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56章 103 谁的电话?1

第1356章 103 谁的电话?1

舒陌条件性的想要从印天朝的怀里跳下自己走。

她又不是多大的伤,只是一个小小的扭伤而已,怎么就搞的跟个双腿不能行动似的,动不动就让他抱着了呢?

“听话,别动。”印天朝有力的双臂抱着她,深邃的双眸柔和的看她一眼,声音浑厚而又悠扬,就好似那拉奏出来的大提琴一般。

舒陌的心弦很没有出息的又是被拨动了一下,然后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窝在他的怀里,本来还是推拒在他胸前的双手也是本能的环上了他的脖子。

然后又是意识到了什么,视线朝着后车座看了看,“药。”

“嗯。”印天朝一声轻应,仅用一只手托着她的臀抱紧,另一手拉开后车门,微弯腰拿过放在椅座上的药。

舒陌很自然的接过他拿出来的药。

印天朝继续双手抱着她朝着电梯走去。

丁文雅的车是一路追随印天朝的车回到的地下车库。

车内,丁文雅很清楚的看到印天朝再一次如此温柔的抱着舒陌。

被他抱在怀里的舒陌,就如同他那心尖上的宝贝一般。

还有,两人之间的眼神交流,柔情脉脉。

无一不是刺痛着她的眼睛她的心脏。

这一切,就连她都不曾拥有过,但是现在他却毫不保留的给了另外一个女人。

丁文雅阴森森的双眸透过车窗玻璃如同鬼魅一般凌视着印天朝与舒陌,那握着方向盘的手已经紧的不能再紧,手背上甚至都凸起了一条又一条的青筋,看起来是那般的狰狞。

她的牙齿咬的“咯咯咯”直响,如果不是还有仅存的一份理智,她一定会冲出去,狠狠的甩舒陌两个巴掌。

但是,她忍下了。

不急于一时,她一定会让舒陌痛不欲生。

印天朝抱着舒陌走进电梯,舒陌伸手按15楼的键,然后又按关门键。

电梯门与丁文雅的方向下对着,她目视着电梯内的两人,是那般的默契又温馨,电梯门缓缓的合上,直至电梯门全部合上,最终将她阻隔在外。

“钥匙在左边口袋里,拿出来开门。”印天朝抱着舒陌出电梯,朝着自家门走去,对着她说道。

“嗯。”舒陌就道,微微的侧身朝着趴去,然后右手向下伸入他的口袋。

但是,由于舒陌的侧身,她胸前的两团柔软也就那就贴上了他的胸膛。尽管舒陌不是故意的,但是印天朝却是冷不禁的僵了一下。

整个身子紧紧的绷住,就连步子也是下意识的顿了一下。

然而舒陌因为只顾着伸手去拿口袋里的钥匙,却是没有发现他的异样。

只是,当舒陌的手伸入他的裤子口袋时,不经意间指尖触到他的大腿时,不止印天朝再一次僵住了,就连舒陌也是猛的好似触电了一般。

那一抹电流从她的指尖划漫延开来,扩散至全身。

而她,却是在这一瞬间怔住了,楞是不知道该做何反应了。

她的手就那么藏在他的口袋里,好一会都没有拿出来。

“动作快点。”直至他有些低沉暗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这才将她的注意力拉回,而两人已经站在了门口处。

印天朝灼热的双眸直视着她。

“倏”的,舒陌脸颊嫣红一片。

尴尬中带着内敛的垂下双眸,从他的裤袋里拿出钥匙,开门。

她发现,她拿着钥匙的手竟然微微的有些发颤,双眸更是不敢与他的眼眸对视。

房门打开,印天朝抱着她进屋,直接用脚踹门关上。

“呯”的一声很响。

当房门关上的那一刻,另一部电梯门打开,丁文雅拉着一张咸菜一般的脸从电梯里走出来。

当然也是听到了那“呯”的一声关门声。

是什么原因使得门关的如此巨响,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原本如霜打了茄子一般的脸,瞬间的再一次渗出一抹冷飕飕的白芒。然后竟然是二话不说的朝着印天朝这边的走廊急步走来。

她如一个浑身充刺着阴冷怒意的鬼魅一般,站在门前。

她的双眸透着浓浓恨意,如同两盏大灯笼一般射视着那紧闭的门房,举起右手就想去拍门。

不过最终,在她的手掌即将触及到门板的时候,她收回了自己的手。

阴森森又冷恻恻的对着那门狠狠的剜一眼,一个转身离开。

屋内,印天朝与舒陌并没有如她所想的那般,进行着限制级的动作。

尽管此刻,印天朝也是很想与舒陌进行一番起此彼伏的激烈动作。但是,作为一个有责任感,又心疼自己老婆的好男人,那一抹下半身的欲|望,被他十分理智的上半身压下。

印天朝将舒陌放坐在沙发上后,直接伸手向她的腰部,而且还是穿过包臀裙朝着里面而去。

“别,我还没洗澡。”舒陌下意识的拉住他的大掌,羞红着脸轻声拒绝。

刚才在门口的时候,她就已经很清楚的感觉到他那一处散发着热量的源头了。所以,这会也怪不得她会这么想了。

印天朝听着她的话,又看着她那按着自己手掌的双手,忍不禁的嘴角抽了抽。

他的手已经穿进她的包臀裙里,此刻正放于她臀侧处。而她的双手则是隔着裙子按着他的手,以阻止他接下来的动作。

“你以为我要做什么?嗯?”印天朝略带着一丝揄戏的看着她。

舒陌微微的张嘴,想说什么却是碍于羞涩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双眸如水般娇娆的看着他。

抽出一只手,把她那扭伤的右腿往自己腿上一放,“不把丝袜脱了怎么给你热敷揉药?都想哪去了?”

“……!!!”

舒陌窘的不能再窘了,本就微微低垂的头再次往下压去了几分,都快要抵到自己的腿上了。

她这都是脑子在想什么呢!

怎么就想到那方向去了呢?

人家明明就一点那想法都没有的,她怎么就楞是往那方面想去了呢?

舒陌,你真是越来越腐了,越来越向骚荡靠拢了。

舒陌不得不在心里把自己狠狠的骂了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