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36章 183 丁文雅,你缺男人吗?1

第1436章 183 丁文雅,你缺男人吗?1

书房里有些呛,丁父靠坐在大班椅背上,手里还夹着一支香烟,前面桌子上的烟灰缸里已经堆了好几个烟头了。显然,他已经抽了好一会了,而且看样子心情很不好的样子。。

“医生让你少抽点。”丁母伸手欲去拿下丁父手里的烟,却被丁父挥开她的手,然后一个凌厉的眼神射过来,“管什么管?”

“我倒是不想管你啊,可我不管你,你还想让谁来管你?”丁母一脸气愤的瞪着他说道,“我刚才说的你听到没?”见自己夺不下他手里的烟,丁母也不再坚持,拉过一张椅子在他身边坐下,一脸没好气的轻责,“你说印天朝他到底想怎么样啊?你赶紧想想办法给管管,好不容易雅雅有这么个机会,我可不想白白便宜了那小贱人!”

“她想怎么做?”丁父猛吸一口烟,然后吐出一层烟圈,看着丁母很有耐心的问。

丁母将丁文雅的打算说了一遍。

“胡闹!”丁父一听,勃然大怒,“噌”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眸一片阴郁的直视着丁母,就差一个巴掌拍了过去。

“怎么胡闹了?”丁母一脸茫然的看着他,“老印的那个私生子不是一直都恨印天朝的吗?只要是印天朝的女人,他都不想放过的吗?当初他破坏雅雅和印天朝不就因为雅雅是印天朝的女朋友吗?那现在不是一个好机会吗?只在老印的那个私生子把那小贱人给睡了,我看印天朝还会对她像现在这样吗?是个男人都在意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睡过了。当初不就是……”

“你个没脑子的老婆子!”丁母的话还没说完,丁父直接打断,手指直指着她的鼻尖,气不打一处来,“你到底有没有长脑子的?啊!女儿就是被你这没脑子的东西给带成这样的!这是帮她吗?啊!你这是在害她,在害我!”

“我……”丁母一脸微颤的看着他,然后又壮了壮胆子,一脸不认错的强挺着,“我哪里在害她了?我做什么不都还是为了你和女儿?怎么就成了害你了?”

丁母怎么都想不通,自己这一心帮着女儿呢,怎么就成害了女儿和害了老丁了呢?

“倏”的,丁父扬起手朝着她挥了过来。

丁母下意识的便是附图上眼睛,等着那一个巴掌落在她的脸上。但是好一会都没有落下来,脸上也没疼痛感传来。于是,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却见丁父咬着牙收回了自己的手。

“你啊你,什么事都只会纵着她!什么时候能真正有见地的帮帮她?”丁父一脸恨角不成钢的指着她斥骂,“你真当这样是为她好吗?你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连这么一点都想不通呢?怎么就还不如人家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姑娘?”

“我……老丁,你什么意思?”见自己的老伴这样说自己,丁母很不服气的问,不过显然这底气很不足啊。

“你有没有想过,那女人为什么非得让雅雅一起去t市?”丁父有些无力的在椅了上坐下,又是往椅背上一靠,闭目浅养了一下,然后如老狐狸一般的双眸深不可测的盯着丁母,丁母一脸木然的摇了摇头。

“你啊你!”丁父一下一下的指着她,“自己的女儿是怎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吗?她就是知道雅雅欲对她不利,所以才会兵行险招。估计她早就知道天朝就在t市了。你想想,雅雅要是知道自己想要使计除害她,结果却促成了她和印天朝的好事,你说她是不是会很不甘心?”

丁母毫不犹豫的点头。

这要是换成她,她也会很不甘心的啊。

然后只听着丁父继续说道:“你明知道那个钟天贺也一起同行的,你竟然还赞同她这么做?你不知道六年前,女儿有多迷恋他吗?如果不是她怀的那个孩子根本就不是印天朝的,我用得着做这么多事,还把她送去国外吗?”

丁父一时心急,就是将他守了六年的秘密泄了出来。

“那可如何是好啊?”当初丁文雅有多迷恋钟天贺,丁母可是一清二楚的。

最初发现丁文雅和钟天贺苟合之事的还是丁母,她怎么都没想到已经与印天朝到了谈婚论嫁的女儿,竟然会与另一个男人在一起,而且这个男人还是老印的私生子。

偏偏她怎么好说歹说,苦口婆心的劝女儿都没有用。

丁文雅的态度很坚定,印天朝三天两头的不在家,一个月三十天,他有二十八天是不见人影的,那都还算是好的。更过份的是一个月,三十天见不到他的面。

她是一个女人,一个正常的女人。她需要男人的怀抱,她需要男人的呵护,她更需要男人的温暖。

小时候,她见多了,爸爸也是时不时的不在家,她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她只想有一个男人在她最需要的时候,给她依靠,给她暧语。

钟天贺就是她需要的,他对她很好,而且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她要和印天朝分手,和钟天贺在一起。反正钟天贺也是印行远的儿子。

那一刻丁母整个人都懵了,完全不知道该做何反应了。

当然了,最后的结果,那就是告诉丁父。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丁母突然之间一个激灵反应过来,一脸惊恐不安的看着丁父。

他刚才说什么?说雅雅怀的那个孩子根本就不是印天朝的?

那也就是印湛米那小东西不是印天朝的?

难不成是……

“老丁,你别吓我啊,你可千万别吓我啊!我经不起这个吓的!”丁母一边抚着自己的胸口,已经呈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脸上更是已经露出了痛苦的样子了,“雅雅的孩子怎么就不是印天朝的了?你别告诉我,那小东西他是老印那个私生子的啊?当初那亲子鉴定不是说是印天朝的儿子吗?老丁啊,你倒是把话说清楚啊,我这心脏受不住啊!绞得我痛啊!”

“我什么都没说!”丁父一脸不容置疑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