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50章 197 巧合1

第1450章 197 巧合1

“天朝,我……啊!”

丁文雅的话还没说完,就连印天朝的衣摆都没触到一点,只见整个人往后猛的一个跌撞,然后毫无形像的跌坐在走廊上。

印天朝冷冷的射了她一眼,眼神里透着警告,然后对着电话那头的舒陌柔声说道:“在边上找家咖啡店或者其他店坐坐,别站在大雪中吹我,我马上就到。”

这态度完全是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

丁文雅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印天朝的背影,然后看着他走进电梯,再是电梯门关上。而他却是连眼角都不曾斜她一下,最让她气愤的是,他竟然毫不怜惜的将她推倒在地。

丁文雅在门口听着印天朝与舒陌的电梯,于是计上心头,想着用语言令电话那头的舒陌误会印天朝。

于是,在印天朝开门之际,不怕死的朝着他扑了过去,想要抱住他的。

结果却是被印天朝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推倒在地。

在她看来,女人那就没有一个不会对自己的男人身边有别的女人而不生气的。

更何况她与印天朝这样特殊的关系,舒陌心里一定是有疙瘩的。

可惜,她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让自己摔的这么狼狈。

怎么都没想到印天朝会做出这样举动来,难道他真的对自己厌恶到这个地步了吗?

有其他房间的门打开,有人从房间里走出来,在看到跌坐在地上的丁文雅时,不禁的多看了两眼。

丁文雅也觉的自己此既不雅也没丢脸,于是赶紧羞红着脸爬起来,然后低垂着头,悻悻然的离开。

印天朝到的时候,就看到舒陌蹲在雪中,她的身上已经积了一层积雪,显然她已经蹲了很久了。而且她就仅着一件薄薄的低领线衫,她的厚外套就丢在地上,同样也积了一层雪。身边还放了一只购物袋,也铺了一层雪。

她连围巾也没有围,露出她那漂亮精致的锁骨,此刻大雪正一片一片的落在她的身上,还有的飘进她的脖子里。而她却浑然没有感觉,整个人就好似麻木了一般,就那么埋首于两膝之间,双眸茫然无光的看着前方。

印天朝看到这个样子的舒陌,心疼的不得了。急步上前,一把将她抱住,捂在自己的怀里。

“发生了什么事?”一手搓着她已经江冻僵的脸颊,柔声轻问着,捂着她朝车子走去。

上车前,将她身上的积雪都掸了掸,又将空调调空了两度,转身拿过落在地上的外套和购物袋,这才重新坐回车里,关上车门。

脱下自己的外套,将她紧紧的裹住,顾不得她的双手有多么的冰冷,直接塞进自己的怀里,而且还贴身捂着,不是隔着衣服的,最后才是用自己暧暧的双手揉搓着她的脸颊。

舒陌就跟个木偶似的,由着他这么捂着自己,一动不动也不声不吭。整个人就好似灵魂出窍似的,没有感觉,没有反应,就连眼眸也没有眨动一下。

印天朝没有立马启动车子,而是继续暧着她,见她没有出声,也没再继续逼问。而是给她时间,让她适应,待她想说了,就会告诉他了。

自认识以来,就没见过这个样子的她。

就好似被人抽干了精髓一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印天朝怎么都想不出来。

她的手从冰凉冰凉转热,她的脸也从麻木没感觉变暧,整个身子也慢慢的开始人舒缓过来。

终于舒陌有了一点点反应,她的眼眸里升起了一丝光芒,缓缓的落在一脸担忧看着她的印天朝脸上。

这才反应过来,她在冰天雪地里冻了有多久,还有她的双手这会正贴在他的腹部。

天,她的手得有多冰?

他怎么这么傻?就算隔着一层内衣捂她的手也好过就这么贴着肌肤啊!

印天朝哪里有想这么多,只想用最快最有效的方法捂热她。

她的眼眸里流露出一抹感激,还带着一丝心疼。然后是下意识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是被他紧紧的按住,不让她抽出。

“我,没事了。”舒陌朝着他有些牵强的笑了笑,“你开车吧,回酒店了。”

她是舒陌,不能因为这件事情倒下。更不能让他担心自己,她需要坚强,只有坚强了,才能面对一切。

一想通了,舒陌也就没再继续钻牛角了。

虽然她脸上的笑容有些牵强,不过印天朝却是能感觉到,她已经从刚才那麻木没感觉里走出来了。

伸手紧了紧裹在她身上的自己的外套,然后替她系上安全带,又转身从后车座里拿过一双手套给她戴上,这才系好自己的安全带,启动车子朝着酒店的方向驶去。

一路上,舒陌没有说话,只是垂着头似是在想着什么。

见她不出声,印天朝也没有开口出声。既然她需要安静,需要时间,那就先让她安静一会。

很快到酒店,停好车,印天朝下车,打开副驾驶座的门,欲抱她的时候,舒陌自己解开安全带下车了。

看到他身上仅一件保暖内衣,他的厚外套正裹在自己的身上。

“我给你买了一件大衣,你赶紧穿上。很冷的……阿嚏!”舒陌重重的打了个喷嚏。

“感冒了?还是去医院吧。”边说边推她重新上车。

“我有点累,想回房间睡会。”舒陌不想去医院。

听她这么一说,印天朝直接将她拦腰抱起,锁好车门朝着电梯走去。

舒陌由着他抱着自己,双手搂着他的脖子。

这一刻,她觉的他的怀抱很温暖,给她一抹安心的感觉,就好似有他在身边,她就什么都不怕,无所谓。

印天朝放了温水从洗浴室走出来,对着坐在**的舒陌说道:“先去泡个热水澡。”

“哦。”舒陌应声,站起,然后人再一次被人抱起。

“我自己能走。”小声的推拒着他。

“听话!”很有耐心的哄着她。

舒陌将自己整个身子都沉在热水里,印天朝这才出门去酒店的边上的药店买药去。

也不知道她冻了多久,不生病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