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67章 214 难忘的一晚1

第1467章 214 难忘的一晚1

对方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只见舒陌的脸上划过一抹异样的表情,然后正了正自己的身子。却因为印天朝还压在她身上,所以根本就无法动弹。

印天朝见她接电话,并没有要起身的打算,就这么神色暧暧的看着她,舒陌有些不自在的稍稍别开脸。

“他来接我?”舒陌有些不可置信的问着对方。

印天朝的眉头几不可见的挑了一下,扣着她后脑的手惩罚性的在她的后颈上挠了一下。

舒陌有些痒,下意识的扭了扭脖子,然后嗔了他一眼,男人却是回以她一抹灿烂的微笑。

“好的,我知道了,到时候我会把手头上的资料全都转交给的。品牌代理的合同已经签了,商场也已经有了初步的打算,那接下来就交给他吧,商场合作以及专柜的事情就交给他了,还有订货。”舒陌与对方很认真的说道,又说了几句后挂了电话。

“谁来接你?”印天朝腻在她身上,薄唇贴了贴着她的唇轻声问。

舒陌实在是热的受不了了,拿手指戳了戳他的肩膀,“很热,让我先把外套脱了。”

印天朝见她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于是微微的坐正了身子,拉开她外套的拉链,替她脱了衣服,然后是将自己身上的外套也脱了一起丢到后车座。

“嗯,公司领导给我打的电话,说这边的工作明天会有同事来接手。我可以回a市了,明天把手头上的事情交接一下就ok了。”舒陌看着他说道。

印天朝略有些不解的看着她,沉声问:“怎么突然这么决定?是不是又有人在人搞鬼?”

怪不得印天朝会有这样的想法的,让她过来筹建新店的事情这才几天,现在又让她回去了?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丁文雅,一定是见不得他和舒陌呆在一起,所以又想着拆散了两人。

光从丁父这些天做的事情就看出来了。

舒陌弩了弩唇又耸了耸肩,“不知道啊。估计是有人不想看到我跟在一起呗。”

印天朝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笑的一脸宠溺又柔和的说道,“我想跟你有一起就行了。早点回家也好,这边太冷,不适合你。”

舒陌略有些小小失落的感叹:“还以为能和你多呆一段时间的,看来没戏了呢。”

印天朝抿唇笑了笑,掌心拍了拍她的脸颊,“我再过几天也能回了。最多不超过十天。”

舒陌双眸一亮,“真的?”

印天朝点头:“当然,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可是,你不是说这次的任务要半年的吗?”舒陌有些不解的问。

“我说的是多则半年,快则四个月。”印天朝更正,“现在已经三个多月了,没有从中使坏下绊子,那当然就快了。”

“你的意思是说,给你下绊子的人你搞定了?”舒陌杏眸圆圆的望着他,然后又有些半信半疑的摇了摇头,“可是,他不是你的上级吗?他要真想给你多下点任务,那还不简单?”

印天朝轻笑,指腹揉了揉她的脸颊,“他不是我的直属上级,我不管他管。他是可以伸手,但是也可以拦掉的。”

“可是……”

“好了,哪来那么多的可是?”舒陌还想说什么,印天朝笑着打断了,一脸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顶,“难道你还想我继续在外面?不想多点时间陪你们吗?”

舒陌一本正经的看着他严肃认真的说道:“在不影响你工作的情况下!”

“这么善解人意?”印天朝很是满意的笑,又是捏了捏她的脸颊,宠溺之色渐增。

舒陌很是得意的一挑眉,“当然!”然后似是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问,“今天还有事情要吗?”

印天朝摇头,“没了。可以一直陪着你。”

“那……”舒陌的眼梢里划过一抹喜悦以及浅浅的兴奋,然后一脸期待的说道,“今天能不能给我一个难忘的一晚?”

印天朝将自己的脸颊往她面前一凑,很近很近,用着暧、昧的眼神看着她,哑着嗓子问:“想要一个怎么样的难忘一晚?嗯?”

舒陌脸色“咻”下飞红,拿手指戳了戳他的肩膀娇嗔,“别歪想了,才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他不急不徐的问:“我想怎么样的?”

舒陌瞪他一眼,咬唇不说。

印天朝很是愉悦的轻笑两声,打算放过她,坐正身子重新启动车子,“滑冰会不会?”

舒陌摇头。

这五年来,她的时间和精力都有限,基本上的娱乐项目都是与她绝缘的。她的时间都是在工作和照顾家人上,哪里还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玩这个,玩那个。最多也就是陪桐桐去个游乐场之类的。

滑冰之类的,那都是不可能的。

“那先去吃晚饭,然后带你去滑冰,顺便看看冰雕。”印天朝淡淡的说道,然后侧头之际在她的眼里看到了一抹期待与兴奋。

钟天贺躺在病**,很幸运,他的老二没有被废了,不过需要住院观察两天。

丁文雅买了两人的晚饭走进病房,看到躺在**的钟天贺阴沉着一张脸,就跟阎王殿似的,没有一点温度。

将饭盒放在桌子上,“我买了晚饭,吃点吧。”边说边伸手去扶他。

却被他狠狠的甩掉,一脸厌恶的说道:“滚!”

“你对我发什么火?”丁文雅生气中带着委屈的看着他,“你现在需要人照顾。这个时候你让我走?我走了谁来照顾你?”

钟天贺阴恻恻的睨着她:“你是我什么人?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呵!”丁文雅笑了笑,“我是你什么人?我是你的女人!我是你儿子的妈!你说我有没有资格管你!”

钟天贺怔了好一会,怔过之后沉声问:“丁文雅,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丁文雅这才发现自己刚才都说了什么,有些不自在的拂了下自己耳际的发丝,干干的说道,“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照顾你而已。你现在还有伤在身,什么事等你出院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