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62章 109 给你提供机会1

第1362章 109 给你提供机会1

最终舒陌决定装聋作哑不再理会他。

但是男人却似乎并没有就此放过她的打算,继续贴着她的脸颊温言软语:“要是哪不舒服了,一定……”

终于不说话了,因为舒陌直接往他嘴里塞了一个煎好放了有一会的荷包蛋,反正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他是否已经洗漱过了,只想堵上了他的嘴。

“闭嘴,洗漱换衣服去!”舒陌瞪他一眼,很难得的吼了他一嗓子。

印天朝先是微微的怔了一下,怔过之后发出一长串笑声,嘴里咀嚼着她塞进来的荷包蛋,又拿脸颊很是亲腻的在她的脸上蹭了蹭,“好。”

吃过早饭印天朝又给舒陌的脚踝处揉了好一会的药油,这才出门。

当然出门之前又交待了舒陌一会,让她少走动多休息。

舒陌连连保证过后才一脸不放心的离开,就好似他一离开舒陌就不听他的话似的,搞的舒陌好一会的哭笑不得。

舒陌将昨天换下来的衣服洗了,又给沐云芝打了个电话,聊了一会。没事可做便是泡了一杯茶坐在沙发上看书。

门铃响起。

扭到的右脚已经不怎么疼了,不过因为揉的重的原因,倒是有一点淤青散开了。

将书放于茶几上,起身去开门。

门外站着丁文雅,一条过膝的浅紫色淑女裙,低v领的,一条深壑很大方的露着,那一对高耸也是露出了一半。脖子上挂着一条水泪叶型的项链,她的脖子细长,下巴尖尖的,不过就是双唇略显的有些丰满,但也不是那种很难看的丰厚而是恰到好处的带着性|感的丰满。

一头过肩而下的头发是染成栗红色的,烫了成熟又妩媚大卷发,她的眼睛是那种会勾人的显三角的媚眼,只稍一眼,就能将人勾的神魂颠倒的样子。

不得不承认丁文雅是很漂亮的,而且个子也高,虽然不及舒陌的172,但是却也有169的样子,再加上她脚上的那八公分的高根鞋,所以这会足比舒陌高出了好些。

怪不得小米长的那么漂亮招人喜爱了,原来是父母的基因都好。

印天朝也是长的很帅的,所以俊男靓女的结合就是一个小帅哥了。

相对于丁文雅的高贵优雅淑女装,舒陌的牛仔t恤就显的很是随意又普通了。

还有,因为在家里,她的脚上只是夹了一双人字拖,垂直的及肩长发则只很随意的在脑后扎了一束马尾。也没有化妆,直接素面朝天。

不过就算是素面朝天,舒陌也是一个标准的美人胚子,这就是天生的,不用后天掩盖也足以展现出她的美丽。

丁文雅在看到舒陌的那一刻,眼眸里划过一抹不易显见的冷睨,不过很快便是被她敛去了,然后则是视线越过舒陌在屋子里扫视着,似是在寻着什么。

“丁小姐找我有事?”舒陌淡淡的问着她,依旧站于门框处一手握着门把手,没有要起开让她进屋的意思。

如果她在没有知道丁文雅做出那些伤害印天朝,污辱他作为一个男人的脸面时,站在同为人母的立场上,她确实很同情丁文雅,也觉的她很可怜,甚至还会帮着她让她与小米相认。

但是现在,却是一点这样的念头都没有了。

她根本就不配当一个母亲。

她但凡有一点为人母的自觉,她都不会有怀孕八个月的时候,还耐不住寂寞,与男人发生关系。

她有想到过肚子里的孩子吗?

她那么做,简直就是在扼杀孩子。

有她那么当母亲的吗?只顾自己的贪|欢,却不顾肚子里孩子的安危。

所以,舒陌现在是一点也不同情丁文雅,她就不配小米喊她一声“妈妈”。

“天朝和小米在吗?”丁文雅没在屋子里看到她想看的人,且看舒陌这样子了没有要让她进屋的意思,也就收回自己在屋子里穿梭来回的视线,直接问舒陌。

“不在!”舒陌毫不犹豫的说道。

“舒小姐很排斥我?”见舒陌挡于门口处,丁文雅扬起一抹暗淡的笑容,看着舒陌,“因为我和天朝的关系?”

丁文雅心里想着,印天朝一定已经告诉舒陌他们之间的关系了。但是她也笃定印天朝不会告诉舒陌她与钟天贺的关系。

因为那是对一个男人自尊的污辱,就凭着她对印天朝的了解,他一个那么高傲的男人,那么在乎自己面子的男人,怎么可能对人说出那种丢人有辱他男人脸面的事情呢?

所以,她觉的,印天朝顶多也就告诉舒陌,她是他的前未婚妻,是印湛米的亲妈,仅此而已。至于其他的,一定不可能说的。

但是她却忽略了印天朝与舒陌之间的信任。

也高估了自己在印天朝心里的份量。

舒陌勾起一抹不以为意的浅笑,“丁小姐,你和天朝的再有什么关系,那也已经是过去了,不是吗?既然是过去的事情,我也没理由排斥,……”

“既然如此,丁小姐不介意我进屋吧?撇去我和天朝之间的关系,我也是他儿子的亲妈,我这个当妈的来看看自己的儿子,那应该是很正常的吧?”舒陌的话还没说完,丁文雅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一脸理所应当的说道,然后便是欲挤身进屋。

舒陌本是身将她拦住的,却不想丁文雅的力道挺大的,直接就挤掉她那握着门把手的手,就这么毫不客气的大摇大摆的走进屋。

事实证明,千万别小看了贱人的脸皮,这可是比城墙都要厚的,根本就是到了刀枪不入的地步。

不止毫不客气的进了屋,甚至还自顾自的环视起来。

然后就当着舒陌的面朝着与她的阳台相邻的那个房间走去,伸手就是握向门把手推门而入。

“丁小姐,在别人家里是不是要稍微的矜持一点呢?”

对于丁文雅的擅入甚至还是大摇大摆一副自把自当女主人的样子,舒陌十分不悦。

丁文雅正好打开房门,本以为这间一定会是印天朝与舒陌的卧室的,然后就直接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