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75章 222 找事不分理由1

第1475章 222 找事不分理由1

树园记

舒陌与印行远面对面坐着,印行远一脸冷沉肃穆,桌子上摆着一套茶具,一人一杯茶。

印行远没有出声,只是端着茶杯温吞吞的饮着茶。

见此,舒陌也不出声,如一名小学生一般端端正正的坐着,双手平放于膝盖上,脸上扬着得宜的微笑恬静的坐着。

只是这气氛却是让舒陌有一种压抑的感觉。

她可不觉的印行远今天找她是为了跟她喝茶,这表情很明显是有话要跟她说的,而且看样子还是很沉重的话题。

“舒小姐今年二十四?”两人坐了好一会,印行远终于出声了,放下手中的杯子,双眸一片沉寂的看着她,带着一抹威严,与上一次见面的温和完全不同。

“是!”舒陌点头,如实以答。

“二十四岁,女儿六岁?”印行远凌厉的双眸审视着她,似是在审问一个犯错的人一般。

舒陌的心略往下沉了沉,一抹苦涩从心里划过,已经很明白印行远今天找她的目的了。

脸上的笑容不曾退去,依然还是自信又得宜的微笑,漂亮的双眸毫不偎惧的迎视着印行远,再一次点头:“是!我女儿六岁,和小米同岁。”

听到小米这两个字,印行远的眼眸里划过一丝不易显见的异样,眼皮沉了沉,“知道我今天找你是为了什么?”

舒陌笑了笑,“不知道,您找我为了什么?”

按理,她是应该唤他一声“爸爸”,但是舒陌不知道为什么,喊不出口。

“既然你现在已经和天朝在一起了,那么就好好的当一个妻子,当一个母亲。以前的事情,天朝都不追究,我这个当父亲的也不会揪着不放。天朝的工作性质特殊,你应该多理解他。你比天朝少那么多,天朝疼着你是应该的,不过你也应该多关心他。本来这些事也不应该轮到我这个当父亲的来插手的,我既然开口了,那就希望你别让我失望了。就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个要求,你能做到吗?”

印行远双眸沉肃的盯着舒陌,说的语重心长,不过每一句话里都是带着另一层意思的。

舒陌又哪里会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就那一句“二十四岁,女儿六岁”就已经足以说明了,肯定是有人在他面前说了些什么了。

当然,说的这些话,一定不会是什么好话了。

舒陌依旧很是恬静的点了点头:“您放心,您说的我都懂,我既然当了天朝的妻子,就一定不会让他失望的。不管任何时候,都会支持他,理解他,相信他。也绝不会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

印行远还算满意的点了点头,“嗯,说到了就要做到,别只是说说而已。还有,父母总是父母,总是你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这份血缘亲情是抹不掉的。别一味的总是记恨着他们,有时间多回去看看他们。年纪大了,最大的愿望就是一家人团聚。”

这翻话是在说给舒陌听的,是在替舒陌的父亲说情,其实也是在替人了自己铺路。

五年了,天朝从五年前那件事情发生后,就再没有认过他这个父亲。

如今云芝平安没事,他很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得到妻儿的原谅,能听到孙子喊他一声“爷爷”。

所以,他今天的事情并没有做的太绝,虽然在听了曹美嫦说的话之后,对于舒陌这个儿媳妇有些不是很满意。但他还是给自己留了后路的。

印天朝的性格他还是了解的,既然选择了舒陌,那就一定会对她好,不会轻易放手的。

尽管相对来说还是更喜欢丁文雅当他的儿媳妇,但是就算看在舒陌救了沐云芝,沐云芝又当她是亲生女儿的份上,他还是没有第二个选择了,这个儿媳妇也只能认了。

印行远不是的个没脑子的人,就现在他和印天朝以及沐云芝的关系,他若是再反对印天朝与舒陌之间的事情,那么他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就真的别想再有所缓和了。

所以,他只是说了一些话中有话,很是委婉的一段话。他相信,舒陌是个聪明人,一定会听得懂,也明白他的意思的。

他没有阻止反对做她和天朝之间的事情,那么她是否也应该做一些让他们父子关系得到缓和的事情。

舒陌明白了,如果这会还不明白是谁找过他的话,那她真是傻子了。

朝着印行远很是尊敬的一点头:“您放心,我会的。您还有其他的事情吗?如果没有的话,我想先离开了,我要去接孩子放学。”

印行远一听她要去接孩子放学,眼眸里划过一抹明显的希翼,然后沉了沉嗓子,“我也很久没见小米了,正好也没什么事情了,那就一起吧。”

舒陌不知道他和小米的关系怎么样,虽然说他和印天朝的父子关系不怎么样,便是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小米的爷爷,她是没有这个权利不让他见自己的孙子的。

再说了,这样的事情,她实着也做不出来。

于是点了点头,“好!”

舒陌没有开自己的车,而是坐了印行远的车,司机在前面开车,舒陌和印行远一起坐在后车座。

“云芝的身体怎么样?”印行远问。

“挺好的,只是以前的事情全都忘记了。”舒陌如实以答。

印行远的脸上划过一抹自责与内疚,然后车内沉默了。

舒陌的手机响起,是一个陌生来电。

“喂,你好。”舒陌接起电话。

“听说你已经把品牌代理权签下来了?开始找合作的商场了?”耳边传来钟天贺的声音。

舒陌下意识的蹙了下眉头。

她不是已经把他的手机拉黑了吗?怎么,他又打进来了?

钟天贺不是傻子,在打了舒陌的手机几次都打不通之后,又怎么会不知道她把他的号码拉黑了呢?

于是直接用酒店房间的座机打的。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钟天贺唇角噙着笑意。

舒陌本能的看了眼坐在边上的印行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