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52章 199 巧合3

第1452章 199 巧合3

“我哪知道什么情况?”苏好咬牙切齿的说道,“她犯贱呗,缺男人呗!”

“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杨铃不相信的问。

苏好一指自己的眼睛:“我亲眼看见的,还能有假?大晚上的,她穿着睡袍从钟天贺的房间里出来,这能有假了?钟天贺都承认了,还能有假?亏我还这么真心的对她,我真是瞎了眼了!我跟你说,杨铃,你也防着她点,别到时候你男人也被勾了,那你才叫一个后悔。她这可是有前科的!”

“什么前科?”杨铃一脸好奇的问。

“你知不知道,她以前和印天朝,哦,也就是舒陌的男人,他们是男女朋友,都快结婚了。然后后来,她受不住寂寞,跟别的男人上|床了。一个男人,你说他能忍受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睡了?”苏好一脸嗤之不屑的说道。

杨铃摇头,“不能!”

苏好一拍桌子,“当然了!所以啊,她和印天朝掰了嘛!印天朝这要是还要她,那还是男人吗?谁知道印天朝那儿子到底是不是他的啊?指不准啊,他给人养儿子养了五年呢!”

“你说是……她还生过一个孩子,可是那孩子却不一定是印天朝的?”杨铃一脸吃惊愕然的看着她问。

苏好冷声一笑:“同样跟两个男人上|床,那不是都有可能的吗?所以,杨铃,我是真心劝你,你小心着点她,防着点她。哦,对了,你哥也是一个特别有魅力的人,别你哥也入了她的眼。我现在可是后悔死了,后悔把她介绍给你认识,然后你让她进公司。你说这要是真有什么事情,我拿什么脸见你!”

“呵呵!”杨铃干干的一笑,“放心,我知道了。我会防着她的,不会让她有机可趁的。”

……

舒陌是饿醒的,睁开眼睛的时候也不知道几点了。房间里只开着一盏壁灯,而且将灯光调到了最暗。

印天朝还没睡,就坐在她身边,拿着纸笔画着什么。见着她醒来,将手里的纸笔往床头柜上一放,双眸柔柔的看着她:“醒了?是不是肚子饿了?”

舒陌点了点头,撑身坐起,“灯光这么暗,你也不怕伤眼睛啊?”

扶着她靠床背坐好,抿唇一笑,“没事。想吃什么?”

“几点了?”舒陌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问他。

“晚上十一点。想吃什么?我让服务员送餐。”

“无所谓,随便。”边说边欲下床,“要不然面条之类带汤的好了,不想吃饭。”

印天朝人按着她,不让她下床,“嗯,别下床了,你看你声音都哑了。我打电话让他们送上来。”

打了叫餐电话,又给她倒了一杯温水,“先喝杯水。”

舒陌接过杯子,双手握着,喝了两手。好像鼻子有些塞,看来这感冒是逃不了了。

“你不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沉默了好一会,抬头看着他。

接过她手里的杯子,放在桌子上,然后重新在她身边坐下,将她拥进怀里,“那现在说吧,我听着。”

在他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头靠着他的肩膀,双手被他握于掌心里。暧暧的,给她一种很这舒心的感觉。

“上午逛商场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熟人。”舒陌沉声说道,印天朝听着,没有插话问她是什么熟人。

虽然知道她这是第一次来t市,也不可能会有什么认识的人。但是一听她说遇到一个熟人,心不免的还是提了起来。

遇到一个熟人,却让她失魂魄落魄的好像被人抽干了血液一样,足以说明,那个熟人对她来说有多震撼了。

印天朝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这个熟人不会是桐桐的父亲吧?

虽然说她当初是人工受孕的,但是似乎能把她打击成这样的,也就那么一件事情了。

舒陌接着说:“她是当初我怀孕的时候,照顾我的阿姨。”

“……”

印天朝侧头有些愕然的看着她。

虽然他没有完全猜对,不过却也是猜对了主题。

抱着她的手稍微的加重了几分力道,与她十指相扣的手在她的掌手紧了紧,似是以此在给她力量,告诉着她,不管发生任何事情,一切都有他。

舒陌回以他一抹释然的微笑,然后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她告诉我,我当年剖腹产下的可能是两个孩子,并不是只有桐桐一个,还有一个儿子。”

印天朝的眼眸里划过一抹心疼,也有错愕。

虽然当初言漱也是这么跟他说的,而他没有告诉她,这段时间,他一直都让许英雄帮忙查着,不过只是还没有回音而已。

本来这事,他应该自己去查的。不过显然这方俩他没有许英雄的资源与人脉广。

不过,显然对方做的十分隐蔽,许英雄都快查了一个多月了,却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他想着是等有消息了,再告诉她,却不想她还是知道了。

“虽然当初人工受孕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他们要是的儿子,而我只是出卖我的肚子。准确地来说应该是我被自己的父亲和后妈逼迫着出卖自己的肚子,自己的孩子。这五年来,我一直觉的自己是很幸运的,生的是女儿,也很感谢他们把女儿给我。可是,却不想,原来不是这样的,他们一直都在骗我。”

舒陌的声音有些哽,两行眼泪也顺着脸颊流也下来,双手紧紧的拽着印天朝的手,继续轻声抽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他们要的是钱,可是为什么要骗我?要钱,他们拿去就行了,可是他们骗了我,拿了钱却把我赶出家!你不知道,我那时候才剖腹手术后八天,我抱着桐桐,身无分文。天下着雨,我根本就不知道该去哪里。最后我想到了死!如果不是我遇到了好心人,把我送到医院,为了交清了所有的费用不说,还留了五千元钱给我,我想我和桐桐早就在那一天就死了!这就是他们想要的吗?”

“那天是几号?”印天朝沉眸望着她,略显有些激动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