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09章 156 当年生的可能是两个2

第1409章 156 当年生的可能是两个2

她可不想就这么辞职不干了,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这地位的。如果下次公司再有升职的机会,那肯定就是她的。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弃呢?

她已经让位过一次了,不可能再让一次的。

再说了服务行业,本来就是这样的。她就算离开这公司重新再找一份,那也还是一样的节奏一样的性质。

舒陌本着做生不如做熟的原则,怎么说她在这公司也四年多了。而且与店里所有同事之间相处都很融洽,要是换个公司换家店,那得重新磨合,这又得需要一段时间。

“你自己有数就行,别不把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你不心疼我心疼。”见她坚持,印天朝也不再坚持自己的意见,非要她离职不可。

印天朝不是一个霸道的人,他的原则是“生活需要相互尊重,相互信任”。所以他绝对相信与尊重舒陌,她不愿意的事情,他绝不会勉强她。

“嗯,知道。”舒陌暧暧的浅笑着。

两人各自又嘱咐交待了一会后才挂了电话,舒陌启动车子朝家属院的方向驶去。

印天朝觉的还是有必要再给言漱打个电话,问问舒陌具体的情况。

不是觉的舒陌没说实话,而是觉的问言漱直接一些。至少他也应该了解一下,舒陌这样,到时候他能做些什么事情。

于是拨通了言漱的手机。

言漱的手机响起的时候,她还在想着舒陌刚说的那些话。

“喂,天朝。”很快接起印天朝的电话。

“言姨,”印天朝很是礼貌的唤着她,“不好意思,又打扰你了。”

“嗨,你这孩子,怎么还跟言姨这么见外?”言漱笑盈盈很是慈爱的说道,“是不是想问我舒陌的情况?”

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言漱不用想也知道是为了什么了。

“嗯,对!”印天朝点头,“我刚给她打过电话,她说是月子里落下的病根,还有其他的原因吗?言姨。”

言漱正了正脸色,用着很是严肃的语气问:“天朝,言姨问你一个很严肃很私人的问题,你别怪我多管闲事,行吗?”

“行,您问。”

印天朝知道言漱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她问什么问题,那就一定有她的原因。

“舒陌当初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好好的养月子?”言漱沉声问道。

“她当初怀孕是人工受孕,并非她自己自愿。是她后妈强迫的,剖腹生下孩子八天,就被她父亲和后母赶出家门,所以根本就没有养月子。”印天朝简明扼要的说道。

言漱的眉头拧成了一团,怎么都没想到竟然还会有这样的父亲。

如果说是后母一人所为,那还能理解。但是怎么还有生父的事情呢?

怎么还有男人比简明超还要渣呢?

“她的情况,有一大部分是月子里落下的病根,另外也有一小部分是心理阴影。”言漱直言不讳,“另外,还有一个情况,不过我不能确定。只是我自己个人的看法,是我身为你姨跟你私下说的,和我的职业没有关系。”

她的语气很沉重,听起来应该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而且印天朝敢肯定,绝对与他和舒陌有关。

“嗯,言姨您说。”

“舒陌只有一个孩子,是个女儿是不是?”

“对!”

“但是,从她的这个剖腹疤的长度,还有刚才给她做的宫内检查来看,她当初应怀的应该是两个而不是一个。还有,你说她是人工受孕对不对?”

“对!她后母将她出卖给别人,让她给人生孩子。如果是个儿子,她有钱拿。结果她剖出来的是个女儿。”印天朝的心情很沉重,他知道言漱不可能说没有把握的话。

那么也就是说,舒陌很有可能当初生下的是两个孩子。

他们把女儿还给舒陌,还有一个没有还给舒陌,抱走的,那绝对是个儿子。

如果舒陌的后母没有说谎,那么就是那个找舒陌生孩子的那户人家反悔,人要了,钱却不给。

但是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舒陌的后母骗人了。

人家给钱了,而那钱却被她吞进去了。她拿了钱不止没有好好的给舒陌养月了,还把手术没几天伤口都还没愈合的舒陌给赶出了家门。

所以,舒陌之所以会现在这般的痛苦受罪,全都是因为她那个后母。

一想到这个极大的可能性,印天朝的眉头紧紧的拧成了一团。

“那就对了!”言漱很是肯定的说道,“一般做试管婴儿,很大可能性是两个,而且还是龙凤胎。”

“什么?!”印天朝急声问道,满满的都是不可置信还带着一丝愠怒,“言姨,您说的都是真的吗?”

“一般情况下是这样,很多家庭都有这样的要求。不过舒陌当初是不是对方也有这样的要求,我就不能肯定。但是从你刚才说的再加上舒陌的剖腹伤口还有宫内的撑开程度,基本可以肯定她当初剖出的一定是两个。”言漱很肯定的说道。

印天朝的眸中划过一抹阴沉,那是一种沉不见底的沉色,“言姨,谢谢您。”

“不谢。”言漱浅笑,“不过我给你的意见是,在你还没有确定之前,还是先别和舒陌说了。省得她担心又失望。”

“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言姨,我这边有急事,先不跟您说了。回头我再谢您。”

“行,你忙去。我这边也会帮你留意着的。”

……

舒陌哪里会知道自己当初剖腹生下的是一儿一女,她一直都只知道是桐桐一个。她还很庆幸自己怀的是女猁,而不是儿子。

如果让她知道当初生下的是两个,而儿子却和她连一面之缘都不曾有过,估计她肯定得疯了。

沐云芝在厨房里准备午饭,舒陌今天休息,见她忙了那么久,沐云芝很是心疼舒陌,所以打算中午做顿好吃的。

舒陌不仅仅是她的儿媳妇,更还是她的女儿。

门铃响起。

沐云芝放下锅铲走出厨房去开门,以为是舒陌忘记拿钥匙了。

门打开,外面站的却不是舒陌。

“云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