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61章 208 舒陌的反击2

第1461章 208 舒陌的反击2

曹美嫦突然之间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她进不去市府,那就没办法接近印行远。接近不了印行远,她怎么搅了舒陌的好事?那她还怎么把自己的女儿推进印家?

所以,她必须得想别的办法,那就是知道印行远的住处。

那不是市府,总不会也这么多看门狗拦着不让进吧?

于是“咻”的一下从沙发站起,“蹭蹭蹭”的朝着楼梯走去。

“妈,你干嘛去?”舒岁一脸茫然的在她身后问。

舒成东正烧好晚饭,过来叫母女俩吃饭,便是看到曹美嫦跟吃了呛药,又似有人跟她抢东西似的,飞快的上楼梯。

“你这是又怎么了?吃饭了。”朝着已经消失在楼梯进房间的曹美嫦喊。

“知道了,我有事情,先等着。”丢下这么一句话,然后是“呯”的关门声。

“真不知道你又想搞什么事情啊!你就不能安安生生的过日子啊,非得要整出一些事情来!”舒成东一脸无奈的自语。

“爸,我发现你真是一个好男人。”舒岁突然之间古里古怪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咧着大笑,哼着曲朝着餐厅一蹦一跳的走去。

丁文雅心情不错,从母亲的口中得知,经过父亲的努力,印天朝这几天忙的好像连回酒店的时间都没有。

也就是说,他根本就没有时间陪舒陌了。

还有就是,这几天她倒是和舒陌在一起准备工作上的事情。

今天舒陌本来是打算和朴美惠约面谈品牌代理的事情的,结果却是被朴美惠拒绝了。

显然是她那天和朴美惠见面后,跟她说的话起作用了。

舒陌,怎么样?我说过,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现在体会到了吧?

印天朝没时间陪你,工作上又遇到问题了。我看你还有什么能耐!

对此,丁文雅朝着舒陌丢去一阵毫不吝啬的讥讽眼神与笑容。

心情大好的回到酒店,换了一套诱人的裙装,正准备去钟天贺的房间,手机响起。

看一眼来电显示,是舒陌那后母的来电。

丁文雅的唇角勾起一抹算计得逞后的奸笑,看来那边也有进展了。

三管齐下,舒陌,你就等着和印天朝分开吧!

印行远那老家伙要是知道了你的过去,如果还会接受你当印家的媳妇,那真是见鬼了!

“喂。”丁文雅接起电话,动作优雅的在沙发上坐下,修长的**上下叠交着,上面的轻轻的晃着,身子斜侧懒懒的靠在沙发背上,倒是给人一种美人侧卧,如迷如醉的感觉。

再加上,她的裙子又是深V领的,所以她那一对36E,几乎有一半是往外露着的,那一条深沟更是诱人犯罪。

如果这会有一个重|欲的男人看到这一幕,相信一定会被她勾到的。

这个年代,靠的就是挤,拼的是胸器。

“丁小姐,你能不能告诉我,印书记家的地址啊?”曹美嫦倒是没有拐弯抹角,一打通电话就直通主题。

“你要他们家的地址做什么?”丁文雅有些不解的问。

“哦,”曹美嫦很是释然的说道,“那不是想要去办你交待给我的事情嘛。市府那地方不是不好过嘛,像我们这样的普通老百姓,怎么可能进得去?那我怎么见得着印书记?见不着他,我也不能跟他说那小蹄子以前的那些败坏门风,不要脸的事情不是?丁小姐,你放心吧,我既然拿了你的钱,可不就得给你办事嘛。这都已经这么多天过去了,我可是连印书记的边都没见着一点。我这不是心里着急啊,你那么大方,一下子给我这么多钱。我总得把事情做的漂亮一点不是啊。”

曹美嫦想着,顺毛拍马屁这事,谁不会做啊。

我这边先把你给抚顺了,至于接下来的事情,那可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事了。你只是说让我搅了那小蹄子和印书记儿子的婚事,可没说我不能把自己的女儿促成这好事。那我也不算是没替你做事了。既然已经替你做事了,那这钱我也拿得心安理得了。

丁文雅又哪里会知道曹美嫦存了这样的心思,不过倒是听着她这话,抓住了一个重点问题。

“你别跟个泼妇似的,动不动的叫舒陌小蹄子。”

“呀,我有说错吗?”曹美嫦一脸不以为意的嗤道,“我这不是替你抱不平吗?怎么丁小姐倒是数落起我的不是来了?”

“你要想在印行远面前有个好印像,让他相信你说的话,那就别动不动那么粗的叫舒陌。至少你叫她的名字,不管怎么说,你都还是她的长辈,是她的母亲。你觉的他要是听到你一口一个小蹄子,小贱人的喊着舒陌,他会相信你的话了?只怕会对你起疑了。”

曹美嫦一想,还真是这么个道理了。连连点头,“是,是!丁小姐提醒的是!我一定注意,一定不会让自己犯这样的错。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还是先把印书记家里的地址告诉我吧。我这也好帮你做事,要不然我这拿钱不办事的,心里可不舒服呢。”

丁文雅见她这么说,倒也没多想什么,便是把印行远家的地址告诉了她,就连舒陌家属院和大厦公寓的地址都一起给了曹美嫦。

在她看来,曹美嫦拿钱为自己办事,那是再正常不过的。而且这老女人一来不喜欢舒陌,二来是一个含钱的人,估计是想把事情办成了,再到自己这里拿点钱吧。

曹美嫦一下子拿到了三个地址,连声谢过之后,便是喜滋滋的挂了电话。

丁文雅拿着手机,笑的一脸奸诈。

舒陌,看来不想你好过的人比比皆是啊!可不是我一个人呢!

连你自己的亲爸都不管你,你做人做到这份上,也真是有够失败的。

天朝,很快你就会重新属于我。很快,我们一家三口就可以团聚了。

你放心,我不会再如六年前那般不懂事,这一次,一定不会嫌你没时间陪我了。

其实,本性又哪里是这么好改的?

真要这样的话,还会有人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吗”?

门铃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