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27章 174 见面4

第1427章 174 见面4

孩子的母亲见此,有些讪讪的离开了。

不管两人是什么关系,她再站在这里都不太合适。

没错,钟天贺就是打定了舒陌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庭广众的说出他和印天朝的关系。

可惜令他失望了。

舒陌不止说了,而且还说的理直气壮又义愤填膺。

甚至还没打算结束的意思,继续用着一脸讥讽到嗤之不屑的眼神看着他:“钟天贺,你真是好意思说自己也姓印?你做了多少伤害天朝的事情?勾引人家的未婚妻这么不要脸的事情都做得出来,你倒是好意思挂在嘴上了?别以为女人都受你那一套,我告诉你,不管你怎么做,对我都没用的。还有,你有什么资格恨天朝?你才是那个私生子,我妈才是那个被伤害的人。你要恨就去恨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当然你那个妈也好不到哪里去。明知道人家有老婆有儿子,还做那种事情。别搞的人人欠你什么似的,说到底,是你欠天朝和我妈的。别把自己整个像个受害人似的,你们这样的人最自私了。天朝可从来都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请你把这一点关系弄清楚了。还有,别再动不动来骚扰我。这一套对我没有用!”

舒陌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口气将心中所有的怨气全都喷了出来。

是的,她心里的憋着一口怨气的。其实说确切一点,这口怨气她是替印天朝出的。

她知道印天朝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和钟天贺怎么样的。

这不止是他的性格使然,更多的是他的职业不允许他做出那样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就这泼妇骂街一般的事情由她来做的。

像钟天贺这样的人,那就不必给他留面子。就应该在大许庭广众之下揭穿他,数落他,让他抬不起头来。

要不然,他还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了。

别以为是个女人都和丁文雅一样耐不住寂寞,一见男人就发|骚。

丁文雅将舒陌的那一长段话一字不落的听在耳朵里,恨的咬牙切齿的瞪着她,那表情就好似要拿眼神在舒陌身上射出两个洞来一般。

舒陌,你这么羞辱我,你一定会后悔的。一定!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的!

随着舒陌的话,机舱里的人也确实用着一抹怪异的眼神看向钟天贺。

钟天贺怎么都没想到舒陌竟然会大胆到这么做。

“你——!”上下牙齿咬的咯咯直响,双眸就好似会喷火似的瞪着她。

如果可以,他会毫不犹豫的掐死她。

但是他不能!

一个转身,想要离开。

从来都没有想过,他竟然会有这么丢人的一面。

“不好意思,先生。飞机即将起飞,请您坐好,系上安全带。”

钟天贺转身欲离开之际,空姐笑的一脸温和优雅的对着他说道。

舒陌已经坐好系好安全带,靠在椅背上若无其事的翻看着一本飞行杂志。

钟天贺一脸铁青狠瞪一眼那空姐,尽管他现在再怎么不想呆在这飞机上,那也无能为力。因为飞机已经开始滑行了。

“舒陌,你好样的!”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对着舒陌阴阴冷冷的说道,十分不情愿的坐下系着安全带。

舒陌不以为意的凉凉一笑:“过奖了!”说完,继续无视他的存在,自顾自的看起手中的杂志。

斜后面,丁文雅那含怨带火的眼神一直盯着舒陌,化着精致容妆的脸有些扭曲,放于膝盖上的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长长的指甲深深的掐进指肉里,却没有一丝疼痛的感觉。

……

t市机场

印天朝站在出口处,等着舒陌的出来。

时不时的抬起手腕看一眼时间,其实这会舒陌的航班刚刚降落。舒陌应该正在出机舱,还有她还得去拿托运的行礼。

差不多快两个月没见面了,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她了,这一刻心情莫名的竟然有些激动。

就跟个刚恋爱的毛头小子似的,心跳都有些加快了。

印天朝觉的自己真是有些矫情了,怎么还会激动的心跳加快了呢?

舒陌走出机舱,拨通了印天朝的手机。

“陌,下飞机了?”印天朝接的很快,语气里透着一抹雀跃。

“嗯,走在通道上。要去拿行礼,你还得再等一会。”舒陌同样心情很好的说道,脸上是抹之不去的幸福笑容。

丁文雅就走在她的身后,很清楚的能听到她打电话的声音。

听她这话,怎么她在这里有认识的人吗?

钟天贺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在飞机上被舒陌刺激到了,这会竟然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不过这些,都不是舒陌要关心的。

她现在只想快点拿到行礼箱,早早的出去,然后见到印天朝。

快两个月不见,几乎天天都在想他。现在马上就能和他见面了,心情不免的雀跃又激动。

“嗯,不急。慢慢来,我就在出口处等你。你出来就能看到我。”印天朝不急不慢的说道。

“好。”舒陌乐呵呵的应道。

“怎么,舒小姐在t市还有认识的熟人?”丁文雅看着舒陌脸上那漾溢着的幸福微笑,心中很是不舒服。加快两步走到舒陌身边,阴阳怪气的问。

此刻舒陌的样子,如果不是她知道印天朝出任务在外,她一定会认为舒陌是在和印天朝打电话。

那幸福甜蜜的表情,怎么看都那么刺眼。

如果她知道舒陌此刻通电话的就是她以为的远外别处的印天朝,不知道她会做何反应。

电话那头,印天朝听到丁文雅的声音很是不悦的拧了下眉头:“她是不是一直都在找你的麻烦?”

舒陌抿唇一笑:“无所谓,等我,我去等行礼箱,一会见。”说完挂断电话,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丁文雅,“丁小姐有时间的话,还是多管管钟先生。”

说完,头也不回的朝着行礼出口处走去。

丁文雅恨恨的一跺脚,拿细细的鞋跟狠狠的钉着地面,大有一副将地面当成舒陌的样子。

舒陌拉着行礼箱朝着出口处走去,一眼便是看到了等她的印天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