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35章 082 终于在一起了2

第1335章 082 终于在一起了2

丁文雅站于门外,脸上扬着好笑又优雅的微笑,一条浅蓝色的及膝淑女裙,微卷的过肩长发,脖子上挂着一条细细的钻石项链,如月般的双眸弯弯的看着他。

人如其名,文静而又优雅。

印天朝站于门内,右手握着门把手,如鹰般的双眸一片沉郁的看着好,“有事?”

丁文雅抿唇一笑,笑的很是随意,“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没这个必要。”印天朝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说着很是淡漠的话。

丁文雅的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是没有任何改变,还是那么优雅大方又得体。

如雾如水般的双眸还是那么弯弯的看着他,唇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不早了,那就不打扰了。我先走了。”

转身准备离开,但是却又重新折转回来,对着印天朝再次扬起一抹好看又意味深长微笑,指了指对面的一户单元,“我住那户,以后还希望你多多照应了。不打扰你了,晚安。”

这次说完是真的转身离开了,然后当着印天朝的面打开了斜对面那户的房门,进去,关门。

只是,在门关上之际,却是对着印天朝再次投来一抹笑容。

那笑容很是复杂,带着胜利,还有期待,甚至于诱惑。

印天朝却是先她一步将自己的门直接关上,根本就没将她脸上的那些表情放在眼里。

见此,丁文雅脸上的表情终于挂不住了,微笑敛去,改而换上了一脸的阴郁还有怒意。

印天朝,我回来了。

我要和你重新开始。

这是丁文雅的房门关上最后一条缝隙时,看着印天朝那紧闭的房门,在自己的心里下的决定。

印天朝又收拾了一会,在快九点的时候,冲了个澡,换了件衣服,拿过手机和钥匙出门,去接舒陌下班。

电梯口,丁文雅站着等电梯。

看到印天朝出来,朝着他很是温柔的一笑,“这么晚还出去?”

印天朝没有接话,见她站在电梯口,转身便是朝着楼梯走去。

见着他转身进楼梯,丁文雅的唇角扬起一抹晦暗不明的弧度。电梯门打开,迈步走进去。

九点四十,舒陌下班。

关了旗舰店的自动门,看到印天朝的车子已经停在店门口等着。

“等了很久了?”舒陌微笑着朝他走去。

“没有,一会而已。”印天朝替她打开副驾驶座的门,这才转身朝着驾驶座走去。

“怎么不回妈那边去?”看他这开车的方向,舒陌侧头问他。

印天朝没有说话,只是回以她一个高深莫测的眼神,带着一抹同样高深的微笑。

舒陌觉着,怎么这眼神就给她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呢?

然后就让她想到了晚饭时,印小米打的那个电话。

呃……

该不会是父子俩商量好的吧?

二十分钟不到,便是到了小区。

“等一下。”两人站在电梯内,电梯门正关上之际,大堂里传来声音,然后是有人急急的朝着这边走来。

高跟鞋与大理石地面相击,发现“蹬蹬蹬”清脆声音,在这晚上十点的时候,更显的响了。

“谢谢。”丁文雅走进电梯,手里拎着一只超市购物袋,很是客气的朝着舒陌道谢,并没有表现出与印天朝认识的样子来。

印天朝没有去看她,将舒陌朝着自己搂进些许。

对于他的此举,舒陌略显的有些羞涩,朝着丁文雅含笑一点头。

没有声音,一时之间,电梯里略显的有些局促与静谧。

直至……

“叮!”

十五楼到,电梯停下,打开电梯门。

舒陌出于礼貌与丁文雅笑了笑后,与印天朝出电梯。

随后丁文雅也跟着出了电梯。

“去洗个澡。”进屋,印天朝拍了拍舒陌的后背,对着她说道。

“嗯。”舒陌点头,换下脚上的鞋子,踩着拖鞋,朝着房间走去。

然后视线落在了没有关门的书房,“呀,你都弄的差不多了?”

进屋,打开电灯。

两张床已经摆好,原本书房里属于他的那些东西已经不见了。还有两张书桌,书架上摆了一些儿童书籍还有一些其他的。

只差给两张床铺被子了。

这动作,真是神速啊。

“那你的那些东西呢?”舒陌侧头问着他。

“该收的先收起来了,有些搬到我们房间了。”印天朝微有些歉意的看着她,“抱歉,可能我们的房间会有些挤了。”

舒陌欣然一笑,“没关系,我去洗个澡。其他的明天我收拾吧,反正我明天休息。对了,后天周末,你回来吗?我后天也是休息。”

印天朝点头,“明天晚上回来的。”

“那行,后天带着小米和桐桐,去超市一趟。我明天去把妈接过来。”说着已经进了洗浴室,然后响起了“哗哗”的水声。

对面丁文雅的单元户。

丁文雅站在阳台上,手里端着一杯红酒。身子倾靠于阳台栏杆,双眸直视着印天朝这边的阳台。

两个阳台是相邻的。当然,中间是陪着墙壁的。

如果可以,她希望中间这一堵墙壁是通的。那样,她就可以直接通过这里进入他的家里。

可惜,这个如果是不存的,不可能的。

她的眼眸里透着一抹郁恨,刚才电梯里的那一幕不断的在她脑子里回放。

他搂着别的女人,连眼角都不曾斜她一下。就好似她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不!

她接受不了他那冷漠的眼光。

他是她的,不管是五年前,还是五年后。他都只能是她的,为什么却是完全不一样了呢?

他的身边有了另外一个女人?

这让她完全无法接受。

拿着高脚杯的手指一片泛白,恨不得折断了玻璃杯。

将杯子往嘴边一递,将杯子里有小半杯红酒一饮而尽,眸中射出一抹腾腾的杀气。

恨恨的朝着那一堵隔拦了两个阳台的墙壁,愤然转身进屋。

隔壁,印天朝当然不会知道丁文雅刚才的举动。

对于他来说,她不过只是一个连陌生都都算不上的过客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