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49章 196 我……好像迷路了2

第1449章 196 我……好像迷路了2

印天朝不接电话,丁文雅也不挂电话,手机就那么一直响着。丁文雅就好像故意在跟他比耐心似的。

终于,印天朝很是不悦的接起了电话:“有事?”

他的语气很不友善,甚至带着一抹怒意。

“天朝,为什么非要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耳边传来丁文雅很是委屈的声音,“我承认当初是我不对,可是看在儿子的份上,难道你就不能心平气和的跟我说话吗?为什么我们之间非得要这样?”

“既然没事,那就这样。”印天朝说完很果断的挂了电话。

丁文雅还想说什么,耳边却只传来“嘟嘟”的忙音,说明他已经挂了她的电话。

印天朝,为什么你就这么对我?连这么一点耐心都不肯给我?我这么低声下气,这般讨好与你,你为什么就这么不领我的情?

丁文雅愤愤然的跺着脚,脸上的表情扭曲到狰狞。

印天朝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听她说话,跟她之间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厕所出来,拨打着舒陌的电话,想问问她现在在哪里,一会他过去接她。

不过舒陌的手机一直没人接。

正在这时,房间门铃响起。

印天朝想着舒陌不接电话,那一定是忙着工作。

明明就和丁文雅是一起出差做事的,怎么他老婆就这么忙,那个女人就这么有空?

印天朝心中十分不悦。

挂了电话走去开门。

当打开房门,看到门外站着的丁文雅时,印天朝的眉头再一次拧成了一团,扬起一抹怒意。

这一抹怒意是有对丁文雅的,但更多的是对丁父的。

他住的酒店房间,丁文雅怎么可能会知道?除了丁父运用关系得知告诉她之外,还有第二个可能吗?

如果说以前,印天朝对丁父还存在那么一点上级与部下的敬意,那么在这一次两次的事情发生之后,已经荡然无存了。

第一次是因为上次小米和桐桐去丁家后发生的事情。第二次是动用关系让他执行这次任务,这次是公私不分把他的酒店房间号告诉丁文雅。

“天朝,你就这么不待见我?”门外,丁文雅一脸垂垂欲泣的看着印天朝,那语气那表情就好似印天朝怎么欺负了她似的。就差把眼眶里的那两滴马尿给掉下来了。

“该说的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不觉的还有什么可说的。”印天朝面无表情,一脸冷沉的瞟她一眼,站于门口,一手握着门握手,没有要让她进屋的意思。

“可是,我不觉的我们之间已经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我们之间还有儿子还有小米!你不能否认我是儿子的亲妈这个事实,你也不能不让我见他。”丁文雅用着控诉一般的语气,质问着印天朝。

她就是要跟他胡搅蛮缠,就是要抓住了儿子这一点,他永远也别想跟她撇清关系。

他和舒陌是夫妻又怎么样?

他的儿子不是舒陌生的,舒陌的女儿也不是他的。

他和舒陌永远都只能是两条平行线,这辈子都不可能相交。

但是和她却不样,他们之间有个儿子,那就是他们之间的纽带,是永远也不法抹灭的关系。

就算印湛米不是他的,可是他是永远都不会知道的。她也永远都不会告诉他这个事实的。

“那又如何?”印天朝依旧面无表情一脸冷戾的盯着她,“你有这个资格吗?我的地址是你父亲告诉你的吧?你如果不想连累你父亲的话,现在就马上离开!不然,泄漏世军机密罪可不是那么好担的。”

他的话,没有留一点的情面,甚至还透着一抹威胁之意。

“呵!”丁文雅一声冷笑,“泄漏军事机密?天朝,你当我是三岁孩子吗?连这么一点也不懂?如果你真要揪着这一点不放的话,舒陌呢?她同样知道你的地址,她也要背上这条罪的!”

“是吗?你大可以去问问你父亲,她是我爱人,是否能定这罪!”印天朝一脸讥诮嘲讽的说道。

“印天朝!”丁文雅气急了,朝着他愤愤然的吼道,“为什么非要这么对我!我已经认错了,为什么不能看在儿子的面上原谅我?我只想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难道连这么一点小小的愿望都不行吗?”

印天朝冷冷的瞥着她,不以为意的冷哼:“不劳你费心!我儿子有妈!”说完,“呯”的一声,绝决的关上了房门。

门外,丁文雅的脸色一阵青红皂白的相互交替,扭曲到不能形容。

印天朝的手机响起,这一次是舒陌打来的。

“陌。”印天朝接起电话,声音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

尽管印天朝的声音很轻,可是门外的丁文雅却是听到了。

一想到他对自己和对舒陌如此截然相反的态度,一阵怒意油然她的脚底升起。

舒陌,舒陌!

为什么你的眼里心里就只有舒陌!为什么就是看不到我!

她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什么你这样,钟天贺也这样!

我到底有哪里比不上她!

“你方便吗?能不能来接我?”耳边传来舒陌软弱无力的声音,透着一抹茫然与无措,“我……好像迷路了,不知道该怎么回酒店了。”

其实真迷路不知道该怎么回酒店的话,打个的就行了。

但是很显然,此刻的舒陌并没有想到这一点。她的心情一片糟乱,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印天朝了。还有就是,这一刻,在她茫然无措了这么久之后,她突然很想他,只想在他的怀里什么事也不做,什么事也不想,就只想让他抱抱自己,寻求一点安慰与依靠。

这就是潜意识里的依赖,在她最脆弱的时候,想到的就是印天朝。

“告诉我,身边有什么标志或者是建筑物。”印天朝沉声问,她能第一时间想到自己,那说明她在意他,对他的依赖。

自己的女人这么依赖自己,作为男人当然很开心了。

然后舒陌好一会才说了一个有标志的建筑。

“就在原地等着我,我马上就到。别怕,有我。”印天朝轻声哄着她,然后拿过车钥匙开门。

只是,刚一开门,只见一个人影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