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91章 238 把欠我的还我!2

第1491章 238 把欠我的还我!2

两个小萝卜头一路绊嘴到家里,就没有停歇一下。

舒陌透过后视镜看着后面的两个小萝卜头,听着两人的说话,很是欣慰的抿唇浅笑中。

母子三人进电梯。

“亲家母啊,你可一定得帮帮我们啊!陌陌这孩子她不能这么做我们的啊!”舒陌在走廊上便是听到了曹美嫦的声音,带着哭腔与讫求声。

“我说我容易吗?后妈是那么容易当的吗?我进舒家的时候,她才不过六岁,我对她是打打不得,骂骂不得,就算是犯了错,那都不能大声的说她,生怕别人说我这个后妈虐待她啊!我就算是没有功劳啊,也是有苦劳的啊!我把她带那么大,这些年来啊,她一下都没管过我们两老啊!现在还出个律师信告我们家,这不是要把我们往死路上逼吗?亲家母啊,你可一定得帮帮我啊,我们都是为人父母的,孩子这么做,我真是心伤的透透的啊!”

这么无耻不要脸的话她也说得出来?

舒陌急步朝着屋子走去。

“亲家母啊……”

“妈!”舒陌进屋,唤着沐云芝,冷冷的瞥一眼正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曹美嫦。

“奶奶!”

“外婆。”跟着进屋的两个小萝卜头很是亲密的唤着沐云芝,然后转眸向曹美嫦,恨恨的一瞪。特别是印小米,那眼神就跟一只小狼似的,恨不得扑上去狠狠的咬她一口。

曹美嫦心虚,下意识的便是缩了缩头,然后一脸讨好的看向舒陌,“陌陌,回来了啊。我……我过来看看你,也看看亲家母。”

“那看过来,说完了,你可以离开了!”舒陌一脸阴郁的盯着她,毫不客气的说道。

“陌陌,妈今天过来呢……”

“小米,和桐桐回房间做作业,把门关上。一会我检查你们作业。”舒陌对着两外小萝卜头说道。

两个小萝卜头看一眼舒陌,又看一眼沐云芝,最后很一致的瞪了一眼曹美嫦,然后很听话的进屋了。

“对不起,我没空在这里听你废话。请你马上离开我家,不然我会让保安请你离开!”舒陌面无表情的看着曹美嫦,冷冷的说道。

“陌陌,你别这么对我啊!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妈,是我一手把你带大的。”曹美嫦咬牙,忍下心里的那股怒意,低声下气的求着舒陌。

没办法啊!

这个时候,她就算伏低做小,也得求舒陌啊。只要舒陌不告她,也不让她赔钱,她暂时先忍了这口气。

到时候,等她岁岁把这小蹄子的男人给勾过来了,看她怎么收拾这小蹄子。

曹美嫦就是这么一个人,反正就是为了钱,什么面子里子统统都可以不要的。还有就是,一门心思就想自己的女儿找个有钱的男人,而且还必须是帅哥。

她也不想想,自己的女儿长的有多漂亮。

舒陌凌厉的双眸如刀一般的射着她,这样的眼神曹美嫦从来没有见过。忍不禁的,再一次打了个寒颤。

“不走是吧?”舒陌生生的剜着她,然后拿出手机拨通了保安室的电话:“你好,我是18a的住户,麻烦你们上来一下,我家有人闹事。”

“舒陌!你真就这么狠心!非要逼着我们往死路上走是吧?那可是你亲爸!”曹美嫦一见软的不行,立马就来硬的,“行,赶我走是吗?我告诉你,我今天还真就不走了!你能耐我何?你住这么高楼的房子,这么有钱了,还不放过我们?舒陌,我告诉你,这事就算闹的人尽皆知了,也是你没理!你不赡养老人,你不尽孝道,你还把我们往死里逼!我就算是死,我也死你们家里!”

曹美嫦是一个撒泼能手,村里哪个人不怕她的撒泼无赖。

这会就直接往地上一坐,大有一副“你要是敢让人动我一下,我就死你们家”的架式。

“陌陌,”沐云芝一看这泼妇的架式,也是十分无奈,打算劝舒陌。

“妈,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别担心,我知道她是个怎么样的人。”舒陌安慰着沐云芝。

保安很快就上来,然后架着曹美嫦离开了。

曹美嫦没想到她都这么撒泼了,舒陌竟然无动于衷,还真让保安把她给架走了。

于是又是一阵指天叫地的大骂,不止骂了舒陌,就连舒陌已经过世的母亲也给骂了。

曹美嫦是被保安给架出来了,在楼下等着她的舒岁一听到她的声音,立马从角落里出来,然后看到的是曹美嫦还指着大门大骂着。

“妈,妈,怎么回事啊?你怎么是被保安给丢出来的?”舒岁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曹美嫦。

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她妈可是出了名的吵架高手,自她懂事以来,还真就没见过她妈在吵架上面输过的。怎么这次,就直接让保安给架出来了呢?

难道舒陌不吃她这一套吗?

“那小蹄子,翅膀硬了,长本事了!竟然敢这么对我!”曹美嫦仰头指着差不多舒陌房子的方向又是一阵粗骂,然后不解气的朝着大厦门又将保安给一通话。

“岁岁,妈跟你说,这回不管怎么说,你一定都得在争气,必须把那小蹄子的男人给抢过来。等她的男人成了你男人,当了我女婿,等她再一次被男人抛弃,我看她拿什么跟我横!敢跟我顶嘴,还让两个死保安把我给架出来,我这口气咽不下去!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边说边不断的拍着自己的胸口。

“妈,你放心!只要我一有机会,我就一定把他抢过来!就她拿什么跟我比?人老珠黄了,还拖着一油瓶,我这么年轻漂亮,是个男人都会选人不选她了。”舒岁拍着胸脯一脸信誓旦旦的说道。

然后又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正事,问曹美嫦,“妈,那她同没同意不告我们,不让我们赔钱了?那么多钱呢,这要是真赔了,我们怎么过日子啊?”

“赔?我赔她个老球!我曹美嫦的钱是那么好拿的吗?让她去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