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58章 105 就算是替代也行1

第1358章 105 就算是替代也行1

“她的味道很不错,绝对在丁文雅之上。”电话那头的钟天贺显然也是听到舒陌的声音,然后用着极是挑衅又暧、昧的语气对着印天朝说道。

印天朝的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然后毫不犹豫挂断了电话。

“洗好了?”将手机往茶几上一放,对着舒陌淡淡一笑,接过她手里的干毛巾,替她擦拭起湿头发,“给你揉药去。”

“嗯,”舒陌应声,侧头看他一眼,“谁的电话?”

刚才在他的脸上看到一抹阴怒,但是却被他生生的压抑住了。

舒陌是一个很细心的人,这段时间与他的相处下来,对于他还是比较了解的。

尽管他这个人脸上的表情很淡漠,但是却也不会莫名其妙的动怒,特别是在家里和家人在一起一时候,他都是很温和的。

但是刚才,他浑身就好似散发着一抹芒刺,如同那刺猬一旦遇到外力便是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浑身的芒刺一根一根的竖起来。

他刚才给她的感觉就是这样的。

所以舒陌肯定,刚才那电话一定有问题。

正常情况下,她的同事或朋友是绝对不可能说什么不好听的话的。而他接个正常的电话也不可能露出那种表情。

舒陌猜测着,那电话该不会是丁文雅打过来的吧?

那么是为了小米呢?还是他?

舒陌一时之间猜测不出来。

但是从他此刻的表情看得出来,他很不待见丁文雅。

也是啊,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待见像丁文雅那样的女人。

“没事,一个无关紧要的电话。”印天朝一脸漫不经心的说道。

舒陌坐在**,印天朝拿过药油,给她揉着扭伤的脚踝。

他手上的力道掌握的恰到好处,舒陌只觉的脚踝处越来越发烫,然后是一片通红。

“行了,明天早上再揉吧。”印天朝松开她的脚,很是柔和的看她一眼,“把头发吹干,我去洗澡。”说完走出房门。

舒陌有那么片刻的怔楞,看着他的背影好一会没有反应过来。

洗澡?

为什么不在房间里的洗浴室?

这是怎么了?

舒陌以最快的速度走出房间,拿过他刚才放在茶几上手机,查看通话记录。

最后一个通话号码是以陌生号码的方式打进来的。

舒陌想也不想直接回拨过去。

钟天贺正站于阳台上,手里端着一有杯红酒,唇角噙着一抹胜的微笑,瞰俯着外面。

轻轻的摇晃着杯子,上好的红酒在杯子里如同调皮的孩童一般,转着圈圈。

他倒是没想到,电话打过去竟然是印天朝接的。

他最兴奋的事情,那就莫过于刺激印天朝。

下午舒陌的举动一想就想通了,再加之丁文雅告诉他,舒陌已经和印天朝的老婆,这让他的内心升起一抹很是奇怪的念头。

他想要得到舒陌。

不仅仅只是因为她是印天朝的女人,还有他是真的对这个女人产生了兴趣。

只要一想到下午,她对自己的那一抹暧昧之色,他就有一种想把她压在身下狠狠的折腾她的冲动。

舒陌,你勾起了我的兴趣,就没那么容易放手了。

更何况你还是印天朝的女人,那我就更没有放手的理由了。

印天朝,你的一个女人能臣服在我的身上,你的这个女人也一定会的。

唇角再次勾起一抹得逞后的奸笑,端起酒杯将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将酒杯往台面上一放,拿过一支雪茄,点然惬意满满的吸起。

放于身后琉璃桌上的手机响起,钟天贺并没有立马去拿手机,而是腾腾的吐出一圈烟雾,又吸一口,在铃声响了三次之后这才好整以暇的转身拿起手机,却在看到来电显示时,唇角的笑容更加的浓郁了,甚至还透着一抹胜利的姿态。

“这么快就想我了?”他的声音透着一抹娱戏,还有一丝不战而胜的高姿态。

“钟天贺?”舒陌听到他的声音,略显的有些惊讶。

刚才电话是他打的?她一直以为是丁文雅。

“怎么听到我的声音很意外?”听着她那吃惊的声音,钟天贺微微的蹙了下眉头,“如果印天朝对你不好,我很乐意你转投向我的怀抱。哦,不!应该不是转投,而是你可以有更好的选择。毕竟你下午不是已经做出决定了,不是吗?”

“呵!”舒陌一声冷笑,“钟先生,看在你曾经帮我维修过车子的份上,我很善意的给你提出两个适合你去的地方。第一,苑北南路171号。第二,人民西路95号。不用谢我,我只是礼尚往来而已。”

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钟天贺拿着手机还在回味着她说的话。

苑北南路171号,人民西路95号?

这是个什么地方?

倏的,突然一下子反应过来了。

苑北南路171号是金碧辉煌,人民西路95号是第七人民医院,也是精神病医院。

“舒陌!”

咬牙切齿的声音在寂静的夜空里响起。

舒陌挂了电话正欲拿吹风机,然后听到“哐当”一声巨响。

顾不得多想,撒腿便是朝着声间的发源地跑去。

洗浴室里,印天朝站于镜前,愤怒之下,一手击碎了墙壁上的那面镜子。

拳头肯定是破了,殷红的从紧握的拳头渗出,顺着墙避流下。

舒陌二话不说,推门而入。

在看到洗浴室内那狼籍的一片,还有他那流着血的右手时,心“咔嘣”一下,被什么拧断了。

“别进来,都是玻璃!”见她一脸急不可耐又满是心疼的样子,印天朝急忙出声阻止。

舒陌却顾不得那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子,抬脚便是迈了进去。

“手怎么样了!”

印天朝一个快步的冲出来,顾不得还在流血的手,拉着她不让她进去。

“没事,小伤而已。别进去了,小心弄伤你。”因为只是洗了一半,所以身上根本就没穿衣服,就连一条浴巾也没有围,就这么赤|条条的走了出来。

舒陌这个时候当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颗心全都扑在他那流血的手上。

“我去拿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