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375章 122 憋得难受2

第1375章 122 憋得难受2

未见其人,先闻其人,舒岁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

怎么觉着这声音听起来那么的令人胆战心惊呢?

随即便是见着沐云芝阴沉着一张脸走到舒岁面前,与以往的温和不一样,此刻她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密布的乌云,浑身上下透着一抹不可遏制的怒意,还有一股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高贵,给人一种仰视的感觉。

她的声音不高,但是却带着不容小觑,是那种站在顶端之人下达命令的领导者,让人不寒而栗。

沐云芝的这个表情,是舒陌从来都不曾看过的。但是,简悦却是挺熟悉的。

五年前,在沐云芝没出事之前,她工作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看着如高高在上的领导者一般站立于自己面前的沐云芝,舒岁冷不禁的又是打了个寒颤,视线有些闪烁,不敢与沐云芝对视。

“怎么不说话了?刚才不是挺会说的吗?”沐云芝凌厉的双眸剜视着舒岁,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我……”舒岁怯场了,她和曹美嫦一样,就是一样欺软怕硬的主。

“我告诉你,陌陌是我女儿,你要是再敢胡言乱语诋毁陌陌,信不信我来教你怎么尊重人!”沐云芝如剑般的双眸凌视着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知……知道!”舒岁被吓到了,竟然很没有出息的点头。

她的脑子一片空白,有些搞不清楚,站在她面前的这个人到底是不是舒陌?

明明就是舒陌啊,可是怎么是别人的女人?而且这个老女人还这么可怕。舒陌的老娘可是早就死了的。难不成这不是舒陌?只是一个长的和舒陌很像的女人而已?

可是,世上怎么可能有长的这么像的两个人?

舒岁彻底的糊涂了。

印小米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得,敢欺负他的陌陌妈咪,他要是不把这笔帐给算回来,那他还是家里除了老爸之外的唯一一个男人吗?

他家的人是这么好欺负的吗?

于是乎,印小米小盆友开始找机会了。

那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就老贼老贼的转动着,在寻着什么,反正就是找啊找啊找的。

桐桐的眼睛就是贼溜溜的转着,反正就是目的和印小米一样呗。

敢欺负她家陌陌,还说她是没有爸爸的人,谁说她没有爸爸了?她有爸爸的,她爸爸叫印天朝,别提有多厉害了,多威武了。

但是找了老半天,楞是没找出什么可以吓唬到舒岁的东西来,然后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讨厌的女人离开了。

不甘心,很不甘心。

舒陌带着两个小萝卜头在菜园里摘蔬菜,一来让他们长长知识,二来则是打算带些有机菜回家。

这是农场的另一项服务,可以自己摘菜自己买回去,一来是乐趣,二来是吃着放心。

两个小萝卜头在菜园里穿来穿去,很是开心。

不过有开心,闷闷不乐的人也是有的。

比如莫子南了。

“那个,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舒陌正摘着菜,见着莫子南朝着她走来,脸上的表情有些纠结,一脸很是想不通的样子。

“什么?”舒陌淡淡的看他一眼,根本就没多想。

她哪里会朝那方面想去的,只不过一面之缘的人,就对她有想法了。

莫子南的手里拿着一把菜,似是想用这一把菜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又好似用这一把菜来给自己鼓励,“那个桐桐和小米是你的孩子还是弟弟?”

一股作气将话说完,然后等着舒陌的回答。

“我的孩子!”舒陌毫不犹豫的说道。

“……!”

莫子南似乎听到自己的心碎开的声音,怎么就是她的孩子了呢?怎么就不是弟弟呢?她看起来这么年轻,甚至比自己还小的样子。

“对不起!”快速的说完这三个字,然后又是用最快的速度一个转身,就跟逃跑似的逃了。

搞的舒陌一脸的莫名其妙。

“这人还真是挺搞笑的啊,一听你有孩子了,就跟见鬼似的跑了。”简悦笑盈盈的走到舒陌身边,脸上带着一抹坏坏的调趣,“我还以为印表哥会多一个情敌呢!没想到这么不堪一击的啊!不过也是啊,要换我也肯定是选印表哥的,那才叫真男人!”

舒陌转头看着她,看的很是认真的样子。

“别这么看着我,你放心,我对印表哥没那意思的。我这就只是打个比方而已,我完全拿他当哥的,就跟我哥是一样的。”见着舒陌那严肃认真的眼神,简悦赶紧解释,“我要是有那个意思,还不早就行动了是不是!所以,千万别把我当假想敌,我只是妹妹。”

“嗤,”舒陌轻笑出声,伸手拿下她头上沾着的一片菜叶,“不至于这么紧张吧,我只是在看你头顶的这片菜叶而已。”

“……!”简悦窘,“舒陌,你这么调皮,印表哥造吗?”

舒陌回她一抹愉悦的浅笑:“你说呢?”

印小米和桐桐跟其他小朋友在老师的带领下,去另外一片菜园“劳作”。

然后就这么遇上了舒岁和她的男朋友。

哦哦,什么叫作“冤家路窄”,什么叫做“机会送上门”,就是现在这样了。

当当当当!

哈哈哈哈,讨厌的女人,看我怎么替我陌陌妈咪报仇。

这里的菜都还是菜苗,土也是翻新过的,而且听说这菜苗老巨了。

老师之所以带他们来这里,那是要让人家农民伯伯给他们讲解种菜的辛苦啊,菜的长大啊,还有种类啊。是让他们来学习的。

但是,那个坏女人是来干什么时候,那就不知道了哇。

两个小萝卜头对视一眼,又朝着舒岁的方向望去一眼。

然后不声不响的慢慢的靠了过去,印小米手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条草绳。

“哇,好大一条蛇啊!老师,我好怕怕!”桐桐突然之间大声的叫了起来,然后是撒腿就往回跑。

那条草绳正好就丢在舒岁的脚边,随着桐桐的这一声喊,可想而知了。

舒岁下意识的便是看过来。

“啊!蛇啊,蛇啊!”然后满田园的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