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36章 083 终于在一起了3

第1336章 083 终于在一起了3

舒陌从洗浴室出来的时候,房间里没有印天朝的身影。

穿着睡衣,拿着干毛巾一边擦着湿发,一边朝着阳台的方向看了一眼,也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于是,便是走出房间,看到印天朝正从书房,也就是现在两个小萝卜头的房间走出来。

“别弄了,明天再整理吧。不早了,你进去洗吧。”舒陌擦着头发对着他说道。

印天朝点头,“嗯。”

从抽屉里拿出吹风机,吹着自己的湿发。

心有些紧张,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狂跳了起来。

不知道一会该怎么对面。

虽然两人领证有十几天了,之前几天也是一直睡一张床。可是因为大姨在的原因,两人之间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可是,今天……

想到这里,舒陌难免的有些紧张,有些不知所措。

然后,不由的脸红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吹风机的热风吹的,还是心里的那一份异样染的。

总之印天朝洗好出来的时候,舒陌还傻傻的拿着吹风机吹着自己已经干的头发。

“还没吹好?”印天朝朝着她走来。

“啊?”突如其来的声音,使得舒陌微微的吓了一跳,然后当她看到他的时候,脸颊更加的发红了。

洗浴过后,印天朝只是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而已,光赤着上身,胸膛上还有几滴水珠。

舒陌已经不是第一次看他不穿衣服的上半身了,她也知道他的身材很好,肌肉有型,条理分明。

但是,每一次与他如此相对的时候,她的心总是如小鹿乱撞一般,“呯呯”直跳。

还有就是,不敢与他对视。

“呀!”舒陌一声惊呼。

一个不留神,被吹风机吹出来的热风给烫着了。

印天朝一个箭步走过来,从她的手里拿过吹风机,关了,然后放于一旁的桌子上。

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已经干了。”

“嗯,”舒陌垂着头点了点。

因为他的接近,再一次觉的有些窘迫了。

还有就是心跳更加的快了。

他的胸膛已经快要贴到了她的,随着两人的呼吸,她的柔软若有似无的触着他的。

舒陌下意识的欲往后退,想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觉的这个样子,真是暧、昧到了极点。

但是,印天朝却是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就在舒陌欲往后退的时候,他长臂一伸,直接将她捞进了自己怀里。

“唔~~”舒陌还没来得及惊呼出声,唇便是被他给封住了。然后则是他的吻铺卷而来,带着一丝狂羁与袭扫。

这一刻,印天朝什么也没有去想,只想品味着她的美好。

这是在家里,这里只有他和她,不用担心其他什么。

舒陌的身子有些发软,然后是浑身发烫的。

待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人已经在**,他压着她,她双手攀搂着他的脖子。

四目相对,这一刻很是静谧,但是却又能听到彼此间的心跳声。

他的气息扑在她的脸上,她的则是扑在他的脸上,彼此相融混杂着。

舒陌想要别开脸去,艳红的脸不敢与他对视。

但是,他却双手捧过她的脸颊,不让她逃避,继续与她对视。

她觉的全身酥酥麻麻的,却又说不出来的喜欢。

“我……”

舒陌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实她想说,我有点紧张。

但是却又觉的这一刻好像不太适合说这句话。于是,只说了一个“我”字,然后双眸含情如水般的望着他。

因为他的双手扣着她的头,完全不给她逃避的机会。

“紧张?”印天朝有些粗哑的声音响起,深邃的双眸灼灼的俯视着她,那灼热的眼神就好似要将她燃尽一般。

舒陌有些配羞涩的点了点头。

能不紧张吗?

如此亲密的姿势,即娇又羞,但是却又电光四射。

洗浴过后,她的睡衣内没有穿胸衣。

又因为刚才似乎动作有些过激,她身上的睡衣已经皱成了一片,就连纽扣也已经解开了一粒,而且还是中间的那一粒。

于是乎,可想知而。

再者,随着她的呼吸起伏。睡衣下的娇美若隐若现。

印天朝只觉有一阵口干舌燥,还有就是某处已然开始嗷嗷叫嚣。

两腿处有什么顶着了,舒陌的脸再一次烧红了一片。

双眸不敢与他对视,可是却又无处可逃。

然后,紧张之余,舒陌竟然傻傻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家里有套吗?”

说完之后,舒陌恨不得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这问的都是什么话。

印天朝却是脸上扬起了一抹喜悦的微笑,点了点头,哑着声音说道:“有!接你的时候,路上买的。”

舒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反正不管怎么说,今天是逃不掉了。

其实,她也没想过要逃的。

既然决定跟他在一起,那么就打算把自己的全部都交给他。

朝着他嫣然一笑,算是期待他接下来的举动。

印天朝身上的浴巾扯掉了,舒陌的睡衣纽扣解开了,脱掉了。

他的额头上隐有细细的汗珠渗出,同样舒陌的额头上也有一层细细的汗珠渗出。

床头头,桔黄色的壁灯开着,映射着两人的层峦,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妙与和谐。

两人夹杂着的轻喘在房间内弥延开来。

最终,印天朝粗喘着气,进入。

但是……

“啊!”舒陌一声痛叫,撕心裂肺的痛袭卷而来,就好似把她整个人都的撕开了一般。

印天朝不敢动了,兴奋中带着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那一层阻碍,印天朝在冲刺的时候,遇到了阻碍。

他不是不相信她,也不是怀疑她。

她绝不会是去做那种什么修复手术的人,那么也就是说,她绝对是第一次。

他只是想不通,为什么会是这样。桐桐都已经六岁了,而且她小腹上的那个疤也不骗不了人。

但是,为什么她却还是……处?

如果说不开心,那是假的。

尽管他有很多的问题,但是,此刻却不是问的时候。

这一晚,印天朝很温柔,动作很轻,很是心疼身下的这个女人。

其实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