊?我是没机会了,你不一样,你现在不是还有机会吗?”

舒陌丢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很抱歉的告诉,我现在跟你一样。”

“哦!”李梨一脸这诧异愕然,张大嘴巴,下巴差一点掉下去,“你别告诉我,你的意思是,你这么快就持证上岗了?”

舒陌再次没好气的丢她一眼,“就是你想的那样的。”

“哦,天!”李梨这下绝对不止是吃惊了,那是崇拜了,“舒陌,你说真的啊?”

“这事能是假,开玩笑的吗?”舒陌一本正经的说道。

李梨觉的自己有些反应不过来,“不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你这动作怎么就这么快呢?”

舒陌继续点着数据做着事情,漫不经心的看她一眼,“能不这么大惊小怪吗?做事吧!”

说完之后,选择直接无视一脸夸张的李梨,专注于自己的事情。

李梨虽然是个挺八卦的女人,但是也不是一个长舌妇,该说的不该说的那还是很有分寸的。

见着舒陌不愿意多说,也就没再多问了。

然后则是的交接完,所有数据都对到之后,便是下班了。

六点,舒陌和另外一位同事吃晚饭,手机响起,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你好。”舒陌很是客气的接起电话。

电话那边一直没有声音。

“喂,哪位?”舒陌见对方没有出声,对着手机双是喊了一声。

然后对方依旧还是没有声音。

“舒店长,估计是骚扰电话了。”同事微笑着提醒道。

舒陌笑了笑,挂了电话,继续吃饭。

没到半分钟,手机再次响起。

不过这次不是陌生电话,而是家里打来的电话。

“陌陌,你吃饭了吗?”舒陌刚接起电话,耳边传来印小米的声音,还带着愉悦的微笑。

舒陌的脸上扬起一抹微笑,“正在吃。你和桐桐还有外婆吃过没有?”

“奶奶啦。”印小米纠正。

自从知道舒母就是自家老爸的亲妈,是自己的亲奶奶之后,印小米就坚决不喊“外婆”而是“奶奶”。

而且还非得纠正着桐桐也喊“奶奶”,不过桐桐从小“外婆”喊习惯了,才不愿意改口呢。

于是,关于这个称呼,两个小萝卜头会时不时的拌上一阵嘴。不过,最后的结果,那当然是平分秋色,谁也不让谁。

“行,奶奶,你说是奶奶就是奶奶了。”舒陌懒的在这个称呼上和他纠结,反正“奶奶”还是“外婆”都一样,爱叫什么是什么吧。

“嘿嘿。”印小米贼兮兮的一笑,“晚上老爸来接你下班哟,不用回我们这里了啦。你直接和印天朝同志回咱新家去吧。哦,对了,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哟。这是我和妹妹还是奶奶一致的意见,好了,不打扰你吃饭了,我要和桐桐去楼下玩了。就这样吧,拜拜。”

说完,也不给舒陌接话的机会,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舒陌拿着手机,有那么片刻的发怔。

这孩子,打个电话过来就是这个意思?

怎么,她听着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呢?

然后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那真是哭笑不得。

这都是个什么事啊?

一个大男人,怎么就能把个孩子带成这样呢?

舒陌很是无语中。

很是无奈的摇头笑了笑,继续吃饭。

印天朝正收拾整理着书房,今天买的东西,家私城已经全部送到。

门铃响起。

停下手头上的事情,走出书房,朝着门走去。

按他家门铃的人很少,基本上都是物业的人为主。

这会也不知道是谁。

因为忙着搬理,所以身上出了不少汗。此刻,又仅着一件背心。于是,背心被汗湿了,贴在身上。

额头上,也有不少汗,就连寸头的发尖上也沾着两滴。

打开门。

“天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