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59章 106 就算是替代也行2

第1359章 106 就算是替代也行2

舒陌拿着药水过来的时候,印天朝已经围了一块浴巾,坐在沙发上。

看着他那破了皮的手背,舒陌心疼的一片。

小心翼翼的拿棉签蘸着消炎水很轻很轻的擦拭着他的伤处,眼眶已经湿了一片,“有什么事情,值得你拿自己的身体出气?你是不信任我还是不信任自己?”

当知道那个电话是钟天贺打的时候,舒陌差不多了猜到个七七八八了。

肯定是和今天下午的事情有关了。

只要是个人,都是有脆弱的一面的。

特别还是印天朝,他的一个女人已经被钟天贺给睡了。现在很明显的,那渣货又想对她下手了。

她很能理解他此刻的心情,估计一定是想到了丁文雅的事情。然后是不是在想着,她会不会是第二个丁文雅。

毕竟他的工作特殊性是摆着的,不可能随时随刻的在她身边。

有可能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都没有办法在她身边。

这是女人最不能容忍的,当初丁文雅应该就是这样,所以才会和钟天贺滚一块去的吧。

可是,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是丁文雅,她是舒陌。

舒陌还在给他擦药水,突然之间,整个人被他往怀里紧紧的一搂,大有一副欲将她往自己身体里嵌去的意思。

搂的她很紧很紧,几乎搂的她喘不过气来。

就好似,只要他一松手,她就会离他而去。

尽管他此刻搂的她很不舒服,但是舒陌却一点也不反抗,就这么由着他紧紧拽着自己。

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感觉倒自己的存在,才能让他再加的安心。

舒陌只觉的自己的心很疼,一揪和揪的疼着,是在心疼他。

像他这样的一个男人,却是在她的面前展露出如此脆弱的一面,足以表明她对他的重要性,也说明他对她的信任。

“我不会离开的,会一直都在你身边。我们一家五口,永远都在一起。”舒陌窝在他的怀里说着很是坚定的话语,“先让我给你上药,好不好?”

印天朝微微的松开了抱着她的身体,舒陌正欲重新给他上药,却是只觉的一个旋转,然后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是躺在了沙发上,而后他那健硕的身躯则是压了下来。

吻,铺天盖地的袭来,狂热又粗野,带着一份思念还有扫荡,就好似只有这样,才能感觉到她的存在。

这样的印天朝舒陌陌生的,但是却也是心疼的。

向来,这几次,他虽然也很大动作,但还是挺温柔的,很顾着她的感受。

但是现在,却和前几次不一样,似乎是带着一份掳夺与惩罚似的。

还有,他的眼眸里带着一丝血色。

舒陌明白,一定是刚才钟天贺在电话里刺激了他什么。

一阵凉意传来,身上的浴巾被他扔了,同样他腰间的浴巾也扯掉了。

当两人坦城相对的时候,印天朝似乎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然后整个人也顿时的清醒了过来。

在看在到被他压在身下的舒陌时,一股歉意爬上他的脸颊。

双手捧起她的脸颊,低头在她的唇上很是温柔的亲了亲,“吓到你了?”

除了只是亲亲她的双唇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动作,就连某一片那昂然激扬的地方,他也没顾得上。

舒陌摇头,朝着他怡然一笑,双手往他的脖颈上一攀,很是主动的在他的唇上轻轻的摩挲回吻。

似是在安慰着他,又似在挑|逗,其实更多的则是在邀请。

此刻的印天朝本就是已经箭在弦上了,哪里还经得起她这般的撩|拨又邀请,自然而然的也就挤身而入了。

舒陌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只想通过这件事情,安抚他。

男人,其实最好的安抚就是在这件事情上。

舒陌很是难得的主动了一回,就好似化身为一抹妖娆带毒的罂粟花,在他的身上绚烂绽放。

她的美,一滴不落的展现在他的面前,尽收眼底。

当激动时候,舒陌竟然恶作剧般的微一仰头,在他的喉结上轻轻的咬了一口。

于是,印天朝就那么一个抖瑟又一声嗷叫之后,尽数的释放了。

他没有马上退出来,而是抱着她很是温柔的一下一下的亲着她,给着她最深情的安慰。

舒陌则是朝着他露出一抹娇艳的微笑,如同那盛开的牡丹花,又如同那绚烂绽放的五彩烟花,多姿多彩,艳丽诱人。

……

给他的伤口处又是抹了消炎药后,贴上几个创口贴。

舒陌搂着他的腰,两个人静静的坐在**,谁也没有说话,只是这么静静的坐着,甚至能够听到彼此的心跳,还有浅浅的呼吸声。

“钟天贺在电话里是不是说了什么?”

最终是舒陌先出声的,没有抬头,依旧还是窝在他的肩窝里,听着他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你是不是信了?”见他没有回音,舒陌这才抬头,亮丽如明珠般的双眸灼灼的望着他。

印天朝搂着她肩膀处的手,在她的手臂处轻轻的摩挲着,另一手则是宠溺的捏了下她的鼻尖,“没有,我相信你。”

听到这四个字,舒陌扬起一抹灿烂的微笑,再一次很是主动的在他的唇上啄了一下,“嗯,我知道。”

印天朝正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她朝着他那贴着创口贴的左手瞪一眼:“下次不许自残!”

自残?!

印天朝斜一眼自己的右手手背,默……

“天朝。”舒陌软软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这似乎还是她第一次唤他的名字。

听起来很悦耳,很舒心。

“嗯?”低头,目光柔柔的凝着她,“说什么?我听着。”

脸颊在他的胸膛上蹭了蹭,找了个舒适的位置,这才柔声说道:“下午去公司的时候,遇到了他。或许他觉的我会是第二个丁文雅,所以……”

“他对你做了什么?”舒百的话还没说完,印天朝急急的打断,坐正身体,一脸担忧的看着她,言语里透着一抹怒意,当然不是对舒陌的,而是对钟天贺的。

“没有!”舒陌赶紧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