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74章 121 憋得难受1

第1374章 121 憋得难受1,溺爱成婚 腹黑大少宝贝妻,五度言情

“大人欺负小孩了,大人打小孩了!爸爸,妈妈,老师,你们快来啊!大人打小孩了!”

和桐桐一起玩的那个小女孩的声音几乎是和桐桐一起响起来的,而且那声音喊的叫一个响哦,原来这边还没什么人的,随着她这么一喊“大人欺负小孩,大人打小孩”,没几秒钟的功夫,便是很多人一下子朝着这边围了过来。还有农场里的工作人员。

这要是真的在他们的农场里发生个什么事情,大人把小孩给打了,那他们可是有推卸不了的责任的。

他们农场自开通到现在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桩不愉悦的事情的。

当然,两个孩子一起出声,那也是桐桐和她说好的,反正就是不能让那两个讨厌的人欺负了他们去。

别以为他们是小孩子,就可以任由别人欺负了。

小孩子是最不能得罪的,最不能欺负的。

于是乎,舒岁和她的男朋友都还没反应过来,他们面前就是围了一大群人,纷纷用着怪异的眼神看着他的。有责怪的,有愤怒的,有厌恶的。反正就是把两人当成怪物一样看着。

这也怪不得他们的,因为这会,两人着实形像好不到哪去,因为刚才过于激烈的狂吻,还有房屋之际两人的手都没有闲着。此此两人的衣服都还有些不整的。

“哥哥姐姐,我们不是故意打扰你们玩亲亲的,我们在这里玩躲猫猫的,是你们过来打扰我们的。”

好吧,印小米同学火上浇油说道,语言里透着一抹小小的委屈,甚至还配合着两汪可怜兮兮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起了转。

“不是……”

“我看见的,你那么恶狠狠的跟大怪物一样的瞪着两只大眼睛盯着小米,你还扬手了,想打小米的。我和妙妙都看见的。”桐桐睁着眼睛说瞎话。

“啊,对!”妙妙点头,“如果不是我喊了,你的手都打在小米身上了。你们两个真羞羞,玩亲亲,他的手还在你的身上摸来摸去的。你还在那里叫,叫的很大声。”

哦……

舒岁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她哪里有他们说的这样?

舒岁虽然不学好,性子也挺大方的,但是毕竟也才十九岁而已,还是一个半大的孩子而已。

此刻又有这么一大群人这么围绕着她,用着那种看动物园里猴子一样的眼神看着她,心里难免也跟着紧张不舒服起来的。

“这都是谁家的孩子,年纪小小的就这么学不好!”

“你们家的父母都是怎么教的?就教你们这么小小年纪学成这样?”

“怎么能做这么伤风败俗的事情,竟然在这光天化日之下,都教坏小孩子了!”

“你们父母的电话报来,怎么样也得给你们家里打电话!”

……

……

众人七嘴八舌的斥责着舒岁和她的男朋友,两人就这么被一堆口水喷着。

印小米不着痕迹的朝着她投去一抹挑衅的眼神。

哼!

让你说我,怎么样,现在被人喷口水的可是你们哟!

叫你们惹到小孩子,别不把小孩子不当回事,惹到我后果可是很严重。

“闭上你们的臭嘴!”舒岁突然一声大吼,气急败坏的说道,“关你们什么事啊!你们是我什么人啊!我爱怎么样怎么样,你们一个一个路人有什么资格来管我?管好你们自己的孩子就行了,多管闲事!”

“小米,桐桐,怎么了?”舒陌的声音传来,从人群里挤进来,首先看到的便是两个小萝卜头,根本就没看到怒火冲天的舒岁,一脸关切的问着两个孩子。

“啊,没事啊!”两个小萝卜头一看舒陌进来,对视一眼,咧嘴一笑,异口同声。

“舒陌?”舒岁一脸愕然的看向舒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就在这里遇到她了?

上次爸爸说舒陌现在过的不错,找了个男人,还是有车的。

她还觉着是不是爸爸在骗她呢,舒陌当初可是一分钱都没拿就被赶出去的,而且那时候她剖下女儿才八天而已,肯定不死也是半残的。

所以对于舒成东的话,她还是抱着半信半疑的。

但是现在一看到舒陌,看到她光鲜亮丽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几乎与五年前一样没什么变化,还是这么漂亮,是她怎么都比不过的漂亮。

舒岁的眼睛跟藏了刺一样,插在舒陌的身上怎么都收不回来了。

舒陌,你这个讨厌的女人,怎么可以长的这么漂亮。

舒陌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舒岁,虽然已经五年了,舒岁也从当初那个十四岁的小孩子长成了十九岁的姑娘,但是她的相貌倒是一点也没变。

一眼就能认出来。

但是,舒陌却只是冷冷的瞟了她一眼,并没有要跟她打招呼的意思。

“看看,玩了这么久,两个人都是一头的汗。也不怕这么大的太阳啊!好了,回去吧,去太阳伞下休息一会。”舒陌伸手揉了揉两个小萝卜头的头顶,温温的说道。

舒岁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然后噙着一抹嘲讽的笑意朝着舒陌走来,瞥一眼桐桐对着刚才那一群围攻她的人得意洋洋的说道,“不是说要找我的家长吗?诺,这不就站在你们面前了吗?不是说我小小年纪不学好吗?这不是有一个姐姐在上面作着表率嘛。诺,这就是我姐,十八岁就跟男人鬼混了,十九岁就生了孩子。诺,这个就是她生的女儿呢,到现在连自己爸爸是谁都不知道呢!姐,他们都说我这么不懂事是跟谁学的,不然你告诉他们呗。”

舒岁笑的一脸得瑟的斜着舒陌,那脸上的笑容十分的欠抽。

随着她的话,围着的一群人竟然不约而同的朝着舒陌望来。

小杂种,我让你欺负人,我现在就让你们母女俩自取其辱!

舒岁看着那异样的眼神从她的身上移到舒陌身上,别提有多高兴了。

“你有本事再说一遍!我怎么没听清楚!”一声冷戾的声音从人群后面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