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86章 233 小米的身世揭露?1

第1486章 233 小米的身世揭露?1

苏好说完之后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看着他的反应,可惜他的脸上一点反应也没有,甚至连眼皮都不曾眨一下。

“是吗?”钟天贺冷冷的阴恻恻的盯着她,不紧不慢的问,“你想表达什么意思?”

苏好有些摸不清他的意思,猜不透他心里想着什么,只觉的她的后背一阵一阵的发凉。他那看着她的眼神,给她一种阴森森如同地狱般的感觉,这种感觉她很不喜欢,甚至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朝着他扬起一抹盈笑,摇了摇头,“没有!没有什么意思,只是想告诉你这个事实而已,我觉的既然我知道了,就不知道瞒着你。还有,她怀孕的事情,她父母已经知道了。”

“哦?”男人似笑非笑的弯起双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那你觉的他们会怎么想?”

苏好下意识的摇头,“我不知道。不过她父亲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

钟天贺从椅子上站起,缓缓的朝着她走来,脸上扬着微笑,令人捉摸不透这微笑背后带着什么。

苏好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又发痛,她的头发被人揪住了。然后,她的脸重重的撞在了桌面上,疼的她呲牙咧嘴,眼泪都流出来了。

头顶响起冰冷无情的声音:“我警告过你多少次了,别背着我做一些不应该做的事情,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吗?”

“没有,没有!我没有!”苏好的脸被他扣在桌面上,头发被他毫不留情的揪着,疼的她只会流泪,连连求饶,“我不敢!是她跑到我家来的找我的,她还说印湛米其实不是印天朝的儿子,是你的儿子。她还说,她不要印天朝了,她要和你在一起。我脸上掌印就是被她打的。”

“你相信?”

钟天贺反问。

“我……我不……不知道。”她本来想说她不相信的,但是,却话到嘴边改成了不知道。

钟天贺揪着她的头发将她的头提离桌面,另一手狠狠的扣住她的下巴,阴郁充满戾气的双眸如豹子一般的厉视着她,“我最后再说一遍,别太自以为是了!再敢过问我的事情,下次就是这么简单了!”

“我知道,我知道!不会了,不会了!”苏好流着眼泪再三保证。

“滚出去!”一把狠狠的甩掉她的头发。

苏好一个向前趄趔,头重重的撞在了门板上。

不敢作他想,拉起包厢的门就打开想离开,却是在开门之际,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准确来说是一个男人,他铁青着一张脸,眼眸里满满的尽是怒意。

苏好一时之间没想起来,这个站在门口的男人是谁,不过觉的些眼熟。

“印天贺!”印行远愤然的吼着钟天贺的名声,那眼睛都已经快喷火了。

他刚才在门口听到了什么?

这个女人说小米不是天朝的儿子,是天贺的儿子。

怎么会这样的?

小米如果是天贺的儿子,那岂不是说丁文雅和他有关系?那时候,丁文雅可是天朝的女朋友,他一直以为他们不能在一起是因为天朝对不起文雅,是云芝的事情影响到两个孩子的。

谁哪曾想到,竟会是这样的结果。

原来,不是天朝对不起丁文雅,而是丁文雅对不起天朝。

那老丁还……

过份!真是太过份了!

这件事情,天朝竟然一个字也没有跟他提过。

印天贺?!

苏好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勃然大怒的印行远,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

这个男人看起来这么眼熟,原来竟是书记印行远。

他喊钟天贺为印天贺,怪不得钟天贺这么恨印天朝了,怪不得他既和丁文雅纠缠在一起,现在又对舒陌有兴趣了,原来竟是这样的。

苏好不是一个傻瓜,这么多事情人摆在眼前,现在只需要她拼拼凑凑一下,那还不将所有的事情拼凑在一起吗?

“你竟然做出这种没人性的事情!”印行远气的抄起旁边茶几上放着的一个烟灰缸就朝着钟天贺砸了过去。

钟天贺一个偏身,躲过了印行远扔过来的烟灰缸,冷冷的瞥视着他,带着嘲讽的说道:“没人性?我怎么没人性了?我是杀了他还是废了他了?他现在不是好好的活着,还老婆儿成群的过着幸福生活呢!要不是我的没人性,他能有这么好的老婆?”

“你说,你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印行远瞪着苏好愤愤然的问。

“我……”苏好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该怎么说,然后转眸向钟天贺求救。

她怎么会知道他是印行远的儿子,竟然和印天朝是兄弟。

钟天贺显然没有要帮她的意思,大刺刺的往椅子上一坐,端起自己的那茶杯,好整以暇的饮起。

“说!”印行远朝着苏好一声咆哮般的怒吼。

“是,是真的!”苏好被吓到了,带着哭腔说道,“丁文雅亲口告诉我的,她说印湛米是他的儿子不是印天朝的。”

“丁天良!你竟然骗我!”印行远咬牙切齿中。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一道凌厉愤怒的声音从印行远的身后传来。

印行远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苏好则是两腿已经在发抖了。

而钟天贺则是依旧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杯子,慢悠悠的,好整以暇饮茶,只是唇角却是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挑衅般的讥笑。

印行远转身,却是发现印天朝一家五口正站在他身后的不远处,刚才那声音是沐云芝发出来的。

站在离他微远一点的印天朝此刻,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森森的寒意,就好似那暴风雨即将来临时的暗沉与阴恻。冷,冷的令人心慌与害怕。

舒陌则是双手捂住了印湛米的耳朵,将他搂在自己的腰间,连带着桐桐一起扣在自己的腰间。

“天朝,别动怒!”因为双手都捂着两个孩子的头,她腾不出多余的手来握他的手,只能用手肘撞了撞他的手腕,柔声的提醒着他。

“你带两个孩子先回车里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