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08章 155 当年生的可能是两个1

第1408章 155 当年生的可能是两个1

医院

舒陌躺在**,言漱在给她做详细的检查。

其实舒陌除了在每个月大姨来的那几天会有钻心的痛之外,其余时候是没有半点伤痛的。

但是当言漱在看到舒陌小腹上的那个疤痕时,却是不经意的沉了下眉头。

舒陌当初的剖腹手术是横剖的,但是言漱看着这手术疤痕怎么就有一种很是熟悉的感觉呢?

“怎么言医生,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舒陌很明显的感觉到言漱的眉头浅浅的蹙了一下,下意识的便是觉的自己的伤疤有什么问题。

言漱回神朝着她抿唇一笑:“没有,你这剖腹手术做的挺好的,没什么问题。你这样的问题,应该是月子里没有养好。”

舒陌的脸上闪过一抹苦涩,然后点了点头:“是,当初因为一些原因,月子确实没养好。除了来例假的那几天会痛之外,其余时候都没事的。”

言漱一边详细的看着她的检查报告,然后抬头看她一眼,很是认真的说道:“你这是月子没养好落下病根了,另外我觉着和你自己的心理也是有一些关系的。”

“嗯?”舒陌有些不解的看着她,“您是说我的心理问题?”

言漱点了点头:“方便和我说说当初为什么没有好好的养月子吗?”

舒陌略显的有些犹豫,她不是一个愿意把自己的事情到处与人说的人。

言漱看到了她的犹豫,表示理解她的想法,对着她温和的一笑:“如果不想说也没关系。对了,还有一个问题问一下你,还记得当初是谁给你做的剖腹手术?”

舒陌摇头,“不知道。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其实当初我还没到预产期,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一进产房就被打了麻醉,然后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根本就不清楚。等我醒来的时候,手术已经完成了。”

“怎么会这样?”言漱有些不太相信的看着她。

虽然现在是有人预产期没到就提产剖腹,但是提前一个月时间的那还真是人很少。

“提前一个月?那当初你是肚子疼了?”言漱沉声问道。

舒陌还是摇头:“没有!我完全没有感觉到有要生的节奏。”

言漱的眉头拧的更紧了,对于舒陌说的话根本就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难道她是被人强迫剖腹的?

这是言漱脑子里想到的唯一一个念头。

她和舒陌不是很熟,有些问题了确实不方便多问。

“行,我知道了。”言漱心里有了一个决定,合上检查报告,看着舒陌很严肃的说道,“你的问题最主要是月子没养好落下的病根,想要根治估计很难。只能自己多注意着些,例假的时候,让自己多休息。还有,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了。我开一些调节气血的药给你,但也只能治标不治本。”

舒陌微笑道:“其实我自己也知道差不多是月子里落下的病根。那行,谢谢你言医生。真是麻烦你了。”

言漱笑眯眯的摇了摇头:“别这个见外。我拿天朝和亦扬一样当亲人看的,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和天朝一样喊我言姨就行。我和你妈以前也是挺熟的,只可惜她现在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不过这样也好,以前那些不开心的事,也都不用再去记了。现在这样挺好的。”

“我妈以前……有过很不开心的事情吗?”舒陌小心翼翼的问道。

“怎么,天朝没跟你说过吗?”言漱沉眸看着她,轻声问。

舒陌轻然一笑:“有提起过,不过没说全。他也这么说,忘记了也是一件好事,至少不用去面对那些痛苦的事情了。”

言漱笑着点了点头:“对。最重要的是以后的日子,云芝和天朝都有福,能遇到你。”

舒陌嫣笑:“应该是我有福,能有我妈和天朝。”

“呵呵,都有福,都有福。”言漱双眸弯笑,“天朝和亦扬一样,都是挺苦的孩子。不过现在都好了,亦扬和初七,天朝和你。我看着也开心。”

舒陌但笑不语。

舒陌坐在车上,正准备开车的时候,手机响了。印天朝打来的电话。

“喂。”舒陌接起电话,将刚刚启动的车子熄掉。

“到医院没?”印天朝柔声问道。

昨晚电话里她说,今天来医院作一个详细检查。

所以趁着现在有空,立马就给她打了个电话。

“嗯,刚检查完,准备回家。”舒陌暧暧的回道。

“有没有问题?严不严重?言姨怎么说?”他的语气很紧张,很急切,是不带任何掩饰的关心。

舒陌轻声笑笑:“没事,不严重。就是当初月子没养好落下的病根,不是什么大问题。你不用太紧张,言姨给我配了一些调血气的药,让我多注意一些就行了。”

印天朝吸了一口气,说是松气也不像,倒更像是在担忧。

也确实是在心疼与担忧她。

当初她是跟他说过,她是剖腹产,手术后才八天就被父亲和后母给赶出家门。

那样怎么可能会养好身体呢?

他也想过,她现在这样会不会是月子没养好落下的病根。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是不太好恢复了。

他在想,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父亲,可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被后母赶出家门?

“以后那几天的时候,请假别上班了。你这样,永远都别想把身体调养好。”印天朝在微沉默了一会后,对着舒陌说道。

“这怎么可能呢?公司也不可能让我每个月都请假的。”舒陌很是为难又无奈的说道。

再说了,每个月月底都是最忙的时候。这公司又不是她自己的,就算是她自己的,那也是不可能的。

“实在不行就辞了,先休息一段时间,养养身子,等调养好些了再重新找一份。”

一想起她那疼的脸发青,出汗的样子他就心疼的不行。

怎么都不想再让她受这些罪,如果可以他宁愿自己替她受这些罪,可惜不行。

“放心吧,我有数,没这么严重。”舒陌好言安慰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