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61章 108 就算是替代也行4

第1361章 108 就算是替代也行4

她没想到钟天贺会出现在她面前。

她以为,他应该是不想见到她的。

可是,此刻,夜深人静之时,他在给她打了一个电话问了地址之后却是出现在她面前了。

而且,在他的眼眸里,她很清楚的看到了一抹熟悉的欲|望。

那是不带任何怜惜,只是想泄欲的眼神。

是的,钟天贺对她从来就没有任何的怜惜。就算五年前的第一次,那也没有一分的怜惜之意。

没有任何前奏可言,就那就直接硬闯而入。

没有任何的润滑,又是第一次,可想而知,她到底疼到了什么程度。但是,最终,她却又是得到无比的满足的。

再接下来两人做的时候,每一次都是没有任何前奏的,他都是直接扒了她的裤子就硬闯的。

便是偏偏她又十分的喜欢他的硬闯,印天朝是对她好,可是在这一方面却是十分的保守,并没有要与她行礼的意思。甚至于,她明示暗示过后,他还非得要到结婚之后。

女人,特别是像丁文雅这种出门淑女,**荡女的人,在享受了那种乐在其中的美妙之后,怎么可能还守得住呢?

一来印天朝不给能她不说还三不五时的因执行任何而忽视她的存在。二来,钟天贺则是时不时的出现在她面前,还能带给她那种置身于云端之上的快乐感。

于是,毫不犹豫的转投向了钟天贺的怀抱。

钟天贺见她开门,二话不说,一个箭步进屋,直接用脚踢上门。将她一个扳身,反压在玄关处的吧台上。

她的身上只穿了一件丝质薄睡衣,没有穿胸衣,下面则是一条黑色的丁字裤。

丁文雅在这方面是有着特殊的偏好的,晚上睡觉的时候喜欢穿上丁字裤。

钟天贺一把撩起的裙摆,没有任何前奏,掏出自己的家伙直接捅了进去,就连那条丁字裤都懒得扯掉。

“啊!”突如其来的闯入,尽管带着异想不到的刺激,但是却因为干涸而显痛,丁文雅不禁的尖叫出声。

“装什么装?你不是就喜欢这样的吗?”对于丁文雅的叫声,钟天贺一声冷哼,然后也不管她是不是会不舒服,就这么肆意而又粗鲁的动着。

丁文雅被他毫不怜惜的压在吧台上,随着他的动作,她的小腹一下一下的撞在吧台的边角上,还有她的膝盖也因此而撞击着吧台的流理面。痛却又刺激着,带着她不一样的快|感。

钟天贺就是来发汇泄的,绝不是来和她叙旧情的。

因为一想到舒陌而兴起的欲|望,但是显然是不可能找舒陌来舒解的。于是乎,想到了丁文雅。

不管怎么说,这个女人也曾经是印天朝的女人。那么,既然在印天朝现在的女人身上得不到舒解,那就在他以前的女人身上得到释放吧。

这就是钟天贺现在找丁文雅的目的。

而丁文雅却是浑然不知。

发泄过后,丁文雅才发现,他竟是衣衫整齐,就连一粒纽扣都不曾解开,只是拉开裤链掏出家伙而已。而她却是没有一处完好的,尽管睡裙依然还是在身上,但是浑身的酸痛却是可想而知的。

还有,那一处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贺……”转身,水雾盈盈的望着他,伸手欲搂向他的脖颈,却是被他一脸嫌恶的避开了。

“记得吃药。”冷冷的面无表情的说了这么一句,转身离开,没有给留她一点眷恋。

丁文雅一脸失落的看着他,她的手还停于半空中还没来得及收回来,可是他却已经消失在她面前,就连房门也已经关上。

整个人都僵住了,好半晌的楞是没反应过来,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最终,只能撑着两条酸软发抖的腿朝着洗浴室走去。

虽然累的不行,可是却了无睡意。

换了一件睡衣,倒了一杯红酒,点了一支烟坐在阳台上,抿一口酒抽一口烟,视线却是一直盯着与隔壁相连的阳台的墙壁。如果可以,她很想翻过阳台走进印天朝的家里。

……

印天朝习惯性的伸手去搂舒陌,却是搂了个空。

睁眸看向一旁,这才发现旁边的位置已经空了,不过倒是还有一丝属于她的体温,说明她也刚起床不久。

埋头在她的枕头上有些贪恋的人吸了吸,这才起床,拿过一件睡袍套上。

床榻上已经摆着的衣服,按着顺序放着,最上面的是他的内|裤。

扬起一抹幸福的满足微笑,并没有换衣服人洗漱,而是穿着睡衣走出房间。

刚走到客厅,透过那透明的玻璃门,远远的便是看到她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

唇角的那一抹笑容更加的深了。

早上一起来,有心爱的女人为自己准备早饭原来是这种感觉。满腹都充着浓浓的幸福,还有满足感。

一件卡其色的衬衫,一条咖啡色的仔裤,脚上及着一双拖鞋,围着围裙,长发很随意的在脑后束成马尾。

背对着他,没有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可是他却看的十分入迷。

轻轻的朝着她走过去,从身后环住她的腰,下巴搁在她的颈窝处,浅浅的吸了两口,“怎么起这么早?”

舒陌微微的侧头朝着他莞尔一笑,脸颊很是随意的在他的脸颊上贴了贴,“去洗漱吧,可以吃了。”

他没有离开的意思,继续双臂环着她的腰,脸颊紧贴着她的脸颊,“累不累?”

昨天被他一次又一次的折腾着,都不知道折腾到几点才睡着的。

每一次,她总是配合着他,让他极大程度的得到了缓释,最后是他实在不忍心再折腾她,这才在他的怀里安安稳稳的睡过去。

他一说这话,舒陌的脸上便是浮起一抹娇羞的红晕,拿手肘轻轻的蹭了他一下,“快去洗漱换衣服,衣服都给你放床榻上了。”

“嗯,我看到了。”还是抱着她没有松手的意思,就好似整个人被她吸附着一般,离不开,“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不死心的继续问这个问题。

舒陌都是一种想找地缝的冲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