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97章 244 乖,看着我4

第1497章 244 乖,看着我4

双手攀上他的脖颈,两腿往他的腰上一缠,笑的一脸千娇百媚,朝着他软声细语的呵道:“老公,继续。

印天朝似是得到了无限的激励,就好似打了鸡鸡一般猛的一个挺身,狠狠的爱她。

舒成东坐在村口桥头的路灯下,手里拿着手机,耳边听着“嘟嘟”的忙音,显然陌陌挂断了,不愿意接他的电话。

伸手抹一把自己的老脸,这才发现,他的脸上竟然是湿的。

他哭了。

他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舒陌这个女儿了,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既然已经对不起了,那就只能继续对不起了。

他是一个无能的男人,也是一个没用的父亲。

舒陌也是他的女儿,从小那么乖巧懂事,可是,他却对她都做了些什么事情?他由着曹美嫦这个后妈欺负他的女儿,一次又一次。到最后竟然是把她赶了出去。

他对不起陌陌的妈妈。

想到这里,这个没用的老男人竟然痛哭流涕了。

他一辈子都是没用的男人,既对不想大女儿,也不能给小女儿和老婆过好日子。

舒陌不原谅他们,非要坚持告曹美嫦,这要是她真的进去了,岁岁可怎么办哦!

他坐在桥墩下,想了这么半天也没想出来,陌陌说的欠她的,他们到底欠了她什么了。

既然非得要有个人来承担这件事情,那么就由他来承担吧。

如果他死了,能让陌陌不再恨他,能放过美嫦和岁岁母女,那他死也值了。

他想打电话再求求陌陌的,可是她却是连他的电话也不接了。

“呜呜呜”的凄凄惨惨的哭了好一会,舒成东这才拿手机给舒陌发了一个信息过去。然后爬上桥栏,想要往下跳,可是在看到下面那“哗哗”的流水声时,却又怯步了。

这大冷天的,水里一定很冷啊!

万一要是跳下去,没死成,却摔了个半死不活的,那可怎么办啊?

舒成东犹豫了,看着桥下那不深不浅的水,两腿发抖了,想要退下。

但是却在这个时候,村头的水泥路,一辆车驶来,因为灯光打的太强了,刺的舒成东一下子睁不开眼睛,然后就那么身子摇晃了几下。

“啊!”

一声尖叫,然后是“扑通”一声,舒成东掉了下去。

“呀!好像有人跳下去了。”坐在车里副驾驶座的人指了指舒成东掉下去的方向,对着开车的说道。

“快,快下去看看。”赶紧停下车,两人下车。

水其实不是很深,桥也不是很高,也就两米的样子,水也就半人深的样子。

舒成东却是不停的扑腾着,拍起了不少的水花。

“救……救命!”一边拍,一边喊救着,真的很冷啊,冻的他骨头都要裂开了啊!

以后打死也不在冬天跳河了。

“快来人啊,有人跳水了,快来人救命啊!”女喊了起来。

一时间,村里炸开了。

丁文雅醒来的时候,是躺在病**的。

“雅雅,你醒了。”丁母见她醒来,轻声的唤着她。

丁文雅转头,看向丁母,“我爸呢?”

“你爸去部队了,上班。你先别多说话,好好休息着啊,身体不好呢。”丁母好言安慰着。

“呵呵!”丁文雅一声冷笑,手抚向了自己的小腹处,双眸没有焦距的看着丁母,“孩子已经没有了是吧?”

丁母叹了一口气,很是无奈:“雅雅,你爸这么做也是为你好!五年前,你已经这么错过一次了,你不能再错第二次的。这要是让人知道了,你说他们该拿什么眼神看你?你以后还能嫁个好人家吗?”

“我不要印天朝!”丁文雅很是虚弱的说道。

“雅雅,”丁母一脸无可奈何却又痛心疾首的看着她,“你就算不要印天朝,他也不会要你的。妈昨天已经去找他谈过了,他的态度很明确,不要你,也不认你肚子里的孩子!你说,这样的男人,你能要吗?所以,听爸妈的话,别再多想了,好好的养身子,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呵呵!”丁文雅又是一声冷笑,带着自嘲,“不要我也不认孩子!那么,印湛米呢?这个已经六岁的儿子他总该认的吧?妈,既然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没有了,我也不再多想了。我只想要回我的儿子,这个要求不过份吧?他不是印天朝的儿子,那他就得把儿子还给我!你告诉他,要么他把儿子还给我,要么他和舒陌离婚,我和儿子还是跟他!”

“雅雅,你……想通了?”丁母有些愕然的看着丁文雅。

丁文雅冷冷一撇嘴,“这不是你和爸想要的吗?那我就当个听话的好女儿啊!”

钟天贺,你不要我是吗?那我就不让你儿子回到你身边,我就让你儿子这辈子都喊你最讨厌最憎恨的男人“爸爸”。

“好,好,好!”丁母连连点头,“你能想通就好,能之么想就最好了。妈早就跟你说过,那私生子靠不住,最适合你的永远都是天朝。这样多好,你们一家三口也能在一起了。”

只是她却忘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印湛米的问题。她女儿也说了,这不是印天朝的儿子,那印天朝凭什么受这个威胁?

可惜的印小米同学,这得是多么的不幸啊,就这么成为了丁文雅威胁印天朝的一个筹码。

舒陌醒来的时候,觉的浑身都酸痛。特别是两腿间,还有那腰,都快不是自己了。

还有肩膀处,也有隐隐的痛意传来。

印天朝,你昨天晚上是属狗的吗?

舒陌恨恨的一咬牙,昨天晚上,那男人激动亢奋之际,竟然在她的肩膀上重重的咬了一口。

呜……

昨天晚上是刺激了,可是现在发却是杯具了。

因为不用上班,又加上昨晚被他折腾的过狠了,所以竟是一觉睡到九点多了。

还有,家里谁也没有叫她起床。

糗大了。

床头柜上手机响起。

“喂,你好。”舒陌接起电话。

“你好,舒小姐,我们是东方都锦酒店,请问今天有空吗?”