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78章 225 欠的总是要还的1

第1478章 225 欠的总是要还的1

“抱歉,如果两位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麻烦你们离开。不要影响我们营业。”舒陌对着母女俩冷冷的说道。

“我呸!”曹美嫦呸了口口水,手指指着舒陌开始大骂,“舒陌,有你这么当女儿的吗?啊!你也不想想,当初你学坏跟男人鬼混的时候,我和你爸是怎么劝你,没有放弃你的。你倒是好,现在日子过的好了,就丢下你爸一个老头不管不顾了?”

吧吧吧吧的,舒陌就只看到她那张嘴巴一张一合的,还有就是口沫横飞,就好像天女撒花似的四处飞溅着。

“喂,你这个老太婆,你再说乱说一句,我真的对你不客气了!”印小米气鼓鼓的双手插腰,仰头很是生气的朝着曹美嫦吼道。

曹美嫦没见过印湛米,也就不知道他是舒陌的儿子了。正骂的起劲,竟然一个小屁孩也敢这么跟她说话,气不打一处来,扬手就是“啪”的一个巴掌柜挥了过去。

“小鬼,你家大人没教过你,大人说话的时候不许插嘴吗?这么没大没小没礼貌!”

“妈~”舒岁是知道印小米是印天朝的儿子的,她还想和印天朝有什么的,她妈就这么甩了他儿子一个大耳刮子,于是赶紧急急的把曹美嫦给拉了过来。

“小米,怎么样,没事吧?”舒陌很是心疼的看着印小米,看着他那被打的通红的脸颊,既心疼又自责。

“你这个坏人!你打我哥哥,还骂我妈妈,坏人!讨厌!”桐桐一看小米被打了,这老女人还一直吧吧吧的在骂陌陌,气的拿自己的小腿去踢曹美嫦。

但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又哪里是一个大人的对手呢?更何况曹美嫦还不是一个有爱心的人,她的爱心就只给了一个人,那就是她女儿舒岁。

桐桐的一只脚才踢到她的小腿上,根本就一点都不痛的。她就直接一脚朝着桐桐踢了过去,“你个小杂种,敢打我!你就是舒陌这小蹄子跟男人厮混的杂种,有人生没人养的小杂种。”

随着曹美嫦的这一脚踢过来,桐桐摔倒在地上。

“桐桐!”

“妹妹!”

舒陌和小米异口同声的叫着。

“我没事,我不疼!”桐桐忍着小pp上传来的疼,对着舒陌说道。

“老女人,你死定了!我告诉你,你死定了!”印小米咬牙切齿的瞪着曹美嫦,“敢动我妈妈和妹妹,我告诉你,你死定了!我让表叔来收拾你!你等着!”

印小米说完,拿出手机直接拨通简亦扬的号码。

“表叔,救命!有个老女人要杀我和妈妈还有妹妹!”电话一接通,印小米就把话说的十分严重。

边上围着的那些来往过人,刚开始还觉的是舒陌的错,但是看到现在纷纷开始指责曹美嫦。

再怎么样,也不能对两个小孩子动手,而且还打的那么重。光看这孩子脸上的手指印就知道那个巴掌打的有多重了。

还有,听她刚才说的那些话,那都是什么话啊!那么粗鲁,真是什么样的脏话都从她的嘴里出来了。反而倒是这丫头,一句都没有回骂她们。

店里的同事也实在是看不过去了,打电话报警了。

“请你们别在闹事了,我们已经报警了!我们店是有监控的,你刚才的行为已经全部都录下来了。”

“我呸!”曹美嫦却是一脸不以为意的啜一口口水,“报警怎么了?警察还管我们家事吗?我这是在和教自己的女儿!女儿不孝顺大人,警察应该把她押进去才是!”

“我是你的女儿吗?”舒陌终于被彻底的击怒了,“咻”下站起走到她面前,一脸阴恻冷森。

“你,你,你想干什么?”见着舒陌那如乌云一般密布的脸颊,泼妇曹美嫦竟然也慌了,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别乱来,我……我是你长辈,这里可有是监控的。打人是犯法的!”

“你也知道打人是犯法的!”舒陌阴沉如暴风雨来临般的厉视她,“那就等着警察来吧!”

“姐,姐,妈不是故意的。”舒岁这个时候竟然比曹美嫦冷静多了,泣泣咽咽的看着舒陌求道,“你知道,妈的脾气向来都不好的,她没恶意的,只是嘴快了一点而已。你别跟妈计较了,我们现在就走,现在就走。”

边说边接着曹美嫦准备离开。

“不许走!”印小米拦在了两人面前,一脸的怒气还没消去,“骂了我妈妈,打了我,打了我妹妹,就想这么走了?没这么简单的事情!等我表叔来了再说!哼!别以为我爸爸不在家,看我们孤儿寡母的就好欺负了!还有我表叔呢!你当我没人啊!我有的是人!等着!”

印小米小盆友这叫一个豪言壮语,腰杆子挺的笔直笔直的。

有一个这么强大的表叔就是好!

非得让这小个丑女人跪下来求饶不可!

简亦扬来的很快。

印小米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就陪着初七在附近逛着。

“表叔,就是这两个丑女人!看,都打我的脸打坏了,还有我妹妹的小pp也摔坏了!还骂我妈妈!呜呜,表叔,我的脸好疼哦。”印小米一看到简亦扬和初七,就好似乎看到了救星一般,然后当然是更加夸张了,还硬巴巴的挤出两滴马尿来。

“啊呀,小米,脸怎么这么红还肿了!疼不疼啊!”初七看到小米那红肿的脸,当然也是心疼不止了。

小米从小到大,他们每个人都是当宝贝金蛋一样疼在手里的,好是连一个手指头都没有打过他。这下竟然被人打了,原本粉嫩嫩的脸颊,还印着五个明显的手指印。

“呜呜,疼,好疼的,都疼死了!”印小米一边喊疼,一边朝着桐桐挤眼,意思是让她也赶紧喊疼。

“陌陌,桐桐没事吧?”初七走至舒陌身边,轻声的问着桐桐。

“七姨。”桐桐蜜柔柔的喊了一声,摇了摇头,“一点点疼。”

“你打的?”简亦扬如阎王一般阴森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