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53章 200 混蛋!人渣!1

第1453章 200 混蛋!人渣!1

“3月18。”舒陌毫不犹豫的说道。

她是3月10号那天剖腹的,仅八天而已,就被赶出了家。

那一天,她永远都记得,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天下着雨,她求着舒成东,求他至少让她坐完月子再说。

可是,他却没有半点人情味的说“你走吧,我就当没你这个女儿了。”

多么狠心的话啊!

她一辈子都记着,不会忘记了。

如果不是那个好心人,这个世上哪里还有她舒陌还有女儿桐桐。可惜,她找了这么多年,一直都没能找到当年那个好心的人。

“呵!”印天朝突然之间笑了起来,而且似乎笑的很是愉悦心情不错的样子。

舒陌一脸木然不解的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间笑了起来。

门铃响起。

印天朝垂头在她的唇上轻啄两下,“吃的送来了,去开门。”说完,下床朝着房门走去,那脚步,看着怎么那么的欢脱?

舒陌心头的疑惑更大了。

一瞬的功夫,印天朝端着的托盘走过来,问她:“在**吃还是坐椅子上吃?”

舒陌掀被下床,“坐椅子上吃吧。”

印天朝将碗放于桌子上,又从一旁的沙发上拿过那件自己的外套,往她身上套去,“把衣服穿上。”

舒陌虽然肚子很饿,其实她连午饭也没吃。但是,她的食量也就那么一点,一碗面条,只吃了半碗就吃不下了。

剩下的当然是印天朝包场了。

“对了,你刚才笑什么?我怎么觉着你那笑容怪怪的?”舒陌看着吃着她剩面的印天朝问。

将最后一口汤喝完,舒陌递一张面纸给他。

印天朝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示意她坐他腿上。

舒陌也没扭捏,往他腿上一坐。

长臂将她紧紧的圈在自己的怀里,下巴在她的颈窝处一下一下的蹭着,胡渣沫扎的她有些痒痒的。

舒陌想要退避,他却不让她退避,反而将她抱得更紧,不止下巴蹭着她的颈窝,脸颊也在她的脸颊上贴摩着,然后在她的耳边轻声问道:“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哪?”

“肯德基餐厅,那天我打算带桐桐去海洋世界的。在吃肯德基的时候,小米跟了进来,然后你凶巴巴的把小米提了起了。结果第一次见面,你就直接把小米丢给我了。”舒陌毫不犹豫的说道。

说到这里,她笑了笑,用着数落一般的语气继续说道,“你也不怕托付错人啊?万一我不是好人,不能帮你照顾小米该怎么办?你就这么相信一个才第一次见面的人啊?竟然还后来就一个电话也没有了,你就这么放心?”

现在想想都觉的奇怪啊,他当初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就那么放心的把儿子交给她了?万一她不帮他带儿子呢?那他回来后找不到儿子怎么办?

印天朝勾唇一笑,看着她那一脸带着数落质疑的表情,只觉的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于是忍不禁的附唇攫起她的双唇,从刚开始的浅尝轻呷到后来的炽热狂吻。

舌尖扫过她的每一寸领地,汲取着她的每一丝芬芳,直到舒陌呼吸不畅,软瘫在他身上,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她。

双手细细的捧起她的脸颊,四目相对,摇了摇头,“谁说是第一次见面了?”

“啊?”舒陌很是愕然的看着他,“什么……什么意思?”

难道不是?

难道之前他们见过?

可是她怎么没印像?也没听他提起过。

“意思就是我们之前早就见过了。”印天朝人唇角含量笑的看着她,柔情中带着认真。

“我怎么没印像?”舒陌茫然的问。

“有次,桐桐额头受伤了,你抱着她从树园记出来,然后打车去医院,不记得了?嗯?”脉眸闪闪的望着她,指腹柔柔的在她的脸颊上轻轻的抚着,语气轻缓却又带着喜悦。

舒陌张了张嘴,很诚实的摇了摇头,然后用着很是惊讶的语气问:“那出租车司机是你?可是……,你怎么会去开出租车的?”

“嗤!”印天朝轻笑出声,屈指很是宠溺的在她的鼻尖上刮了一下,“谁告诉你,我开的是出租车了?”

“啊?!”舒陌张大了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再次俩手指捏了捏她的鼻尖,“你当时都急成什么样了?还不看见车就招手了。哪里还顾得上是不是出租车?那我一想,我身为人民解放军,在人民最需的时候,出手相助那也是份内的事情是不是?那就直接把你们送到最近的医院去了。你倒是好,竟然一点印像都没有了?嗯?真是没良心!”

最后这句话,那几乎是用着怪嗔的语气说出来的。

呃……

舒陌默窘。

怪不得后来那次在肯得基,他看她的眼神那么怪怪的,还有语气也怪怪的。

也怪不得,第一次和桐桐见面,就让桐桐坐他的脖子了。

好吧,她确实没记住,确实挺没良心的。

但是,在那种情况下,看到桐桐那满脸的血,她急都急死了,哪里还有那么多的精力去顾别的。

“那……谢谢你啰。”双手往他的脖子上一攀,一脸讨好的看着他,“你看我们母都已经以身相许了,桐桐也成你女儿了。哪里没良心了?”

印天朝将脸往她面前倾近一些,抿了抿唇,不说话,等着她自己意会。

舒陌见此,很是无奈的笑了笑。然后十分大方的在他的唇上亲了亲。

“虽然和我想像的差了一点,不过勉强也能接受了。”印天朝一脸讪讪的说道。

舒陌嘴角小小的抽搐了几下,然后便是听到他说:“还以为那次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呢,原来早在五年前就已经见过了。”

“……”舒陌彻底不知道该问什么了,于是索性不出声,等着他自己把话说完。

大掌捧起她的脸颊,好一阵仔细观看,“早知道那天晕倒在车旁的母女俩是你和桐桐,早知道你会成为我的老婆,桐桐会是我的女儿。五年前的那天,我就应该把你们母女俩抱走了,这样你也不会吃这么多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