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80章 227 欠的总是要还的3

第1480章 227 欠的总是要还的3

印天朝浅浅的吸了口气,下巴抵着她的头顶,有些歉意的说道:“陌,对不起。”

舒陌抬头,氤氲的双眸暧暧的望着他,“跟你又没关系。”

脸颊在她的脸颊上贴了贴,“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不能陪在你身边。让你独自一人面对,还受委屈。”

被子里的双手钻出,往他脖子上一环,“简总跟你打过电话了?”

印天朝点头,“嗯。陌……”

舒陌的手指点住了他的唇,阻止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被子里的身子正了正,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就算今天你在身边,她们也一样还是会这么做的。我没事,别担心。只是连累小米被她打了一个耳光。”

“桐桐也被打了。”印天朝一脸正色的替桐桐抱不平,“陌,以后别再有这样的想法了。小米和桐桐是一样的,在我心里,他们都是我的孩子,没有区别的。你也别有这样的想法,只觉的小米应该得到更好的,更多的。相反,应该更关心桐桐,女孩子应该更疼在心里。”

舒陌很是欣慰的点了点头。

“别多想了,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了,到时候一定能知道还有一个孩子在哪的。”印天朝安慰着她。

舒陌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苦涩一笑,“就算知道了,又能如何呢?也不可能把孩子还给我的。我觉自己真的很失败,怎么就连自己生了两个都不知道。”

印天朝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很有耐心的安慰道,“怎么能怪你?你当初被全麻了,又是剖的,怎么能知道他们从你的肚子里拿出的是一个还是两个?放心吧,这件事我一定会帮你查出真相的。全身都是汗,不然进去泡个热水澡?这样会舒服一点。”

舒陌点了点头,然后想到了一件事情,“对了,能不能让简总帮我个忙。”

“什么事?你说。”印天朝抱着她朝着洗浴室走去。

“就把她们俩告上去,而且是告的越严重越好。这样……”舒陌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

印天朝勾起一抹浅笑,“放心吧,一定没问题的。”

洗浴室里,浴缸里已经放满了一池温水,随着两人一起进入,水溢出沿着浴缸壁缓缓淌出。

“陌,”男人粗喘的声音传来,压抑中带着情|欲。

随即则是舒陌娇吟的声音传来。

舒陌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

**,印天朝没人,就连被窝里也已经没有他的体温了,看来已经起床很久了。

懒懒的伸了个腰,舒陌掀被下床。

“醒了。”印天朝推门而入,一脸神清气爽的朝着她走来,在她还没站起之际,便是将她抱了个满怀。

“你怎么还没去队里?”舒陌一脸茫然的问着他,“都已经快九点了。”

他两手指很是宠溺的一捏她的鼻尖,温声说道:“嗯,今天不用去,可以休息一天。桐桐和小米已经送幼儿园去了。早饭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去。”

“随便,有什么做什么吧。”舒陌不是一个挑食的人,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他没有立马松手的意思,而是继续抱着她坐在**。

“怎么了?”舒陌茫茫然的望着他,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干嘛用着这样的眼神看着她。

他的视线一直落在她的脖子上,看的很是认真的样子,但是认真中又带着一抹不怀好意,还有一丝丝暧、昧。

舒陌十分不解,伸手摸了下自己的脖子,还以为脖子上有什么。

他很是惬意的勾唇一笑,然后在她的脖颈上吸了吸,“没什么。”

“我今天想去公司辞职。”舒陌走到洗浴室门口,转身,对着打算出房间的印天朝说道。

印天朝折身转回到她身边,笑着点了点头,“嗯,做的不开心,就辞了吧。先休息一段时间,老公养着你。”

他没有问她为什么要辞职,而是支持她的决定。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要辞职吗?”舒陌问。

他浅然一笑:“这有什么好问的?老婆的决定就一定没错,我只要支持你就行了。再说了,这工作也不怎么样,就凭我老婆的能力,还怕找不到一份更好的?放心吧,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舒陌觉的很窝心也很舒心,有他这句话就足够了。

人生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找到一个对你好,懂你的男人共度一生。

舒陌觉的,她就是最幸福的。有一个这么相信她支持她的老公,还有两个乖巧听话懂事的孩子,再一个疼她如女儿一般的婆婆。

她以前没有享受到的全部关怀,都在现在拥有了。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于是,双手往他的脖子上一吊,很是主动的凑上自己的双唇,在他的唇上亲了亲,“老公说的没错!还怕找不到一份更好的吗?在这里,已经没有我发挥的空间了。再加上昨天这么一闹,估计都知道咱家和简总的关系了,如此一来,攀关系的人肯定不少,不想那么多的利害关系在内。所以还是辞了,再说,公司也确实没什么值得我再继续下去了。哦,那里还有一个对你虎视耽耽的女人,我这么一辞职,还能抛了一个麻烦。”

印天朝伸手捏捏她的鼻子,“放心中,能让我虎视耽耽的也就只有你一个。”

“嘻嘻。”舒陌很是爽朗的一笑。

“快洗漱去,我给你准备早饭去。”轻轻的一拍她的臀问,说的一脸玩味。

舒陌脸颊一红,嗔了他一眼,快速的溜进洗浴室去。

印天朝心情很好的看了她一眼后,才转身走出房间进厨房去。

洗浴室,舒陌站在镜子前,当她看到镜子里,自己脖子上的那一片青紫痕迹时,终于明白,他刚才为什么用那样的眼神看自己了。

狠狠的一通咬牙切齿,以泄自己的心头之愤。

“怎么突然之间决定辞职?”杨译看着舒陌递上来的辞职报告,不解的问,看着舒陌的眼神很是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