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63章 210 下次还敢不敢?!1

第1463章 210 下次还敢不敢?!1

钟天贺深邃阴鸷的双眸如猎豹一般的猎视着舒陌,深不见底,甚至带着一丝怒意。

舒陌被他禁固在他的双臂与墙壁之间,他与她之间的距离仅不到两公分。他的脸就好似放大一般,呈现在她面前,他的胸膛则是隐压着她。

他的呼吸一下一下的全喷在她的脸上,舒陌很不喜欢这种不属于印天朝的气息,以及还有此刻两人略显有些暧、昧的姿势。

但是,不用想也知道,他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舒陌有那么一眨间的慌意与紧张,甚至还有些失乱。

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而且他的房间还与丁文雅的离的这么近。

只是紧张与慌意也只是那么一瞬间的功夫,舒陌很快便是让自己冷静下来。

慌了,乱了就会失去分寸,没了主意。越是紧张的关头,她越是的能让自己乱了阵脚。

“怕了?”钟天贺阴沉沉的看着她,将她脸上的表情一一的全都收入眼底。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确实在她脸上看到了一抹心慌与紧张的表情。

原来,她也会有紧张的时候吗?

此时两人的现状,不禁让他想到了几个月前,在时代广场楼梯处两人的那一幕。

原来她竟是如此的狡猾。

那次,他不就这么着了她的道。

她故意让他觉的她是那种和丁文雅同一类的女人,所以他对她产生了厌恶。但,原来不是的!

这根本就是她故意的。

舒陌不以为意的一笑,凉凉的说道:“要是换你被一个陌生的男人这样,你不怕吗?”

陌生的男人?!

“哦?在你眼里,我就只是一个陌生的男人?”钟天贺凌厉的双眸直直的盯着她。

舒陌冷眼对视着他:“难道不是吗?我不觉的我们之间很熟。”

“那怎么样才算是很熟?”钟天贺竟然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原本阴恻的双眸微微的眯成一条细线,那撑在她一侧圈着她的手突然之间抬起,朝着她的脸颊缓缓而去。

舒陌偏头,但是他又怎么可能会给她这个机会?

在她来不及避开之际,另一只撑于她另一侧的手固住了她的下巴,然后指腹抚上了她的脸颊,回来轻轻的摩挲滑动着,唇角噙着的那一抹笑容荡漾开了,甚至还浮出一抹得意的逞笑。

舒陌只觉得浑身的毛孔都竖了起来,想在反抗。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就好似有有鸡毛在拂着她的脸颊一般。

“这样?”钟天贺低沉的声音在她响边响起,唇角的笑容更加的玩味,甚至带着一抹满意,“还是这样?”

那抚在她脸颊上的手指一点一点的往下移,抚向她的脖颈。

舒陌的垂于两侧的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牙齿咬的不留一点缝隙,但是脸上却没有半点表露出来,用着冷冷的,面无表情却如平静的湖面一样的不以为意的表情盯着他。

舒陌的表情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按着他的想法,她不是应该反抗与挣扎的吗?

怎么就一点动作也没有?而且还是冷静到不正常,甚至可以说是可怕的地步。

钟天贺突然之间觉的有些看不透她了。

到底她是怎么想的?

“你在等着我更进一步?”钟天贺继续噙着玩味的笑容,说着暧、昧的话,暧暧的呼吸故意往她脸上喷。

这个时候舒陌已经沉淀完毕,也基本上已经想好了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

她其实完全可在伸手进口袋然后按下印天朝的快捷拨号的。但是她没有这么做,一来不想他但心,二来她觉自己可以解决这件事情,再来,她也很想替自己的男人出出这口恶气。

从来,印天朝都没有欠过钟天贺的。反而是他欠印天朝的,凭什么就他在一味的伤害他?

沉淀完毕的舒陌突然之间扬起一抹笑容,这笑容里带着迷人与诱惑,在他故意朝着她喷气的同时,也是朝着他呼一口气,“那你想怎么样更进一步?”

钟天贺勾唇邪笑,“还想来这一招?”

“哪一招?”舒陌抬起双手往他的肩膀上一搭,一只膝盖屈起,有意无意若有似无,似触到又似吊着一定的距离,反正就是给一种感觉有却实际上只是碰到他的裤子布料而已,这么的磨蹭着他,引诱着他。

尽管钟天贺知道她又玩上次的那一招,但是偏偏他还就吃上了。

没想到她连碰都没碰到自己,他竟然就有反应了。

“反正你也说了,该看的,该摸的都已经被你看过了,摸过了。那我还有什么好矜持的?”舒陌继续诱着他,转移他的注意力,只有这样,她才能一招制敌,才能有出路。

其实她很清楚,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护士说了,她离开一分钟都不到的功夫。

“哦,原来你看得这么开?”钟天贺笑的一脸深沉的看着她,“既然如此,那不如……”本就已经很靠近的脸再次朝着她缓缓倾近,可以说是直接朝着她的唇而去的。

就在他的唇马上就在碰到舒陌的唇时,舒陌一个偏头,他的唇拂过她的脸颊就那么不偏不倚的亲在了后面的墙壁上。

而舒陌则是见时机不可失,抬脚毫不犹豫的朝着他的脚背狠狠的蹬去,而且还是用脚后跟的。

舒陌今天穿的是五公分高的坡鞋短靴,后跟还是挺大的。就这么一下毫不犹豫的蹬下去,而且还是不留一点情面,是昴足了力气蹬下去的。

钟天贺因为在房间里,所以穿的是酒店的拖鞋,而且还是没有穿袜子的。这可想而知,该有多痛了。

本能的弯身,单脚立地,抬起那只被舒陌踩中的脚,双手抱起,痛的呲牙咧嘴。

于是,也就很自然的,他原本禁固着她的那个圈没有了。

舒陌一见自己自由,赶紧以最快的速度伸手去拉门。

“进了我的房间,你以为这么容易就能让你离开吗?”舒陌的手刚刚碰到门把手,刚准备拧门离开,却是整个人被人往后一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