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77章 224 找事不分理由3

第1477章 224 找事不分理由3

“雅雅,你赶紧回来。”耳边传来丁母急急的声音。

“妈,发生什么事情了?”丁文雅不解的问。

“你别问这么多,总之就是你马上回来。如果公司不同意,那你辞职,反正就是你不能再呆在那边。”丁母几乎是用着命令一般的语气说的。

“妈,我……”

“雅雅,你要是不想你爸生气再把你送出国去,你就听妈的话,马上回来。”丁母听出丁文雅语气中的不愿意,抬出丁父。

“妈,我爸又怎么了?这都这么久过去了,怎么还没见把印天朝调离t市?”丁文雅有些不悦的问。

“雅雅,”丁母很是无奈的叹息,“你刚才和那私生子说的话妈都听到了,你听话,听妈话,赶紧回来。这事我们再商量,别再使小性子了,行不行?”

“妈,你怎么会知道?”丁文雅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

曹美嫦和舒岁母女俩逛街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舒陌。

快临近年底,店里有新款上来,舒陌正重新陈列摆货。

“妈,妈,那不是舒陌那破货?”舒岁手里拎着几只购物袋,全都是一线品牌,价格死贵的那种。

曹美嫦在自己女儿身上,那是很舍得下本钱的。只要是舒岁看中的,再贵也不带眨一下眼睛就买了。

她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女儿穿好用好打扮好了,才能找有好男人。

随着舒岁指的方向,曹美嫦抬眸望去。

可不就是舒陌那小蹄子么。

曹美嫦已经五年多没见过舒陌了,这一看到舒陌,不止没有落迫,也没有变丑不说,还变的更漂亮了。

如果说五年前的舒陌是青涩的,虽然也漂亮,但是却给人一种干瘪的感觉。但是现在的舒陌,不止是漂亮的,而且还是那种成熟有女人味的漂亮。

还有一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知性与自信。

就好似电视里说的那种成功女人,叫什么……哦,白领。

对,舒陌现在给她的感觉就是这样的。

曹美嫦气不打一处来,怎么这小蹄子就这么好命呢?

当年一分钱没拿就走了,不止没死,还过的有滋有味的。

真是气死她了。

“妈,你不是去找过印书记了吗?我怎么没看出来,她有被抛弃的样子?反而还更滋润了?”舒陌一脸不解又嫉妒的看着忙碌中的舒陌,咬牙切齿的说道。

“小蹄子,长的越来越会勾引人了。你看她那一脸的小狐媚样,就跟她那死去的老娘一个德性。生来就是勾引男人的。”

曹美嫦愤愤的瞪着舒陌,恨恨的说道。

人啊,就是这样。

见不得别人比你好。

曹美嫦就是这样,年轻的时候就嫉妒舒陌的母亲长的比她漂亮。不过后来,舒陌的母亲年纪轻轻的就没了,再后来是她和舒成东成事了,这才微微的收起了那份嫉妒心。

但是,随着舒陌的长大,越来越像舒母,也越来越漂亮,她那一份嫉妒心又升了起来。

这会,看着舒陌那跟舒母像足了八分的脸,恨意又升了起来。

尽管早就知道舒陌现在过的不错,但是在亲眼看到的时候,心里的那份妒意还是“噌噌”的往上冒。

“走!”曹美嫦一把拉过舒岁,朝着舒陌走去。

“妈,干什么?”舒岁不解的问。

“让那小蹄子丢脸去!不就一个破营业员嘛,还把自己搞的跟个白领似的,也不怕丢脸!”曹美嫦讥诮道。

“陌陌,你是不是快下班了?”印小米仰着小脸,问着舒陌。

舒陌转身,朝着他一笑:“快了,还有半个小时。你和桐桐去对面肯德基吃点去,我下班了来找你了。”边说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一百的递给印小米,指了指对面不远处的kfc。

“嘿嘿,”印小米贼兮兮的一笑,“那好吧,下次我请你去东方都锦,我有卡。表叔给的。当然,也可以不用表叔的卡,直接让大黄鸭买单就行。桐桐,走了,我们去肯德基等陌陌了。别防碍她做事了。”

印小米伸出一只手拉过桐桐,有爱啊有爱。

“陌陌,你要吃什么?我们点好了等你。”桐桐仰头问着舒陌。

“嗯,等我下班了再说吧。”舒陌笑眯眯的说道。

“好吧,那我们走了。”

“舒陌,你还真是有大方啊!”阴阳怪气的声音在舒陌的身后响起,“怎么没见你对你老爸这么大方?怎么没见你尽一份女儿的责任与义务?”

舒陌转身,便是看到曹美嫦与舒岁母女俩站在她身后两米处。

再一次看到这两母女,舒陌的眉头拧了起来。

“来,大家快来看看啊!”曹美嫦突然之间大声的吆喝起来,指着舒陌就是骂,“看看,看看,这人得有多么的没良心又没责任心,五年来,对自己的亲生父亲不闻不问不说,连个电话都没有。你看看她,穿的光鲜亮丽的,对自己的父亲那是连一分钱都不给啊!舒陌,你是你爸的女儿,岁岁也是你爸的女儿,你总不能让岁岁一个人养着你爸吧?”

随着曹美嫦的吆喝以及指责,边上来往的人也就不禁的都往舒陌这边看了过来。

人,总是不会在第一时间去想到底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他们总是在第一时候会站在弱势群体这边的。

曹美嫦与舒陌那么一站,很明显的曹美嫦就是弱势群体了。

再者,年纪微大一点的,一听以子女不赡养老人,对父母不好,那肯定不会去想是不是父母有问题,而一定是对年轻子女的指责。

指责他们没有责任心,没有良心,对自己的父母不好。

所以,舒陌这会便是被人这么指责了。

听着已经有人开始指责舒陌,曹美嫦心里当然乐开花了。

“是吗?”舒陌不冷不热,凉凉的斜视着这一对母女,“那看来你们生活过的应该不错啊!你看,你们手里提的这几个袋子,哪一个不是一线品牌,价格贵到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的。”

“这都是高仿的!”舒岁急急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