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73章 120 坏蛋,不许欺负小米!4

第1373章 120 坏蛋,不许欺负小米!4

偏偏她这女儿又不是一个争气有出息的人,舒岁那根本就不是一个读书的料。

就算进了学校,那也没好好的读,反正就是成天瞎混呗。

读书有什么好的?

枯不枯燥啊,哪来吃喝玩乐来的开心?

曹美嫦是拿这个女儿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于是除了在她耳边不断的告诉她,玩可以,但是绝不可以玩自己的身体。

谈恋爱也行,但是只许谈恋爱,不许有出格的举动。那吃亏的可是女人,男人可是一点也不会吃亏的。

这些话,早在舒岁十五六岁的时候,曹美嫦就已经开始在她耳边唠叨了。

可以说,舒岁都已经听的不厌其烦了。

不过这一点,她倒也还是知道的,任何事情都可以做,但是到最紧要关头的那一步,还是得守住的。

此刻,舒岁正与自己的男朋友躲在一棵大树后玩的很欢乐。

舒岁被男人压在树杆上,她的双手环着他的脖子,两个人正吻的难舍难分,急切又缠绵。

她身上的裙子都已经被撩高了,露出她那白白的大腿。

她的男朋友看起来也不是很大,跟她一般年纪,染着一头黄发,脸蛋倒是看起来挺俊俏的,唇红齿白的样子,一看就是一个游手好闲,不做事事的男人。

不过这一点倒也是和舒岁很相似。

所以,只有这样才能走到一块。

舒岁也是染了头发的,不过倒是没有她男朋友染的这么夸张而已,是那种颜色比较暗的酒红。

男人的手揉搓着她的胸,就差想把它们给挤成一团了。

舒岁则是一脸很是享受的样子。

小小的年纪,似乎对于这方面,很是了解。那两条腿都已经快缠上男人的腰了,大腿根部都已经落出那条黑色小内的蕾|丝边了。

在这光天化日,游客挺多的地方,也不怕被人给撞见了。

不过,说实话,他们俩的的这个地方倒还真是一个好地方。

这里种着好几棵大树,前面又是一个挺大的荷塘,荷叶还没有谢,所以远远的望过来,倒是既隐蔽又有意镜。

“呜,你压着我了,好痛。”舒岁趁着换气之际,对着自己的男朋友娇嗔。

粗糙的树杆确实硌的她的背好痛的。

“我不然,我们回去吧?”男孩急急的粗喘着。

舒岁瞪他一眼,“回去干嘛?我才不回去呢,这里多好玩呢!”

“那要不然开一个房间呗,我听说这里有房间的。”

“才不!”舒岁毫不犹豫的拒绝,“我才不跟你开房间呢,我妈说了我还小,不能做那事情的。”

印小米和桐桐还有几个幼儿园的小朋友正玩着躲猫猫的游戏。

印小米发现这个地方很好啊,要是藏想来的话,他们一定找不到的。

这他可是跟印天朝同志学的,藏就是藏的隐蔽,大自然是最好的保护伞,只要充分利用好了,那就一定不会被别人发现。

于是乎,拉着桐桐还有另外一个和桐桐很要好的女生,一起躲到这边来了。

又正好三个人躲的那个角度对准了舒岁与她男朋友的那棵树杆,于是舒岁和男朋友那吻的难舍难分的一幕竟然就这么被三个小萝卜头给看了去。

“喂,你们两个够了没有?能不能麻烦你们换个地方去亲亲?不要打扰我们玩游戏。”印小米双手插腰,一副嫌弃的仰头看着那两个继续吻的浑然忘我的男女,十分霸气的说道。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舒岁和她的男朋友猛的就分开了。

怎么都没想到这里会有人出现。

然后定睛一看,却只是一个个子只到他们肚脐处的小萝卜头,就是这个小萝卜头把他们的魂都给吓破了。于是,舒岁那火“噌噌”往上,双手往自己腰上一叉,恶狠狠的吼道,“小鬼,你有没有礼貌的,干什么突然之间跑出来吓人!你没爸妈教的吗?怎么这么野!”

舒岁从小就被曹美嫦灌输着做事不得要先声夺人,就得要比人喉咙大,嗓子响,这样在气势上就压了人一等。

从小,她就是这么对舒陌的。

而曹美嫦也是这么撒泼甩赖的在村子里站稳脚,没人敢欺负她一下的。

所以,这会,自己的好事被一个小萝卜头给打断了,而且还把自己吓的不轻,这口气要是压下去,那她就不是舒陌了。

印小米最恨的就是别人说他是野孩子,说他没有妈妈管了。

于是,听着舒岁这般说他,那股不服输的劲也就“倏”一下蹭上来了。

他也是印湛米,只有他欺负人的份,怎么可能被人欺负呢?更何况还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打扰到他们玩游戏的讨厌女人。

看,这男人把自己染的跟只黄毛鸡似的,一看就是那种令人讨厌的人。

印小米身边的人吧,那就没有一个是染发的,他家老爸印天朝同志,那就更不用说了。

表叔啊,七姨啊,悦悦姨啊,那就没有一个是染过头发的。

就连那一只大黄鸭,顶多也就是衣服穿的大黄一点,那头发还是乌黑乌黑的。

再何况,小孩子的眼里,那第一眼缘是很重要的。

他第一眼看到这两个抱在一起摸摸又亲亲的人,就不喜欢。

现在竟然还敢说他没爸妈教,这么野?

吼!

他不发火,都不知道他叫印湛米了是吧?

“你们才野嘞!瞧你都跟只野鸡没什么分别了!野鸡才会在太阳公公底下玩亲亲呢!看你们都这么大个人了,怎么一点也不害羞的啊?我们小孩子都知的事情,你们这么大个人了竟然不懂?真不知道你们爸妈是怎么教的?哼!”

边说边露出一抹鄙夷的眼神,斜斜的瞥视着两人。

舒岁被一个这么丁大的小萝卜头说的是又羞又恼。

现在的小孩子都是怎么了?

才这么点大,就知道亲亲了?

这到底谁家孩子?这么不要脸的。

“小屁孩,你再说一句,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舒岁朝着他恶狠狠的说道,伸手就要朝着印小米的脸颊而去。

“坏蛋,不许欺负小米!”桐桐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