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60章 207 舒陌的反击1

第1460章 207 舒陌的反击1

“我跟你说,”曹美嫦一脸神秘又得意的快要忘形的看着女儿,两腿往前面的茶几上一搁,“你知不知道舒陌那小蹄子找的那男人是谁?”

要说舒岁这没个形的样子是怎么来的?还不就是曹美嫦这个当妈的给教出来的。

刚才还口口声声的让女儿有点样子,要淑女,要端庄,这会自己倒是没形像的翘腿了。

还有脸上那神采飞扬的样子,哪里像是一个刚从派出所出来的人了?这根本就是在大马上捡着百万大钞的得意样嘛。

不过对于曹美嫦来说,这可不就是天上掉馅饼,地上捡金条的事情嘛。

“切!”舒岁一脸嗤之不屑的翻了个白眼,毫不在意的说道,“就她,还能找到怎么样的好男人?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蛋,还是一个带着拖油瓶的破鞋,连给我提鞋都不配。我爸还说她找了个好男人,有车又怎么样?依我看,那男人一定是个秃瓢,顶着大大的啤酒肚,脑袋就搁肩膀上看不到脖子的老头子。都不知道还有没有那个功能了,估计都硬不起来了,要换杨我……”

“呸!”曹美嫦拍了一下她那抖抖抖的大腿,打断她的话,“你还没说!都不是的!”

“啊?!”舒岁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她,“不是的?那是比这样的还要差?那得是怎么样了?”

“呸呸呸!”曹美嫦啜了她一口口水,“我跟你说,那男的是咱a市书记的儿子!”

“妈!你说真的假的!”舒岁“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拿在手里啃了一半的苹果“叭达”一下掉在地上,就连放在大腿上的平板也差一点摔了。亏得曹美嫦眼疾手快的接住了。

“小姑奶奶,这可是新买的,你给我仔细着点啊!好几千块钱啊!”曹美嫦小心翼翼的拿着平板电脑,一脸心疼的看着舒岁轻斥。

“妈,妈!你刚说的是真的?”舒岁夺过她手里的平板往茶几上一放,急急的问,“那破货她竟然找了书记的儿子?她……她竟然嫁进了豪门?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吗?那男人他不介意她是个破货吗?而且还是一个拖着油瓶的破货?”

舒岁说的话每一句都是那么的难听,又每一句里都透着酸酸的嫉妒。

曹美嫦拉着她坐下,“这能是假的?妈能骗你啊!所以我让你现在赶紧把那些坏习惯都改了,赶紧走淑女路线,这样妈才能把你嫁给书记的儿子。这样的话,妈就和印书记是亲家了,你说到时候,咱还不得扬眉吐气,抬头挺胸?谁看到我们不得低头顺目又点头哈腰了!”

很难得的,竟然一下子连着说了这么多个成语。

说着话,那都已经眼珠子朝着了。

“妈妈,该不会那什么书记的儿子是个丑到不能见人的吧?”舒岁一脸不太相信的问,眼神里透着一抹嫌弃,“要么就是有什么缺陷的,要不能能看上舒陌那破货?”

舒岁是一个标准的以貌取人的女人,对于那种白斩鸡一样的小鲜肉特别有感觉。成天抱着手机就是在看着不争实际的各种小男人流口水。

这一想,对方是如果是个矮冬瓜,还是那种贼眉鼠目的秃瓜,那岂不是倒她的胃口?

“你懂什么?”曹美嫦恨铁不成钢的嗔她一眼,“长的帅有什么用?能当饭吃了?最主要的是有权有势!行了,这事就这么定了,妈非得想办法把那小蹄子给搅黄了,把你嫁进印书记家里,非得让印书记的儿子喊我一声妈!你这段时间赶紧的把这身的坏习惯都给改改。”

“妈!”舒岁有些不乐意的娇喊,“那我也不能嫁一个那样的丑男人啊!那就算是要嫁,也得像我爸这样的,人长的帅,脾气也好,什么事情都听你的。要不然,我才不要!那要是对着一个丑到爆的男人,我还有食欲啊!我只要一想想,他晚上压我身上跟我那什么的,我都想死了!反正,我不管,你要搅了舒陌那破货的事我没意见,但是要我嫁他的话,他就必须得是帅哥,还有他的钱得全部归我,他必须什么事都听我的,必须把我疼在心尖上,任何时候都不能大声的对我说话,我让他出现的时候,他必须随时出现在我身边。反正就是任何事情,必须以我为第一,为中心!这样我才嫁!”

舒岁一口气说出自己的要求,如果其中任何一点没有达到,那就休想嫁给她。

“行,行!小姑奶奶,妈想办法,谁让我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你的要求我能不答应了你!”曹美嫦美滋滋的应道。

不得不说,这一对母女真是奇葩到了极品了。

你当自己是天仙了?是皇帝的女儿了?要求随便你提了!也不想想,你自己是个什么货色。

舒岁吧,你说她长的漂亮,那还真不漂亮。这要是和舒陌站在一起,连舒陌三分的资色都没有。而且个子也不怎么样,顶多也就一米五五的样子。

特别还是那一双眼睛,跟曹美嫦是一样一样的,俩灯笼挂在脑门上。

话说,这舒岁也真是有够逊的,虽说和舒陌不是同一个妈生的,但是至少也是同一个爸生的。

舒成东年轻的时候,那可是出了名的帅的。

舒陌就是袭承了父母所有的优点,所以长的那叫一个漂亮,而且个子也高,裸高都有一米七。

偏偏这舒岁却是一点也没有袭承到舒成东的优点,倒是把曹美嫦袭承了个七八成。

所以说,就舒岁这女人,那放在人堆里,绝对是属于被遗忘的一类。偏偏她自己还觉的自己很美,总摆出一副她是美女她怕谁的样来。

而且还从小被曹美嫦给惯坏了,一身的公主病,却又不是一个公主,只是公主身边的那一个石榴姐而已。

哦,不石榴姐都比她有个性了,而她却浑然没这个自觉性。

所以说,这一对母女,那得有多么大的勇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