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35章 182 我对你比较有想法4

第1435章 182 我对你比较有想法4

这话说的有够了红赤了吧?

舒陌狠狠的嗔他一眼,怎么就越来越会耍嘴皮子了呢?怎么就跟她刚认识时候的冷硬面瘫完全不一样了呢?

这还用说?

男人,当他有了自己钟意心爱的女人,这要是不表现出流|氓本性,那他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吗?

一个男人如果在面对一个女人时,没有任何的反应,对你客客气气,那你也就别对他抱有希望了,赶紧辙吧,他不是你的菜。

印天朝也没再多问,反正这种事情,那就由着她吧。

直至一顿午饭吃完,舒陌才漫不经心的从包里拿出手机。

一看,嗬!

吓她一大跳,苏好竟然给她打了不下二十几个电话。这是要打爆她手机的节奏啊!足以说明,她对这事有多急啊。

得,要的就是这种结果。

勾了勾唇角,慢条厮理的回拨过去。

“喂,陌陌。”手机刚响,那边苏好就接起了电话,显然是一直抱着手机等着她的电话呢。

而且你听这称呼,也从刚才的“舒陌”改成现在的“陌陌”,这是变相的讨好呢。

只有讨好了舒陌,舒陌才会告诉她地址不是吗?

舒陌就是认准了,苏好是绝不会给丁文雅和钟天贺打电话的,所以才这么吊着她。

“不好意思啊,表姐。刚才和客户吃饭,手机调静了。怎么,你找我有事吗?”明知故问,唇角却是扬着一抹算计后的坏笑,看的印天朝不禁的失笑摇了摇头。

“你在哪出差呢?住什么酒店?”苏好这个时候也没多余的功夫跟她打太极了,直接就开门见山的问了最重要的问题。

“t市啊,住在国际假日酒店。”舒陌也没有去问她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就告诉了她地址。

“丁文雅也和你住同一酒店?”苏好问。

“是啊,我们是一起出差的嘛,当然住同一家酒店了。不过至于你男朋友是不是住同一家酒店,那就不知道了。”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了,陌陌。我这边有急事要忙了,下次请你吃饭。挂了。”说完,不给舒陌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好了,很快就有好戏看了。”舒陌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眯眸浅笑的说道。

“好了,事情都搞定了,现在是不是该回酒店了?”印天朝接过她的手机,从椅子上站起,一脸意味深长中带着暧昧的说道。

舒陌当然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了,又是瞪眸嗔了他一眼,拿过挂在椅背上的外套,起身朝着电梯走去。

苏好挂了电话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订飞机票,可惜到t市最早的一班飞机是晚上八点。

尽管她很晚现在马上就飞过去,但是有心无力。

再怎么样,也只能订这班飞机了。

丁文雅,你最好别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否则我们朋友也做不成了。

她不能把怒意出在钟天贺的身上,那就只能出在丁文雅的身上。

所以说苏好和丁文雅是同一类人,她们就只会把责任和问题推到别人身上,从来不会在自己身上找问题。

如果说钟天贺没有那意思,单丁文雅一个人又怎么可能成事呢?

这就叫做一个巴掌拍不响。

再说了,钟天贺可没把她当一回事,完全就是她自己一厢情况的将自己以他的女朋友自居的。她在钟天贺的眼里,那根本就只是一个泄|欲的而已。

……

舒陌跟着印天朝来到他入住的酒店,刚一进门,便是被他出其不意的压在了墙壁上,然后就是炽热的吻铺天盖地的袭卷而来。

印天朝长腿一伸,直接将房门踹上,拎在手里的购物袋也在这个时候,“啪”的一下全都扔地上了。

舒陌有些承受不住他的热情,他就好似一匹饿了n久的狼一般,在看到她这块美味的肉时,眼眸里直发出熊熊的绿光。

“陌!”他十分急切吻着她,从她的唇移到她的耳际,又挪至她的鼻尖,然后勾着她的眼睑,反正就是没有放过任何一处。

身上的外套,早就被他剥下了。此刻,舒陌就着一件水蓝色的紧身羊毛衫,将她那娇好又曼妙和身姿完全的勾勒出来。

胸前的两座小山丘,随着她有些激烈的喘息而一耸一耸的颤栗着,似是在向他招唤着,欢迎他的探索。

他温热的气息一丝不漏的喷在她的脸上,热呼呼的扫着,给她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然后钻进她的鼻腔,弥漫至他的全身。

他带着粗粝老茧的大掌,轻揉着她滑嫩的人脸颊。另一只则是穿过衣摆,滑进了她的后背。

他的手略有些凉,刚触到她的肌肤,她的本能的颤了一下,然后感觉到浑身上下竖起了一层疙瘩。

“冷。”她有些无力的朝着他吐出一个字。

他当然也知道自己的手有些凉,然后就是二话不说的抽出伸进自己的衣服里,贴着自己的腹部让掌心变暧。

于是,印天朝就这么一手捧着她的脸,一手捂着自己的腹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竟然也有了下一步的动作。

舒陌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就没有接下来的动作了呢?

明明他就已经箭在弦上了,她都能感觉到那一处硬挺,狠狠的顶着她,然后不断的发出炽热的火源。

印天朝在感觉到自己的手掌已经暧了,这才从自己的腹部出抽出,然后再一次探进她的衣服里,爬上她的小山丘,十分贪恋的轻抚攀爬又揉搓着,最后又有些不舍的移至背后,一一的解开扣子。

另一只手则是拿过她的手,探向自己的皮带处,“帮我解开。”

他的声音粗哑而又暗沉,他的眼神充满火光。

舒陌羞的红了一片,哆哆嗦嗦又颤颤巍巍的解起。

“啊!”一声惊叫,整个人被打横抱起,然后被扔进柔软的大**,紧接着便是一具硬挺的胸膛复了上来。

……

晚饭过后,丁父在书房里,丁母敲响了书房的门,然后推门而入。

“老丁,我听雅雅说,印天朝也在t市,他不是执行任务去了吗?怎么会在那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