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37章 184 丁文雅,你缺男人吗?2

第1437章 184 丁文雅,你缺男人吗?2

“不是!你刚才说了,我听的清清楚楚的,你说了!”丁母揉着自己的胸口,同样一脸强势的回看着丁父。

“那你就当什么都没听到!”丁父狠狠的瞪视着她,那眼神带着一抹命令,“还有,别再给我整什么事情出来了。那小东西也不许给我去弄回来,让丁文雅现在就给我滚回来!你告诉她,她要是不滚回来,就给我滚回国外去,这辈子都别想再回来!”

“可是,老丁啊,这是她公司的决定啊……”

“什么破公司!我管不着,总之你让她现在就给我滚回来,要不然别怪我不管她!”丁父一脸不容人反抗的怒道。

“我知道,我知道。我现在就去给她打电话。”丁母见老伴气的不行,再一起如果女儿真的一直在那边,那搞不好还真的又与那私生子搞一起去了。别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

啊,呸呸呸!

哪有这么说自己女儿了,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于是,赶紧小跑着出书房,去房间里给丁文雅打电话。

t市

丁文雅此刻正坐在落地窗前,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手里拿着一个高脚杯,木然的看着窗外的景色。

钟天贺早就已经不在她的房间里了,把她干完了,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呵呵!

丁文雅一声冷笑,单臂环胸,苦涩到了极限。

浑身酸痛,特别是那个地方,还火辣辣的。

他从来都不知道温柔是何物,对他来说,她不过只是一个泄欲的工具而已。

印天朝呢?

他是怎么对舒陌的?

一定很温柔吧?

一定不会像他这样,没有任何前奏就直捣黄龙。

她的脑子里开始假想出印天朝与舒陌在一起的一幕一幕。到底是她在上还是他在上?

他是不是会纵容着她的任何要求?

他是不是也如钟天贺那般有着旺盛的需求?

是不是一次不够?那么两次呢?还是说三次?

想着,她竟然发现两腿间有一股滑滑的**流出。

“啊!”一声压抑的嘶吼!狠狠的甩了下自己的头,瞬间她的头发一片凌乱。

举杯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一个转身拿过丢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很是熟练的拨通了一个号码。

……

舒陌被印天朝折腾了一个下午,此刻正缩在他的臂弯里,睡的舒服中。

房间里黑漆漆的,印天朝没有开头。

他也知道下午自己把她折腾的有够呛的。吃素两个月,一旦开荤,那还不如洪水猛兽一般,怎么都收不住了。

此刻,她就好似一个安静的孩子一般,窝在他的臂弯里,睡的香甜又安逸。柔顺的秀发垂落在枕头上,遮去她一半的脸颊。

她的右手搭在他的腰际,随着她浅浅的很是平稳的呼吸,暧暧的气从她的鼻端喷出,扫在他的心房处。

印天朝早就已经醒了,见她睡的正熟,不忍心吵醒她。所以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不动,双眸一片柔和又脉情的望着她,就好似她是他的珍宝一般。

手指轻轻的拂过那遮于她脸颊上的发丝,指腹在她那柔滑的脸蛋是轻轻的摩挲着,怜惜中带着贪恋。

许是他略粗粝的指腹痒到了她,舒陌下意识的弩了弩嘴,然后挪了挪身子,又往他的怀里钻了钻,寻了个舒适的位置,继续睡觉。

印天朝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起。

以最快的速度一只手捂住她的耳朵,不让铃声吵到她。另一只手拿过手机,看一眼来电显示,接起:“喂。”

声音很轻,生怕吵醒她。

不过尽管这样,舒陌还是醒了,迷迷朦朦的睁开眼睛,微微抬眸一脸惺忪的看着他。

他用那只捂着她耳朵的手将她微微抬起的头按了下去,温情脉脉的看她一眼,扬起一抹宠溺的笑容,意示她继续睡觉。

“嗯,知道了。我会安排的。”说完挂了电话。

“你有事情要做了?”舒陌在他的胸膛是轻轻的蹭了蹭,用着有些沙哑的声音问。

“声音怎么哑了?”有些心疼的看着她问。

“几点了?”舒陌撑身靠在他的怀里侧坐着。

“快七点半了。”将手机往床头柜一扔,双手很自然的搂抱着她,“要不要再睡会?还是出去吃晚饭?”

房间里没有开灯,窗帘又是都拉着的,所以是一片漆黑的。

“不睡了,睡了一个下午了。吃饭吧。”舒陌翻身想去开壁灯。

但是却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此刻两人都没有穿衣。

然后随着她这一个小小的翻身,被子下面的娇体自然而然的就贴上了他的。而且那贴的更亲密的是那一双调皮的小白兔。

舒陌很明显的感觉到他的身子猛的绷紧僵住了,就算没有灯光,她能也看到他的眼眸里迸射出来的那一团一团的熊熊狼光。还有,他沉沉的闷哼了一声,似是在压抑着自己。

呃……

舒陌的身子也僵住不会动了,就这么半趴半悬的侧于他的上面,一只手还伸在外面,没触到壁灯的开关。

“这么主动?嗯?”就在舒陌整个人僵直着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他带着调戏的声音,然后则是臂灯亮起。瞬间,整个漆黑的房间里,亮了起来。

虽然不是那种透明的亮,只是一抹淡淡的暗黄色的昏亮。可是却足以将两人此刻的姿势看的一清二楚。

他侧靠着床背,她半趴在他的身上,而且还是呈那种投怀送抱的主动状。两只小白兔蹭着他的胸膛,她的一只手搂着他的肩口。

最主要的是,随着她刚才翻身而上,本来遮盖于两人身上的被子,也在这个时候滑了下去。

所以,他与她是一丝不挂,坦诚相对的。而他的视线则是一眨不眨的落在她与他紧密相贴的玉兔上,唇角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邪肆坏笑,却又觉的十分惬意与满足的样子。

舒陌很窘迫,怎么就把自己搞的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还大有一副将他扑倒的冲动?

明明她只是想去开灯而已。

“不累?”他那如醇酒般的声音再次在她的耳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