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79章 226 欠的总是要还的2

第1479章 226 欠的总是要还的2

“哪里一点点疼了?明明就很疼的!”印小米驳掉桐桐的话。

曹美嫦和舒岁母女俩已经彻底的傻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何反应了。

这个男人好可怕的,浑身上下都透着一抹冰冷冰冷的寒气,就好似那从地狱里上来的鬼魅一般,那看着她们的眼神更是如老鹰看着小鸡一般。

“是……是……,那又如何?”曹美嫦硬着头皮,嗑嗑巴巴的说道,“谁让他们这么没有家教的?既然他们家没有教没人管,那就我来管!”

简亦扬点头,一张脸如寒潭一般:“很好!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等着收律师信!”

“呸!律师信!我怕你啊!”曹美嫦再次啜一口口水。

“妈,你少说两句!”舒岁赶紧阻止她,不是她认出简亦扬是谁,而是她被简亦扬给迷住了。

这男人长的好帅啊,虽然是冷了一点,不管却是她见过男人中最帅的一个了。

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一定很有钱。

简亦扬冷厉的斜了一眼舒岁母女俩,转身朝着初七的舒陌走去,“孩子没事吧?”

舒陌摇头,“没事!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们了。初七挺着大肚子,挺受累的。”

“一家人,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别这么见外了,再见外我们可就生气了。”初七一脸笑嘻嘻看着舒陌,然后又说,“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桐桐,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桐桐摇头。

最终简亦扬还是送母子三人去了医院。

直至一行人都离开了,围观的人才反应过来,店里的同事也恍然大悟回神。

这不是大名鼎鼎的简亦扬吗?

没想到舒店长竟然认识简总啊!而且还关系不错的样子。

哦,对了。刚才小米叫简总“表叔”,那也就是舒店长的老公是简总的表哥了。

哇!

舒店长找了个这么厉害的男人啊!看不出来哦,竟然一点也没提起过。

于是乎,所有人都朝着曹美嫦母女俩投去一抹幸灾乐祸以及落井下石的眼神。

“这下惹到事了,完蛋了!”有人冷冷的丢了这么一句话。

母女俩却是一头雾水,根本就不知道惹到谁了。

印小米和桐桐都在医院做了个详细的检查,没什么问题,舒陌这才放心了。

对着简亦扬和初七又是一翻道谢后回家。

这一夜,舒陌睡的很不安稳,再一次梦到了六年前,她被两个人押着上手术台,被迫人工受孕。

然后又是在她九个月不到的时候,再一次被迫押到手术台,剖腹生产。

血,她梦到一大摊腥红的血,从她的身上流下。

她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她很想伸手去抱抱孩子。她知道,那是她的孩子,是在她肚子里躺快九个月的孩子。

可是她却怎么都动不了,她就好似被人绑住了手脚一般,怎么都动不了。

她很急,听着孩子的哭声越来越远,她知道她的孩子已经被人抱走了。以后她再也看不到她的孩子的。

不,不!

她不要钱,她要她的孩子!

她挣扎着,拼了全力挣扎着,想要从**起来,去抢回她的孩子。

虽然孩子一开始并不是她自愿怀上的,但是后来自从孩子在她的肚子里动了第一次后,她就喜欢上了肚子里的孩子。

她要她的孩子,不要和孩子分开。

“不要,不要!把孩子还给我,不要抢我的孩子!”舒陌虚弱无力的喊着,双手无力挥着,想要去夺回自己的孩子,可是每一次,她都扑空,只抓到了一缕空气而已。

“不要,呜,不要!”舒陌觉的自己很累,很无助,就这么感觉着孩子离她远去,可是她却无能为力。

“陌,陌。”有人在她耳边轻声的唤着她的名字,很温柔很温柔,让她那急燥的心渐渐的平静下来,像是一剂强心剂一般,让她静了下来。

下意识往那温暧的怀里靠了靠,甚至还不满足的吸了吸,然后唇角扬起一抹浅浅弧度。

她的手紧紧的抱着他的手臂,就好似找到了自己那丢失的孩子一般。

印天朝有些心疼的看着她,她的睫毛还是湿的,就连眼角也还有没干的泪渍。很显明她刚才哭过了。

他今天刚从t市回来,回来后又急匆匆的去队里做了报告。中间空闲的时间接到了简亦扬的电话,知道了今年发生的事情,才知道他的小女人又受了多么大的委屈。

对于简亦扬的提议,他没有意见。那样的人,就应该给他们一个警告。

让她一次又一次的害他的女人。

一进屋,便是看到她睡的很不安稳的样子,嘴里不断的呓语着,额头全都是汗,双手紧紧的揪着被子,很是痛苦。

直至抱住了他的手臂,才得以平静下来。

由着她紧紧的抱着自己的手臂,另一手很是温柔的轻抚着她的脸颊。发丝已经全都贴在脸上了,而且已经湿了。

眉头也拧成了一团,印天朝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六年前,她不过才是十八岁的半大孩子,却要承受那样的事情。

被迫怀孕,而且还是被自己的父亲推进的那个深坑。

那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父亲,竟能狠心到这个地步?

还有,对方又是怎么样的一个男人?竟然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子替他生子?

许英雄那边依然还是没有任何消息,看来对方不是保密工作做的很好,那就是来头也不小。

就连许英雄都快三个月了没有查出一点音信来?

舒陌睁眸醒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弯身半蹲在她床头的印天朝,双眸正满满心疼的望着她,一手被她抱着,别一手轻轻的抚着她的额头。

他这么弯身半蹲,显然是因为她抱着他手臂的原因了。

舒陌赶紧松开紧抱着他手臂的手,撑身坐起,“你回来了。”

“嗯,”印天朝人顺势坐下,将她连人带被的捞进怀里,在她脸颊上亲了亲,温声道,“怎么样,有没有好点?刚做噩梦了?”

舒陌往他怀里靠了靠,“嗯,梦到了六年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