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48章 195 我……好像迷路了1

第1448章 195 我……好像迷路了1

“其实当年我并没有亲眼看着你生下孩子。你知道的,我只是负责照顾你怀孕那段时间的日常生活,然后就是看着你,不让你做出伤害孩子的事情。其他的事情,都不是我应该过问的。我和你一样,对于对方是谁根本就不知道。那九个月,我也不只和你朝夕相处,然后唯一见过除了你之外的人就是许医生的。”

崔阿姨一脸很是认真的看着舒陌说道。

舒陌知道她说的些全都是事实,并没有撒谎。

崔阿姨又接着说道,“你那段时间肚子特别大,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只有一个的肚子。但是你也知道的,这种事情我也不能问的。我也不能确定你当初是不是真的生下了两个孩子,我是干家政的,当初也曾经照顾过一位因为结婚几年都无法怀孕,但是夫妻俩查检却又一切正常,所以最终不得不选择人工受孕的人。所以对于这方面也略有些了解,一般情况下,人工受孕医生最后都会给保留两个,而且以龙凤胎居多。”

舒陌听到这里,心猛的“咯噔”往下沉了一下。

确实,当初她的肚子是大的吓人,曾一度她也以为自己怀的是两个,可是后来……

所以她也就没往那方面去想了。

舒陌正沉默着,崔阿姨又接着说了:“舒小姐,你是他们找来生儿子的,也就是说他们的目的很明显的,那就是一个儿子。所以,他们怎么可能会这么不小心,我只让你怀了一个女儿呢?还有就是,你被推进去剖腹生产的前一天。许医生不是正好来给你作产检?”

舒陌很努力的想了一会,确有这事,于是点了点头。

“那天,我无意间听到许医生打电话,她是这么说的:两个孩子都很不错,长的很健康。当时我还以为两个都是儿子,没想到你刚才说是个女儿。”

舒陌的身子终于再也承受不住了,猛的颤栗起来。不得己只能靠在墙壁上,以此来减轻自己的痛苦。

原来竟然是这样的。

她当初真的生的两个,可是曹美嫦却骗她说只生了一个女儿。她不止吞了那笔钱,还害的她月子里落下了病根。

如果,当初不是遇上那个好心人,送她到医生,又留了五千元钱给她。现在还有舒陌和舒桐吗?

她一直都以为曹美嫦只是贪钱,却不想到她竟然还如此没有人性。

那么他呢?舒成东呢?他是否也知道这个事实?

一想到她那个没有人性的父亲,舒陌只觉的心里一阵一阵的发凉。

“舒小姐,你没事吧?”崔阿姨看着她一眼苍白的样子,很是担心的问道。

舒陌很是痛苦的闭了下眼睛,朝着她无力的挥了挥手,“没事!我不会有事的。谢谢你崔阿姨,谢谢你告诉我实情。否则我这辈子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孩子。”

“舒小姐,既然知道了,那就别多想了。当初就是说好的,孩子生下来也不可能是你的。现在这样已经很幸运了不是吗?至少女儿跟在你身边。只是,没想到你那后母是一个这么狠心的女人。对了,那你没好好的养月子,是不是有落下什么病根啊?”

崔阿姨一脸心疼的看着她问,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女人?就算不是自己亲生的,那也是你男人的女儿啊,你不真心真意对她也就罢了,怎么能这么不把她当回事呢?

强迫她给男人生孩子,这钱却是自己放进了口袋里。

那时候舒小姐才几岁啊?都没有满二十啊!

这女人真是有够狠心的!

这要换成她自己的女儿,她舍得这么做吗?

舒陌苦涩一笑:“落下病根是肯定的,每个月的那几天,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哎!”崔阿姨很是无奈的一声叹息,然后很是好心的提议,“这样的话,你只能在下个月子里好好的养,这样也是能养回来的。舒小姐你人这么好,一定会找到一个好男人的,到时候再生与孩子,养养,你又还这么年轻,能养回来的。”

这个问题舒陌根本就没想过。

舒陌没心情再与她多说什么,也没什么心情再做别的事情,就那么心神恍惚的走着,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就跟个没灵魂的行尸一般,机械木讷的走在路上。

早上的时候,还只是飘着小雪,这会竟然下起了鹅毛大雪。

一片一片的人飘下,地上已经堆起了一层白白的积雪。

舒陌茫然的走着,踩过那一层白色的积雪,路上来往车辆少的可怜。

她也没有戴围巾,也不戴手套,就连那件厚外套,也竟然没有穿在身上,只是那么很随意的搭在手腕上。

可是她却浑然没觉着冷,甚至可以说一点感觉也没有。

冷风呼呼的吹过,她却一点感也没有。

有的只是麻木与心痛。

终于,实在是走累了,两只脚已经完全麻木了。舒陌蹲下身子,埋头于两膝之间,控制不自己的轻轻抽泣着。

这是舒陌这五年来第一次哭,从当初被曹美嫦直赶出家门后,不管再苦再累,她都不曾流过一滴眼泪。就算每个月大姨来的那几天,痛的她死去活来的,她也不曾流过一滴泪。

一直告诉自己,没有任何事情值得她流泪。为了桐桐,任何一切都是值得的。

可是现在,她却再也控制不住了。

印天朝回到酒店的时候,房间里没有舒陌。不过时间倒还早,也就下午四点过一点。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想着她应该是忙着工作。

刚打算去上个厕所,手机响起。

下意识的以为是舒陌打来的,脸上浮起一抹不容忽视的满足微笑。

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却是在看到来电显示时,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划过一抹阴戾森冷。

电话是丁文雅打来的。

看着手机屏幕上那闪烁的手机号码,印天朝拧了下眉头,然后毫不犹豫的挂断。

只不不到三秒,手机再次响起。

印天朝那深拧的眉头瞬间拧成了个“川”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