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66章 213 下次还敢不敢?!4

第1466章 213 下次还敢不敢?!4

这话说的那可是太有深意了。

什么叫一不小心把他弄伤了?

看他现在那走路的姿势,那也还能不清楚他伤的什么地方吗?

那个地方一不小心弄伤?

还不让人浮想连篇?

印天朝的身子猛的一僵,那只没有搂着舒陌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你再说一遍试试!”猛的一个转身,阴郁如剑芒般的双眸狠戾中带着杀气的凌视着钟天贺。

钟天贺忍痛勾唇一笑:“怎么?生气?不想知道我刚才都和老婆进行到哪一步了吗?啧啧,说实话,这女人还真是……”

印天朝松开搂着舒陌的手,如一阵风似的卷到他面前,一把揪起他的衣领,就好似拎一只无力反抗的小鸡一般,往上一提。

钟天贺怎么说也是一个一米八的大个,而且也不是一只白斩鸡。但是在印天朝面前,不止矮了小半个头,此刻就跟只软脚虾没什么两样。被印天朝这么一提,竟然两脚离地了说。

这样子怎么看怎么就那么的没用呢?那么的废物呢?

至少舒陌此刻心里是这么想的。

就你这样的,还想跟印天朝挑衅?

说实话,人家一只手就把你给撩倒了。不是人家打不过你,而是根本就不屑。

你还把自己当回事了吗?

“印天朝,干什么!你放手!”丁文雅一看印天朝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钟天贺给提起来了,而且脸上那吓人的表情,摆明了就要揍人的节奏了。

赶紧上前,如母鸡护小鸡的护着钟天贺。

“印天贺,别以为我不会动你!”印天朝一手揪着钟天贺的衣服,一手握拳,阴鸷的双眸直视着他,一字一句说道,“别一再挑衅我的底线!不相你可以试试!”

钟天贺却是勾唇一笑:“我都试过多少次了,你倒是动一个我看看?印天朝,你说你到底要当多少次活王八,你才会对我动手?”

这话一说,丁文雅的脸色瞬间的灰了。

这可不就是在说她嘛。

“老公。”印天朝的拳头在伸出去之际被舒陌握住了,她如黄莺一般清脆婉转的声音响起,双眸含笑的看着他,“别脏了自己的手。谁当王八那可不好说,但是你就一定不是那只王八。我还没吃晚饭,肚子饿了,走吧。”

印天朝一听自己老婆肚子饿了,重重的甩开那揪着钟在贺衣领的手。钟天贺悬空的两脚终于着地,但是因为那个地方有伤,所以一个站立不稳,往后退了两步。

丁文雅赶紧上前扶住他,这才不至于令他摔倒在地。

舒陌突然之间勾唇一笑,笑的令人捉摸不透,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之后,抬腿朝着钟天贺的裤裆处而去……

钟天贺本能的往后退去,笑话这要是再让她踢到,他还能保得住?

“丁小姐,看好自己男人……的裤裆,下次可就没这么幸运了!”冷冷的看着丁文雅,凉凉的似笑非笑的说道,然后拉过印天朝,转身钻进副驾驶座里,而印天朝则是越过车头坐进驾驶座里。在钟天贺与丁文雅都还没反应过来之际,车子驶离。

“想吃什么?”印天朝双手握着方向盘,侧头问着舒陌,对于刚才的事情,只字不提。

“你没话问我吗?”舒陌笑盈盈的看着他。

“在等你自己说。”回以她一抹微笑,一脸自信的说道。

舒陌怡然一笑,“不生气?”

“为什么要生气?”印天朝不答反问。

舒陌有些羞然的垂下头,不管怎么说,她那什么,刚才确实有些主动了一点。虽然是为了尽管脱身,但是也让别的男人有反应了。

于是,垂着头,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然后等着某人斥责。

印天朝将车子在一旁停下,侧身脉脉的看着她,“嗯,生气了。”

“啊?”舒陌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两手指很是宠溺的一捏她的鼻尖,柔声道,“下不为例!”说完,将自己的脸颊往她面前凑了凑,意思很显明。

舒陌会心一笑,双手往他脖子上一环,在他唇上亲了亲。

印天朝顺势将她后脑一扣,另一手直接解了自己的安全带,将整个人往她身上一压,然后便是狠狠的吻了起来。

她的后背被压在车门上,她的胸前压着他的胸膛,他吻的很是用力,就好似要将她的舌头都给吸进自己的唇里一般。略带着一丝惩罚,还有吻着吻着,竟然往她的唇上轻轻的咬了一口。

舒陌吃痛想抽气,却因为双唇被他封着而无法吸气,吸进去的全都是他的口水。

“唔……”舒陌除了嘤嘤唔唔的发出声音外,什么也做不了。

印天朝似乎还不满意,除了啃噬着她的双唇,然后是沿着她的唇一路往下,埋于她的脖颈间,又是惩罚性的一咬。

“啊!”这次,舒陌惊叫出声了,拿手轻推着他的肩膀,“好痛!”

男人没人在抬头的意思,继续将脸埋在她的颈窝里,闷沉沉的哼道,“就是要让你知道痛!下次还敢不敢了?”

舒陌很是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原来这是在泛酸呢!

“不敢了,没有下次了。”双手改从他的脖子上抱住他的腰,连声求饶,“知道痛了,一定没有下次了。”

男人没有出声,也说对于她的求饶是满意了还是不满意,反正就是继续用着他那湿湿的暧暧的舌尖在她的颈窝处轻****弄着,然后又慢慢的移到她的耳际,在舒陌的一声吟叫中含住了她的耳垂,轻轻的很有技巧的轻咬着。

“嗯,”舒陌又是一声轻吟,随着他的一点一点撩拨,整张脸已经通红了。再加之车里本就开着暧气,她又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整个人就更加热了,热得她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别了,回酒店了。”轻轻的推搡着他,娇声连连,却是带给男人一种更加刺激的视感。

要知道,印天朝已经憋了七天了。

舒陌的大姨今天终于彻底走了。

“忍不住了。”在她耳边粗喘。

舒陌无语。

一阵急切的铃声响起。

“喂,”舒陌赶紧接起电话,“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