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85章 232 习惯性流产4

第1485章 232 习惯性流产4

“我当然不相信了,文雅那么爱印天朝,怎么会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所以我打电话问她,是不是真有这回事。如果真有这回事的话,如果那男人各方向都不错,也对她是真心的话,那就放弃印天朝吧,不管怎么说,他也已经和我表妹在一起了。丁伯伯,阿姨,您二老是真不知道,我有多难做。”

边说边很是痛苦的抹一把脸颊,深吸一口气,那眼泪都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就差落下来了。

看得丁母都要心疼了,心想着雅雅有这么一个好朋友真是福气啊!

苏好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我表妹在那边骂我,说我没亲情,帮着别人不帮自己。可是文雅这边我也是知道她对印天朝的感情的。既然这样的话,那也是一件好事。那我就劝她,要不然就对印天朝放手好了。可是,可是她说,她说……”

说到这里,语气变的有些刺激,也有些哽咽,似乎一口气提不上来,被卡住的样子。

“她说,她既不打算放弃印天朝,也要和那男的继续在一起。丁伯伯,阿姨,她说的这都是什么话!”苏好一脸很是气愤的看着丁家父母,一脸怒其不争的样子。

丁父气的那的拳头握的“咔咔咔”的直响。

混帐东西,竟然是这么想的!真是气死他的,这是要把他的脸都丢光啊!

“那我就问她,到底想怎么样?你一个女人,怎么可以同时要两个男人?你要是还听我的话,就给我做出一个选择,要么印天朝,要么就另外一个。难道你就想这么没名没份的跟着吗?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丁伯伯和阿姨想想,他们就你一个女儿,丁伯伯的身份,能容许你做这么任性妄为的事情吗?你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你不能只想着自己的一时快乐的。你得为你父母考虑的!还有,小米,你儿子!然后就这样,我们吵了起来,结果她一怒之下就甩了我一个耳光,我出于本能就推了她一下,没想到……她就出事了。”

苏好说完了,说完之后一声不吭的低头站着,就好似做了错事的小学在等着老师的训示一般等着丁家父母的斥责。

当然,这些都不完全不是事实。

她就是知道丁父对印天朝这个女婿的志在必得,所以才敢这么说的。

她当然不会傻到说出另外那个男人是钟天贺,是她的男人!

就丁父的身份,怎么允许自己的女儿做出这般有失他脸面的事情?更何况,刚才医生也说了,丁文雅多次流产了,足以说明她在国外过的是怎么样**|荡的生活了。

所以,她赌,赌丁父一定会逼着丁文雅和钟天贺断了关系的。要不然,她就等着再一次出国去吧!

“苏好,你先回去吧!这事不怪你!”丁父闷沉沉的对着苏好摆了摆手,“还有这事,你也别对人说起,我会处理了。”

苏好赶紧点头:“丁伯伯,您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的。我当文雅是亲姐妹,当然也是希望她好的。那我先回去了,明天等她醒了再来看她,您和阿姨也别气了,等她醒了好好的跟她说,她身子不好,不能受两刺激的。”

“苏好,谢谢你啊!”丁母一脸感激的说道。

苏好抿唇一笑,摇了摇头后离开了。

“你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她和那私生子又搅一块去了!”丁父恶狠狠的瞪着丁母,愤愤然的问。

“我……”丁母一脸心虚的看着他。

不用说了,这表情已经告诉他一切了。

“你……”丁父抬手欲一个巴掌挥过去,不过想到这是在医生,最终没有落下那手掌,而是愤然一个转身,“你让医生把那孽种给拿了!我可不想再替她善后一次!”

“不行啊!老丁!”丁母急急追上,“医生刚才说的话你也听到了,这个孩子要是再流掉,雅雅以后就不能生育了!实在不行,我们就同意了她和那……”

“你给我闭嘴!”丁父喝断了她说的话,双眸瞪的老大老大,迸着熊熊怒火凌视着她,“我是绝对不会同意她和那私生子的事情的!想都别想了!有一个杂种就够了,这次要是再把杂种给生下来,别指望着我再给她善后,我会直接掐死了那杂种!”说完一个猛然甩手,头也不回的离开。

徒留丁母怔于原地,一脸茫然的在想着他说的话。

什么意思?

怎么就觉的他说的那话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呢?可是却又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好出了医院,站于医院门口。

天已经有些暗下来了,路灯已经亮起,不过苏好却是觉的心情十分不错。

丁文雅,你怀孕了又如何呢?你老爸会让你再这个孩子生下来吗?

你的儿子是钟天贺的又如何?现在叫着印天朝“爸爸”,你老爸可能让你把孩子认回来,还给钟天贺吗?

这两个男人站在一起,你老爸会选哪个当女婿,还用说吗?

苏好的脸上扬起一抹冷笑,那是得逞后奸笑。

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熟记于脑海里的号码。

出乎她的意料,电话没有被挂断,而是接起:“有事?”耳边传来钟天贺冰冷的声音。

“是,有事!”苏好沉声说道。

“说!”命令一般的语气,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电话里说不清楚,见面谈行吗?”

“没这个必要!”钟天贺拒绝。

“我在医院,丁文雅怀孕了,四周半。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孩子是谁的,还有一些事情,我想你应该会有兴趣知道的。”苏好抛出一点诱饵。

“锦绣年华,自己过来。”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苏好拿着手机,唇角那一抹笑容更大了。

苏好到的时候,包厢里只有钟天贺一人,不过茶具倒是有两套,另一人应该是刚走没多久。

“有话说,我不想听废话!”苏好刚一坐下,钟天贺瞥她一眼冷冷的说道。

“医生说,她多次流产,现在已经是习惯性流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