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82章 229 习惯性流产1

第1482章 229 习惯性流产1

律师走了,曹美嫦也懵了,脑子里还一直回响着律师留下的话。

私了和走法律程序,给她二选一。

私了,那就是赔偿医药费,名誉损失费,精神损失费,共订二十五万六千。如果走法律程序,那就等着法院的传票。

律师留下一堆文件后,十分客气的离开了。

曹美嫦则是整个人瘫了,软倒在沙发里,脑袋一片空白了。

二十五万六千,这是打劫吗?

她就打了那两个小东西一个巴掌,踢了一脚而已,就要二十五万六千?

他们俩是金子做的吗?她让他们打一巴掌,踢一脚,把这二十五万给她行不行啊!有这么好的事情,让他们多踢两脚她也愿意!

但是,人家律师却把医院的验伤报告的副本给留下了,曹美嫦看不懂一些专业术语,但是却看明白了,意思就是两个小鬼头伤的很重。

坑人吧!

就那么两下,能把人伤的那么重?

打死她也不相信!

“哎呀,我不活了!这是要逼死我们啊!二十五万,就是把我卖了也没有这个钱啊!”突然之间,曹美嫦大声的嚎啕起来。

舒成东也是整个人傻了,被刚才律师的话给吓住了。

经着曹美嫦这么一嚎,终于反应过来了。

“你……你去找陌陌了?你还把她的孩子打了?”舒成东一脸不可置信的问着嚎啕中的曹美嫦。

“谁让那两个小东西那么没礼貌的!我只是用长辈的身份教训了他们一下而已!”曹美嫦止住哭声,一脸理直气壮的说道,“那个谁,叫简亦扬的男人,他到底是谁啊!让他多管闲事!”

舒成东一听“简亦扬”三个字,忍不禁的颤了一下,“你……你……你,还得罪了简亦扬?”

不管怎么说,舒成东现在也还是在上班的,而且还是一工厂的中层领导。曹美嫦不认识“简亦扬”这三个字,他还是知道的。

“他谁啊?”曹美嫦一看自家老头这表情,觉的有些不对劲啊。难不成那个叫简亦扬冰冷男人很厉害?

“我怎么听着那小东西叫他表叔的。”

舒成东一脸颓败的拍了下自己的脑门,然后无力的往沙发上一倒,“完了,这次是真的被你害死了!你谁不好惹,去惹到简亦扬!舒陌,这个后台找的可是够大了,这回她还不把这么多年来对你的怨恨统统都算清楚了?你就等着受死吧!”

“舒成东,你别吓我啊!怎么……怎么,那人到底是谁啊?”曹美嫦一脸战战兢兢又巍巍颤颤的问。

“简氏集团听过没有?”

曹美嫦点头,然后双眸“咻”的一张又一瞪,“你是说,这个简亦扬和简氏集团有关?”

“呵,”舒成东一声冷笑,“他就是简氏的总裁。整个a市都敬着他的简亦扬!”

“扑通!”曹美嫦从沙发上滚在地上的声音,然后是站都站不起来了,就那么跌坐在地上,“哎哟,我在妈呀!老舒,老舒,你可得救我!这救你可得救我,不能看着我被他们处死了不管我!我……我哪里知道那个面瘫一样的男人就是简亦扬。我又哪里知道,那小蹄子会和简亦扬是亲戚的啊!老舒啊,你去求求那小蹄子啊,让她放我一马啊,这么多钱,我们哪里拿得出来啊!”

曹美嫦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着。

不过这人也真是非一般极品的啊,这厢让人去求舒陌放她一眼,却不还是一口一个“小蹄子”的叫着的。

这就是求人的态度啊!

“爸,妈,这是怎么了?一大早的,吵死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舒岁穿着睡衣站在楼梯口,一脸睡意朦胧的朝着楼下的两人吼道,语气十分不悦。

当然了,被人吵到她睡觉,心情能好吗?

也亏得她说得出口,这都已经快十点了,竟然还说是一大早的。

所以说,这就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了。

“哎呀,岁岁啊!我们完了啊,我们惹到大事了啊!”曹美嫦一看女儿,又是一声嚎叫,就差都没有朝着楼梯扑过去了。

丁文雅好说歹说,终于是把丁母给安稳住了,答应她不把她和钟天贺的事情告诉丁父。

不过丁母也跟她提了条件了,那就是她必须跟钟天贺那私生子断了关系,绝不可以再和他有什么牵扯不清。

丁文雅怎么可能会答应啊?

只是眼下没有办法,只能先应付了过去再说。于是就答应了丁母。

她得想办法把儿子从印天朝手里拿过来,要不然她拿什么跟钟天贺重新在一起?

儿子就是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系了。

整整应付了丁母四天,这才搞定了。

丁文雅这才想到要去解决苏好的事情。

那个贱人,抢男竟然抢到了她的头上。

苏好下班回到家,看着冷清清的房子,心里凉凉的。

自从那天后,他就再没有联系过她。她打他电话,不是挂断就是不接。

她知道他一定还在t市没回来,一定跟丁文雅那个贱人在一起。

苏好就搞不清楚了,到底他想要的是舒陌还是丁文雅?他不是表现的对舒陌很有兴趣的吗?为什么却又跟丁文雅在一起了?

杨铃说,舒陌早一个礼拜前就已经回来了,那他为什么还不回来?

她想去直接去他家里,可是她又不敢,怕他生气。

这一个月来,她没有一天好过的。

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酒杯,已经不知道喝了第几杯了。

女人其实和男人没两样的,心情不好的时候,当然也是喝酒了。

苏好自己也弄不明白,她到底在犹豫什么。

为什么不直接找上他家里去。

门铃响起。

下意识的以为是钟天贺,苏好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放下手里的高脚杯,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服,又在壁镜上照了照,觉的不失礼之后,才朝着门走去,开门。

“贺……”刚一个字说出口,便是止住了,站在门口的人并不是钟天贺,而是的脸阴沉的丁文雅。

“啪!”丁文雅一个狠狠的巴掌甩在她的脸上,“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