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92章 239 把欠我的还我!3

第1492章 239 把欠我的还我!3

可惜这话不是她说了算的。

母女俩才刚回到家,都还没得及喝一口水,后脚律师就上门了。

这次,已经不是传话了协商怎么私了的。而是直接告之,什么时候上庭,因为她们的再一次闯民宅,以及对原告人的不敬语言还有威胁,舒陌决定直接法庭上见了。

一般情况下,这种事情律师打个电话就行的。但是,人家这律师却是不辞辛劳的亲自上门,足以说明对方有实力,还有就是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律师还很好心的给了一个提醒,那就是上庭除了那些该赔的照赔之外,就曹美嫦这样虐打儿童的行为,是要叛刑的。还有,简总最疼印湛米这个侄子了。

言下之意,那就是你们一家子倒霉了。让你们好好的私了不干,非得要去大闹。这下好了,自己看着办吧!

于是,曹美嫦一下子整个人懵了。

叛刑啊,坐牢啊!

这两个词就一直盘旋在她头上,怎么都挥不去了。

原来,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用撒泼无赖解决的。人家有钱有权又有势,她就是一农村没权没势的妇女,这下可如何是好啊!

她只要想想也知道,就她那一巴掌哪里就是虐打儿童了?分明就是那简亦扬以钱权在压人,可是有什么办法吧?谁让她没钱也没权呢?

这要是她真的被判了进去了,她估计怎么死里面都不知道啊!

曹美嫦慌了,乱了,也怕了。

“舒成东,舒成东,这可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我不要进去坐牢啊!你可得救救我!”曹美嫦第一次向舒成东求救,把自己的希望都寄在了他的身上。

“爸,爸,要不然你去求求那小贱人?她是你女儿,她一定会听你的,别让我妈进去啊!”舒岁也是怕了,一脸很是无奈的求着舒成东,“那些有钱人啊,最喜欢在里面了结人命了,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我妈要是进去了,那肯定就出不来了。爸,爸,你赶紧给那小贱人打电话,让她回来一趟,这是我们的家事,不必在闹上法庭的啊!”

“舒成东,岁岁说的没错。这是家务事,你求求那小蹄子,让她没告我啊,也不要让我们赔这钱啊!你是不知道啊,她现在住的房子那叫一个好啊,那要是卖了的话,起码有好几百万的。她都这么有钱了,她为什么还要来拿我的命啊!再说了,她和那简亦扬还是亲戚呢!那简亦扬这么有钱,随随便便给她一点,那都是我们一辈子的钱了。我们不去问她要就不错了,她这是想要我的命啊!舒成东,你要是不去的求她,把这事办了,我们母女俩就只能去死了!”

曹美嫦直接拿死威胁舒成东。

“对对!爸,我是没钱用,我还不如死了算了!”舒岁向来都是和她老娘是站在阵线的。

舒成东的头都大了,最烦的就是母女俩用死这一招,可是却偏偏这一招缕试缕成功的。

当年,强迫舒陌去给人家生孩子,本来他也是不同意的。曹美嫦就是用这一招,抱着十三岁的舒岁以死威胁,他就答应了。

她说了,女儿是要富养的,他又没这个本事赚大钱。家里虽然还有点钱,那也不能坐吃山空。

人家只是想要一个儿子,舒陌帮人生了儿子,又没什么影响的。而且人家说了,生了儿子就给十万的。

十万,就他那点工资,十年也攒不足。再说了,又不是上|床怀孕,而是人工受孕的,她都跟人说好了,到时候也不能自然生产,而是剖腹产。

人工受孕再加剖腹,那是一点也不影响到舒陌的,她的那一层膜还是在的,一点都不影响她再找个好男人嫁的。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到时候她再给她找个好人家,岂不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而他们又有十万块钱好拿,这样的好事上哪找去?

舒成东本就是一个没主见的男人,耳根子又软,再加上母女俩闹自杀。这样一来,他竟然觉的曹美嫦说的也是挺有道理的,反正也不跟那男人上|床,是人工受孕的,确实不影响舒陌什么的。

再说了,舒陌不是还年轻嘛,自然也就恢复的快了。十个月,就能拿到十万,能让小女儿过上好日子了,想想也算是值得的。姐姐替妹妹出点力,那也是应该的。

于是,就这么同意。

只是,他也不想想,真的是一点也不影响吗?剖腹,那不得在肚子上留下一个疤痕?人家一看,还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吗?人难道说你告诉人家,这是盲肠手术留下的疤?

所以说,舒成东这男人,确实不是个男人。

再来,把舒陌赶出家那次的事情,也还是曹美嫦和舒陌母女俩用得自杀这一招逼的他。

结果,他又一次同意了。把自己的亲生女儿给人赶出了家门。

这一次,还是用的这一招,尽管知道母女俩不会真的去死,但是他就受这一套。

于是很无力的点头,“别动不动就我去死!岁岁还这么年轻,大好人生还在后面呢!我去就是了,我明天就去!”

“明什么明天啊!现在就打!”曹美嫦一副太后样的命令着舒成东,“你个老头子,到底知不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的?这都已经火烧眉毛了,你倒还是不紧不慢的,不慌不燥啊!是不是非得我们母女俩都被带进去了,死里面了,你才知道急啊!还是说,你打算就看着我们俩一死,你好跟那小蹄子过舒坦的日子去?你还又能再找个年轻的女人,再给你生个儿子是吧?舒成东,你有没有良心的?我给你这么多年,福没享到,就吃了这么多年的苦,你现在就这么对我啊!”

曹美嫦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的好不伤心。

“那你说该怎么办?”舒成东揉着眉心,很是无奈。

“现在就打电话给那小蹄子,让她赶紧来家一趟!”直接把手机递给他,然后又加了一句,“哦,对了,让女婿也一起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