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62章 209 舒陌的反击3

第1462章 209 舒陌的反击3

丁文雅将手机往沙发上一丢,噙笑从沙发上站起,朝着门走去,开门。

门外站着舒陌,相比于丁文雅一身风|骚、性、感的露胸露腿短裙,舒陌超厚的羽绒服,还有牛仔裤就显的……再正常不过了。

丁文雅看到门口的舒陌,微微的怔了一下。倒是没想到舒陌会来找她。

“怎么,找我有事?”丁文雅似笑非笑,略显有是很欢迎的看着她,站于门后,一手握着门把手,没有要请舒陌进屋的意思。

舒陌看到她这一身露装时,划过一抹了然的深笑,“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你什么意思?”丁文雅脸上的笑容僵住,双眸含怒的瞪着舒陌。

舒陌勾唇意味深长的一笑:“既然你有客人,那就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了。”说完,转身欲离开。

“舒陌,你给我站住!”丁文雅愤愤然的叫着。

舒陌止步转身,笑意盎然的看着她,“丁小姐还有什么事情?”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丁文雅冷冷的带着恨意的盯着舒陌。

“哦?”舒陌不怒反笑,依旧笑的灿烂的看着她,“什么跟我一样?丁小姐大可以把话说的清楚的一点。我没那么多弯弯绕绕,猜不透你的拐弯抹角的想说什么。”

丁文雅朝着她露出一抹嗤笑,“我是来出差做事的,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是来会男人的?这都多少天了?没有十天,也有八天了吧?你有做出一点事情吗?别说品牌代理了,你连个店铺的影子都没找到吧!”

“丁小姐,你觉的应该是先找门店,然后再谈品牌代理的事情?”舒陌依然笑的高深的看着丁文雅。

“问题是,两件事情,你一件都没完成!你倒是好意说?”丁文雅讥讽。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要让丁小姐失望了。”舒陌不慌不乱,不急不缓的说道,“我就是过来和你说一声,下午我已经和朴小姐把合同签了。”

“你说什么?”丁文雅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怎么可能?

朴美惠怎么会和她签合同的?

她不是应该对舒陌很有敌意的吗?不是应该一次又一次的为难她的吗?就算签约,那也应该是和她签才是。怎么,怎么就和舒陌签了代理合同了呢?

下午,她没有和舒陌在一起。

因为上午的时候,舒陌连朴美惠的面都没见着。所以她觉的舒陌一定没戏了。因为她对朴美惠说舒陌一直都想勾引钟天贺。

朴美惠作为钟天贺的女人,不可能不介意有女人要勾引自己的男人却无动于衷的。

明明都已经表现出对舒陌的敌意了,怎么……怎么就签了呢?

丁文雅怎么都想不通这一点。

“怎么?丁小姐听不懂吗?”舒陌一脸淡然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继续说道,“我是说,我已经和朴小姐签约了,品牌代理已经拿下了。丁小姐怎么这么吃惊的样子?是不相信还是觉的不可置信?哦,对了,朴小姐让我带一句话给你。”

“什么?”丁文雅一脸讷然的说。

舒陌勾唇一笑,笑中带艳,“她说,你真不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如果和你合作的话,不止污辱她的工作能力,还污辱她的眼睛。”

“你什么意思?”丁文雅愤然。

“什么意思?字面的意思,实在不懂,那就自己慢慢理解吧。”舒陌脸色一沉,一脸阴郁的说道,“丁文雅,别自以聪明的总喜欢在背后搞些小动作,就算你要搞小动作,也请你请弄清楚了人家的关系。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只要是个公的就想让他骑!”

“舒陌!你别太过份了!”丁文雅是彻夜的怒了,扬手就欲往舒陌脸上挥去。

舒陌直接挡手挥掉,“比起你做的那些事情,我这不过都是小儿科了!过份?你也知道这两个字吗?还有,我告诉你,别再浪费时间在天朝身上了,没用的!他不会是你的,永远都不会!与其浪费时间倒不如把这时间利用起来,去争取本该是你的!我再很好心的提醒你,你的好朋友苏好,已经知道你的奸|情了!你不知道吗?她是钟天贺的女朋友!醒醒吧!”

说完,一脸嘲讽的瞥了眼丁文雅,转身离开。

她是钟天贺的女朋友?

苏好是钟天贺的女朋友?

怎么会?

她怎么会是他的女朋友?

他们俩怎么会走到一起的?

丁文雅此刻脑子里只想着一句话,那就是“苏好是钟天贺的女朋友”。

她视如姐妹一般的朋友,竟是趁着她不在的时间,勾引她的男人了?

而她却是浑然不知。

怪不得,那天她会问,如果她们俩同时爱上了一个男人,该怎么办?

还有,那天,一大早她打电话给她,也是为了这件事情吧?

苏好,你怎么这么贱!

你什么男人不能要,什么人的男人不能抢,你非得来抢我的男人!

你就这么缺男人吗?

不得不说,这两女人果然是一类的,就连骂对话的话都是一样一样的。

又不得不说,舒陌的这一招果然很狠啊,直接就让这两个无耻的女人到掐去了。

如此一来,她的男人就躲过一截了。

因为她知道,丁文雅根本就不是喜欢喜欢印天朝而想要两人重新在一起。完全是因为不甘心。

如果真心爱一个人,又怎么可能会那么伤害对方?又怎么会舍得让对方难受?又怎么可能会耐不住寂寞而爬上另一个男人的床呢?

舒陌甚至在想着,印天朝说的那唯一的一次,是不是也存在着问题呢?

她是不是应该让他去查一下当年的事情?

舒陌心里因为想着事情,所以走路的时候也就没怎么注意了。

一脸专心又凝注的想着,迈步朝着电梯的方面走去。却是在经过某个房间门时,猛的被人给重重一拉,然后接进了房间里。

随即只听“呯”的一声,房门关上,而她则是被人重重的压在了墙上。

“怎么?就这么想看着我成为她们之间相斗的工具?”阴沉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