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57章 104 谁的电话?2

第1357章 104 谁的电话?2

“我……我自己来吧。”纠结懊恼过后,舒陌羞红着脸低声说道。

印天朝也没说什么,收回了自己另外一只手,点了点头,“嗯,我去拿热毛巾。”

说完,拿过她那只放在他腿上的右脚起身朝着房间的洗浴室走去。

印天朝拿着拧干的热毛巾出来的时候,舒陌已经脱了丝袜,正自己揉着脚踝处。

在她身边坐下,直接让她的脚放于自己的腿上,“忍着点。”

说完直接将热毛巾往她的脚踝处敷去。

“呜!”舒陌一声闷哼,热毛巾烫,烫的她下意识的将另一只脚朝着他伸去。

他一只手捂着热毛巾,另一只手很自然的握住她伸过来的另一只脚,然后细细的揉起了她的脚踝处。

“有点烫,忍着点。一会再揉药。”

“这么烫,你的怎么拧干的?”舒陌看着他的手问,这才发现他的双手是红的。不用想也知道是被热水烫红的。

毛巾拧的很干,她无法想像,那么烫的水,他是怎么做到的。

看着他那发红的手,舒陌双眸有些湿润,心里则是满满的感动。

“怎么这么傻?”往他身挪了挪,有些心疼的看着他那烫红的双手,“不知道戴双手套的。你当自己的皮肤有多糙厚呢!”

这话虽是斥责的,但更多的则是娇嗔与关心。

“没那么娇贵。”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心情很是不错的样子。

特别喜欢看她关心自己的样子。

“又拿摸过我脚的手摸我的脸,你这都是哪学来的习惯!”舒陌很是无语的嗔他一眼,然后则是拿自己的左脚轻轻的踢了他一下。

她都没洗脚好吧?

这上班又是站又是走的一个班次,他就这么摸过她的脚又摸她的脸,怎么就还觉的这么自以为然呢!

印天朝却是抿唇一笑,笑的很是愉悦的样子,也就是这一抹笑,竟是让舒陌有一种移不开双眸感觉。

一笑倾人城,再笑倾天国。

舒陌觉的用这句话来形容此刻他脸上的笑容,那真是一点也不为过。

刚认识他的时候,他总是冷着张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说实话,她还真是有些惧意的。

但是接触下来后,发现其实并没有如表面那般的冷不可近。

其实他还是很好说话的,只不过笑容有些少而已。

像此刻这样随意而又迷人诱惑的微从,这段时间来还真是第一次。

舒陌看的有些入迷了,就这么讷讷的傻傻的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印天朝也没有提醒她,由着她一直盯着自己看。甚至于,他还很是享受她那迷恋的眼神。

一时之间,两个人都没有出声。客厅里静悄悄的,显的很是静谧而又温馨。

眼眸对视间,传递着一份彼此熟悉而又温默的情愫。

“去洗澡。”当敷在脚上的热毛巾温度散去,印天朝将她抱起,朝着房间走去,“洗好了帮你揉药。”

“我自己能行,又不是多大的伤。”再一次被他拦腰抱起,并且是朝着洗浴室走去,舒陌直觉的该不会是他想给自己洗吧?

于是一脸羞涩又尴尬的说道,脸上更别提了,早就一片火红了。

“嗯。”印天朝抱着她洗浴室,放下,转身出去,“好了叫我。”

“……”

舒陌无语中。

什么叫好了叫他?

这意思是她洗好了,他进来抱她?

不至于吧?

舒陌微讶着嘴巴,好半晌楞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最后,除了默默的淋浴之外,没有第二个选择。

印天朝本想拿了衣服去外面的洗浴室冲澡的,刚走出房间门,舒陌的手机响起。

舒陌的手机放在客厅的茶几上,拿着手机敲了敲洗浴室的门,“陌,手机响了。”

“你帮我接吧。”舒陌的声音从洗浴室传来。

她的电话基本上都是店里的,要么就是妈或者小米的电话,没什么他不能接的。

电话是陌生来电,舒陌没有存在通讯录里的。

印天朝接起,还没来得及出声,耳边传来钟天贺的声音:“我想了想,觉得你下午的提议的挺好的。不如就按你说的办,你说呢?”

听到钟天贺的声音,印天朝的眉头拧成了一团,一簇怒火不由的便是从脚底升起,“有什么你冲着我来,要是敢动一下她,你试试看!”

钟天贺没想到会是印天朝接的电话,先是微微的怔了一下,怔过之后却是传来一阵肆意中带着轻狂的笑声,“呵!我冲你也不是第一次了,你能怎么样呢?我倒是很期待你说的试试看!是打我一顿呢还是作了我呢?不过,印天朝,你说这话想是想清楚后果了。你和我可不一样!还有,你不想知道我和你老婆之间发生过什么事吗?你知道的,这种事情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的,就好比当年……”

他没再继续往下说,不过至于当年之后是什么话,那可不就是心知肚明的嘛。除了丁文雅的事情,还会有什么呢?

当年的事情,在印天朝心里那就是一根刺,是一根永远都无法拨出来的刺。

因为沐云芝出事,他一边要忙着找自己母亲,一边还要执行任务,所以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时间顾及到丁文雅。

直到结婚报告批下来,准备要和她去领证的那一天,却是接到丁父的电话,说是丁文雅已经怀孕八个多月,却是早产了。

当他赶到医院的时候,她已经把孩子生下了。

那个孩子就是印湛米。

然后,他却也收到了一段钟天贺发给他的视频,视频里,丁文雅挺着八个月大的肚子与钟天贺苟且的一幕,刺红他的双眸。

他差一点冲进病房,掐死了产后的丁文雅。

如果不是丁父的阻拦,他一定会掐死她的。

最后,他当然不可能再和她领证。而她则是在满月后,被丁父送出国。

儿子印湛米交由他抚养。

视频只有一段,照片却是有很多,全都是钟天贺与丁文雅在一起的照片。

当然,他和印湛米也是做了亲子鉴定的,证实印湛米确实是他的儿子。

“谁的电话?”舒陌裹着浴巾朝他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