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74章 221 麻烦来了2

第1474章 221 麻烦来了2

沐云芝送两个小萝卜头去幼儿园后回家,在小区楼下遇到了印行远。

印行远似乎在楼下等了有一会了,来来回回的踱着步,脸上的表情很沉重,看到沐云芝,朝着她迈步走去。

“云芝。”

“印先生找我有事?”沐云芝淡淡的看他一眼,不冷不热的问。

印行远微微的怔了一下,印过之后试探性的问:“你想起来了?记得我了?”

这是印行远自知道沐云芝没事后第二次来见她,上一次他并没有她他姓印,现在她一见面就唤他“印先生”,那足在说明她记得他了。

沐云芝不紧不慢的笑了笑:“记不记得很重要吗?”

印行远的脸色僵了一下,划过一抹苦笑,“我,云芝,我对不起你。我……”

“已经那么多年了,都忘记了。”沐云芝一脸不以为意的说道,“找我有事吗?上楼进屋谈吧。”边说边朝着楼梯走去。

“哎,好,好!”印行远点头,赶紧跟上。

这是印行远第二次迈进这个房子,这一次的心情与上次的心情是不一样的。

上次是激动的,窃喜的。这次却是紧张的,沉重的。

因为他是有目的来的。

“天朝和舒陌,都不在吗?”见屋子里只有沐云芝一个,印行远小心翼翼的问。

“天朝出任务去了,陌陌上班了,两个孩子去幼儿了。”沐云芝倒了一杯茶递给他,“喝茶。”

她的态度很客气,看起来并没有生他气的样子。

印行远的心里打着鼓,有些摸不透她这是什么意思。是原谅他了?还是还在生她的气?

“谢谢。”接过杯子,竟然说了这么两个字。

“找我什么事?”沐云芝开门见山的问。

印行远双手捧着杯子,显的有些为难难以启齿的样子。

沉默好十几秒钟后,这才深吸一口气,很是认真的问沐云芝:“舒陌……和天朝的事,你是怎么看的?”

“什么怎么看的?”沐云芝很是不解的看着他,“你是什么意思?”

“我……”印行远有些犹豫,不知道是不是该跟她说舒陌之前的那些事情。

“有话就说,做什么吞吞吐吐的?”沐云芝冷视着他沉声说道。

“我听说舒陌跟天朝之前有过……还有一个女儿,是不是这样的?”印行远终是没有把话说的太明白,看着沐云芝的眼神也有些飘乎闪烁。

沐云芝冷冷的盯着他,“对!陌陌有个女儿,桐桐还是我一手带大的。你想说什么就直说,拐弯抹角的,说一半留一半的,谁能明白你的意思!”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不想天朝被骗。”印行远的声音有些轻,显的很没有底气似的。

“骗?”沐云芝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冷嗤,“陌陌骗天朝什么?骗钱还是骗人?有个女儿又怎么样?我女儿光明磊落,对得起天地良心,也对得起自己,更对得起天朝。你不管你听别人说了什么,也不管你对陌陌是什么看法,这是我们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说三道四!”

“我……我是天朝的父亲,怎么就是外人了?”印行远气乎乎的说道。

“五年前起,就已经不是了!”沐云芝嗤之不屑的说道。

印行远瞪大了双眸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眼里满满的都是不可置信,“你……真的都想不起来?”

“不好意思,印书记,我还有事,就不招待你了。您请吧!”沐云芝并没有回答他,而是走到门边拉开门,对着他做了个请的动作,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云芝……”印行远一脸痛苦的看着她。

沐云芝视而不见,“请回吧。”

印行远终究没再说什么,灰头土脸的离开了。

丁父接了一个电话后,“咻”下从椅子上站起,脸上的表情很是不好,几乎可以用阴郁来形像。然后是重重的将电话一搁,大步走出办公室,一副找人算帐的气势。

“老楚,你这什么意思!”气哼哼的推开楚离的办公室,然后磊“呯”下关上,质问着坐在椅子上正打着电话的楚离。

楚离拧了下眉头,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句:“先这样,一会我再打过来。”说完,挂了电话,一脸冷沉的看向丁父,“老丁,什么事?”

丁父走至他面前,双手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拍,“天朝的任务结束了?这事为什么我不知道?老楚,你是不是太过份一点?”

楚离身子往椅背上一靠,双臂往胸前一环,好整以暇的看着他,“老丁,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天朝与你可没有任何直属关系。虽然你的职衔在天朝之上,但是他可不归你管!他结不结束任务,怎么还需要向你汇报吗?老丁,你这可是越权了!”

“不归我管,那他也不归你管!你横插一脚作什么?”丁父怒视着楚离。

楚离勾唇一笑,从抽屉里拿出一份红头文件:“你不知道吗?这次的行动任务是由我总负责的!”

丁父拿过那份文件,在看清楚文件内容时,脸部肌肤不断的抽搐着,“老楚,你明知道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你干嘛还跟我对着干?”

楚离冷冷的直视着他:“是吗?老丁,你真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吗?你疼女儿没错,但是也别把你女儿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以权压人?别说我不会帮着你,要是上面知道了,你这可就是要处份的!老丁,这回你应该谢谢我,帮你拦下了一个大错!”

“老楚!”丁父怒喝,“你也是有女儿的人,如果是你女儿,你难道不会这么做吗?”

楚离弯唇不以为意的一笑,然后脸色一沉:“楚韵要是敢这么做,我直接打断她的腿!”

丁父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哼!”一个愤然的甩袖,气乎乎的甩门而出。

四点半,舒陌下班,打算去接两个小萝卜头放学。

“舒小姐,有空吗?有空的话,我们聊聊。”刚打算开车门,印行远的车子在边上停下,印行远摇下车窗看着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