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81章 228 欠的总是要还的4

第1481章 228 欠的总是要还的4

昨天的事情,他当然也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怎么都没想到,舒陌竟然和简亦扬是亲戚。

舒陌的工作能力是无可挑剔的,再加上和简亦扬的这层关系,肯定能给公司带来利益的。

昨晚,父亲也为这事找他,几乎和他的想法是一致的,那就是给舒陌升职。

舒陌怡然一笑,“其实也不是突然的决定,在出差之前就已经有这个想法了。本来是想等t市那边的工作做好了,再提的。倒是没想到程副导接了那边的工作。所有……”

“是因为昨天的事情?”杨译很直接的问。

“昨天的事,也是一个原因。我很抱歉,因为我的而影响到公司了。所以,我觉的我应该负起这个责任的。”舒陌一脸正色的说道。

“昨天的事,跟你没关系。不管是监控还是同事口中得知,都是那两个人找事。而且这事已经交给派出所处理了,我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所以,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杨译做着挽留。

舒陌笑着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已经决定了。其实也是很累了,想让自己休息一下。这些年,一直忙着工作,都没时间陪孩子,正好现在也快到年关了,可以多点时间陪陪孩子了。一切按公司的流程吧。”

“想休息一下的话,我给你放假,等你休息好了,再来上班。”杨译还不死心的拘留,“你在公司也已经四年多了,工作能力如何我都是看在眼里的。上次的内升本来就是你的,都是杨铃徇私所以才会发现那样的事情。我后来已经狠狠的批过她了。程副导出差,而且他有意长驻t市,年后公司又有内升的定向,你肯定是在其中的。所以,你还是考虑一下吧。”

舒陌还是微笑着摇了摇头,“谢杨总好意了,真没这个必要了。我已经决定了,什么时候可以办手续,你通知我一下。我这段时间会把手头上的事情都转交给李梨的。如果没其他的事情,那我先出去了,我下午班。”

见舒陌已经决定没有要留下的意思,杨译也没再说什么了。再说的话,只会让她觉的,他是别有用意,是因为她和简亦扬的关系才会留着她不让她走的。

尽管他也确实是有这个意思在内的,但是也不能表现的太明显了。

于是,对着舒陌浅然一笑:“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也不再强留了。那辞职信我也就收下了,你和李梨交接一下。马上就过年了,也不用等一个月了,一个礼拜够吗?你在公司四年多,连年假都没有休过,另外的三个礼拜就当是年假了。好好的陪陪孩子,祝你玩的开心。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尽管开口。就算不是同事了,也是朋友,对吗?”

杨译还是给自己铺了一条后路的。

舒陌笑了笑:“当然!那就多谢杨总了。我先出去了。”

“行!”

“都办好了?”舒陌一走出写字楼的自动门,等在门口的印天朝替她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柔声问道。

舒陌点头,“嗯,好了。本来是应该提前一个月的,不过说我在公司四年多,都没休过年假,让我一个礼拜交接,另个那三个礼拜就当是给我的年假了。”

“这是有人情味还是在讨人情?”印天朝坐上驾驶座,侧身替她系安全带,似笑非笑的说道。

“后者居多吧。”舒陌笑着一耸肩。

“现在去哪?”印天朝启动车子问。

“去家属院妈那,你都快四个月没见妈了。典型的有了老婆忘了老娘!”舒陌打趣。

印天朝一脸玩味的看着她,“别人家这话都是老妈说的,怎么到咱家,这话却是老婆说的?”

舒陌朝着挑了挑眉:“那说明我跟妈感情比你好啊!”

“我就是那多余的是吧?”印天朝玩笑般的说道,边说边伸手揉着她的发顶。

舒陌很是认真的说道:“那也不是,偶尔还是挺有用的。”

“比如?”

“自己想去!”舒陌嗔他一眼。

印天朝朝暧、昧一笑,“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在床、上的时候!”

“印、天、朝!”舒陌气鼓鼓的吼道。

印天朝却是悠然一笑,若无其事的开车向前。

简亦扬作事效率很高,隔一天,曹美嫦便是等到了律师。

早上,曹美嫦照样睡到九点钟才起床,舒岁还在自己大**呼呼睡的正香。

周末,不用去学校。每次周末在家的时候,她都是不睡到十二点不起的。

这一对母女,那也真是一对奇葩的。都是好吃懒做的料。

也亏得舒成东竟然二十年如一日的忍下来了。

曹美嫦自嫁给舒成东后,那就没有上过一天班,做过一天的事。年轻的时候,每天都是打麻将筑长城,而且是晚上打麻将,白天睡觉。

现在年纪大点了,吃不消了,倒不至于通霄了,但也是不到一两点不收工的。然后早上则是睡觉。

这钱,当然是有赚也有输了。

这就是她人生几十年来的工作。

舒岁那就是像足了她,也是一个好吃懒做,好高婺远的人。从小到大,那就没做过一件脚踏实地的事情。至于舒成东,那就是任劳任怨的侍候着这母女俩了。

真是奇了怪了,村里人哪一个不对舒成东竖起一拇指啊,做男人做到这个份上,那真是“绝世好男人”了。

九点,曹美嫦迷迷糊糊的下楼,准备吃早饭。只见一西装笔挺的男人,由舒成东领着进屋。

“老舒,这谁啊?”曹美嫦一边吃着早饭,一边问着舒成东。

“你好,曹女士,我姓汤,是简总派来律师,有关曹女士伤害印湛米和舒桐小朋友一事,现在由我全权处理。您是私了还是走法律程序?”

律师一脸严肃的看着曹美嫦,递出自己的名片,说着十分专业的话。

“啪!”曹美嫦捧在手里的碗掉地上了,整个人僵住了,彻底傻了,脑子一片空白了。

“什……什么意思?伤害谁?我……哪里做过那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