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83章 230 习惯性流产2

第1483章 230 习惯性流产2

苏好懵了,还没反应过来,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个耳光。

这耳光,丁文雅是昂足了力气打的,直打的苏好两眼冒金星,一只耳朵“嗡嗡”的鸣叫着,脸颊一片火辣辣的发烫。

“丁文雅,你疯了吗?打我!”苏好反应过来,朝着她怒吼。

“打的就是你!我有打错吗?”丁文雅双眸冒狠光如老虎一般的瞪视着苏好,“你怎么这么下贱?这世上男人都死光了吗?你要来抢我的?”

苏好乍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冷冷的一笑:“你的男人不是被舒陌抢走了吗?你到我这里发什么疯?!”

“呵呵!”丁文雅却是一声冷笑,朝着她迈步走去,“苏好,你装什么装?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

终于,苏好明白过来了,她说的不是印天朝,而是钟天贺。

然后扬手在丁文雅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也是一个巴掌毫不犹豫的甩在了她的脸上,“贱?有你贱吗?你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是吧?你是男人太缺了吗?一个印天朝不够,还要抢我的男人?丁文雅,你自己摸着良心说,这些年来我对你够不够诚心的?你让我帮你盯着印天朝,我有怠慢吗?我隔三差五的把他的消息告诉你。如果不是我,你能一回国就知道他的一切?你不好好的去管自己的男人,你跟我家里来跟我抢男人,你就这是对好姐妹的态度吗?”

这两个女人是真的疯了,就这么开着门大声人互吼起来,也不管外面是不是会有人听到她们的不堪的吵架声。

“你的男人?苏好,你也有脸说啊!”丁文雅瞪视着苏好,“我和他六年前就认识了,你跟我说是我抢了你的男人?你还有没有一点羞耻心的?”

六年前就认识了?

苏好被她的句话给怔住了,但是更让她不可置信的话还在后面。

丁文雅说:“我是她的第一个女人,他是我儿子的父亲,你说是我抢了你的男人?苏好,你现在还说这句话吗?啊!”

她可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但是他却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苏好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说什么?

她是钟天贺的第一个女人,还是他儿子的母亲?

这怎么可能?

她的儿子不是印天朝的吗?难道她还生过一个儿子?

不可能啊!

她们一直都那么要好,她只知道丁文雅五年前生过一个孩子,这个儿子是印天朝的,现在就在印天朝身边。

“你……丁文雅,你在胡说什么?你的儿子不是印天朝的吗?怎么会是他的?”好半晌,苏好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满满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丁文雅猛的想到了什么,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都说了什么了。

情急之下,她竟然把这事也给说出来了。

“当然,我儿子是印天朝的。”丁文雅有些扭捏不自在的说道,这语气连她自己也无法相信。

“不是!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苏好否决,一脸肃穆的看着她,“你说你的儿子是他的,你……你当年和印天朝没发生关系?你生下的那个孩子是他的,不是印天朝的。但是你却把孩子给了印天朝。丁文雅,你疯了吗?这样的事情你也做得出来?那可是你的亲生儿子,你竟然这么做!万一印天朝要是知道那孩子不是他的,你知不知道他会怎么做?丁文雅,你到底要干什么啊!你不是喜欢印天朝的吗?为什么要转移目标了?”

苏好是彻底的糊涂了,弄不明白了。

“这些不需要你来管,我现在是来警告你,以后别再缠着他!还有,我们之间的朋友情谊,到此结束!以后,我们互不相干,各走各的路!”丁文雅愤愤然的瞪着苏好,咬牙切齿的说道。

“呵!”苏好冷笑,带着一丝讥讽,“丁文雅,你当你是谁?警告我?真是天大的笑话了!你有这个资格吗?你以为他喜欢的是你吗?别做梦了!他喜欢的是舒陌!你给他生了儿子,那又怎么样?我现在肚了里同样有他的孩子!你的儿子现在喊着他最讨厌的印天朝‘爸爸’,你有脸去告诉他吗?你敢告诉他吗?”

苏好抚着自己的肚子,一脸骄傲又得意的说道。

至于肚子里有没有钟天贺的孩子,那当然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绝对没有的事情,他已经两个多月不曾碰过她了,自从那天她接了丁文雅打给他的电话后,他就再没有跟她一起过,她又哪里来的他的孩子?

她这么说,当然只是为了刺激丁文雅而已。

果不其然,丁文雅被刺激到了,双眸一片腥红的瞪着她,“你说什么?!”

苏好扬唇一笑,笑的十分挑衅,“我说我怀孕了,两个半月了。是他的孩子,现在是我请你不要再纠缠他!丁文雅,你说你怎么说也是堂堂少将的女儿,也是名门之后,怎么就那么下贱又**?一个男人还不够?还在两人?我劝你,为了为给你父亲丢脸,还是别做这个**的事情了!回去好好的想想该怎么样一家三口团圆,怎么样和印天朝破镜重圆!我的男人就不劳你操心了,我自己会操心!”

苏好的话再一次刺激到了丁文雅的某根神经线,此刻她脑子里不断的回放着当初她和钟天贺刚认识的那段日子。

那时候的他对她既温柔又体贴,简直就把她捧在手心里一般。

那段时间,是她最幸福的时间。

她一度以为他们是可以一直这么幸福下去的。

但是……

却不过,他只是在利用她,利用她伤害印天朝而已。

“苏好!你这个贱人,我弄没了你肚子里的贱种!”丁文雅就跟个泼妇疯子没两样,朝着苏好的肚子踢去。

“贱人,你才是贱人!你的儿子才是贱种!”苏好当然不会让丁文雅踢自己,在丁文雅的脚还没够着她之际,反脚踢了过去。

“啊!”丁文雅一声惨叫,捂着自己的肚子蹲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